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周叶】告白气球(五)

10.

“嗯、嗯,真的不用了。”叶修想躲开周泽楷,而他的动作让周泽楷有了些不满,于是他伸手拿走了铁丝球,逞强地说:“我也会。”

他全然没意识到自己正把叶修半搂在怀中,没注意到怀里的人正细微地颤抖着,发出粗重的喘息。他更看不到叶修已然烧得绯红的双颊和狂乱闪动的睫毛。

都说直会撩,所言非虚啊,怎么我以前就没被直男撩得这么脸红心跳过?

叶修沉痛地反省了一下自己的人生,发现他不仅从来没被直男撩成这样过,他压根就是从来没被撩成这样过——二十八年来,从未有人叩开过他的心扉,而如今它却主动向周泽楷大敞着,殷切期盼着对方能走进来。

好在周泽楷并不是真的想做家务,赌气地刷完一个盘子后他就停手了。

“剩下的,晚点。”他找借口,想藏起因为懒才不刷的真相。声音含着江南特有的绵软。

叶修看破却不戳破,点点头表示理解。他恨不得这小祖宗快点离开这儿,不然自己真的是要忍不住在厨房办了他。

好不容易把周泽楷劝出了厨房,叶修一边熟练地刷着盘子,一边回味着刚刚那个怀抱的触感。

事实上,因为周泽楷的手臂足够修长,他刚刚只是站在后面虚虚环着叶修而已,并没有太多肢体接触。不过,又因为他刷盘子的动作很不熟练,故而时不时手臂就会蹭到叶修。

一触即分,却在心猿意马的人心上留下了经久不熄的火苗。

 

既然需要顾虑的人已经走了,叶修便放任这火苗窜得越来越高。他颤抖着身子,光是想象周泽楷与自己赤裸相贴的样子就足以让他情欲勃发,快感游走在四肢百骸。要不是他的大脑还残存着几丝清明,知道自己这是在周泽楷家,否则他真想就着这波欲望现在给自己撸一发。

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他终究没做出逾矩的行为,只是花了比预计长一半的时间洗完了剩下的餐具。
 

>>> 

当他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周泽楷已经不见了,他唤了两声也没见着人影。叶修有些无措,下意识担心起来,难道周泽楷刚才已经察觉到自己的不轨之心了?

他又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那个慢热又迟钝的周泽楷?不可能的。

于是他干脆一个个房间地搜索起来。

第一间,空无一人。第二间,空无一人。

 

不过他也没找太久——在他推开第三个房间之后,没多久就彻底忘了他的原本目的。

 

先前他进第二个房间的时候,就发现里面放着两台高配电脑和一张床,显然是用来打荣耀的房间。彼时他在心中表扬了一下枪王大大,这是废寝忘食练习的节奏,不愧是新一任的荣耀第一人。

即便有着卓绝的天赋,却依然这么严格要求着自己,丝毫不懈怠于训练,这样的周泽楷正是他所熟悉和喜爱的男人。

自然,他也顺便想了想生活态度懒洋洋的周泽楷和荣耀态度一丝不苟的周泽楷,并为这种强烈又可爱的反差而忍俊不禁。

 

但是,眼前这个房间里也有张床——与其说是床,倒不如说是个地铺。

 

这间房子里贴着墙一个挨一个地摆满了书架,而在剩下的空间里又摞着几个比叶修还高点的书堆。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放着一副铺盖。

周泽楷喜欢书?

叶修的好奇心顿时就上来了,他也顾不得征询一下书房主人的意思,就堂而皇之地走了进去,观察起里面的书来。

挨着墙的那些都是很正常的读物,从世界名著到评论杂谈无所不包,看得出来涉猎广泛。

但更有趣的是那些摞在地上的书,它们看起来比书架上的旧很多,而且书脊是纯白的——难道是小黄文,叶修胡乱猜测了两下——他翻开之后才发现那些并不是书。

放在最顶上的几本都是最近的比赛回顾,甚至已经有了对刚刚结束的第十赛季总决赛的分析,厚厚的比赛截图配合着旁边详尽而明确的批注。显然出自周泽楷的手笔。

很难想象那个惜字如金的男人在写荣耀的时候竟然可以如此巨细靡遗——其实,也不难想象。

这几个高高摞起的书堆,底下的想必都是经年老物了。

但即便是自己现在在看的这本,新鲜出炉的总决赛回顾,也已经被翻得有些卷边了。

 

叶修又翻了几页,忽然一行颇大的字映入眼帘,看来周泽楷在写这句话的时候情绪很激动。

“前辈这招好厉害!”

底下的字又恢复了纤细端正的形态,密密麻麻地解释着这一招的优劣势、最佳使用时机、需要的技术以及在那个时候使用出来的难度系数。

还有破解方法。

“在赛场上那么短的时间里,这一招可以说是无解的,但是如果有充分时间思考,那么……”

叶修看着底下头头是道的分析,好像看到周泽楷就站在自己面前冷静地吐出一长串技术分析——显然这是他的妄想——不由扬起了一个激赏意味的微笑来。

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他想。

 

11.

等叶修心满意足地从这个房间出来的时候,刚好撞见了回家的周泽楷。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都有些惊讶。

一个问“你去哪儿了?”

另一个问“还没走?”

气氛凝固了几秒。

叶修干咳一声打破尴尬,他看着脖子上挂着毛巾,一身运动装束的周泽楷,意识到自己刚刚的问题属于明知故问。显然,周泽楷刚刚出去晨跑了。

“这么早出去跑步啊小周。”他没话找话。

刚锻炼完的周泽楷一身是汗,露出来的肌肤上挂着晶莹的汗水,衬得皮肤更加光滑细腻,而被汗水浸透的T恤紧紧包裹着他的上半身,显现出分明的肌肉线条,倒是比裸着更为诱人。

这一个小时的晨跑让他清醒了不少,他的眼神又恢复了平常的淡然,刚起床时的慵懒怠惰已经荡然无存。

叶修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大脑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非常清晰。

想脱掉他的衣服,一寸寸舔掉他身上的汗水。

“前辈,进过房间了?”周泽楷突然说话了,他的声音带着剧烈运动后的沙哑,硬生生把叶修从不合时宜的绮念中拽了出来。

“啊啊,是的。”叶修脱口而出。

说完又觉得不好意思,便真诚地向后辈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偷看的,只是你写得太好了,我不由得就想继续看下去……”说着,他又强打精神摆出油腔滑调的口吻替自己开脱:“你看,反正我都退役了,不会对——”

“你觉得好?”周泽楷直接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

叶修顿了一下,看着周泽楷突然亮起来的双眼,瞬间心如擂鼓,忙别过脸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写得非常好,”他不吝于赞美自己的心上人,更何况眼下他说的句句属实,“媒体都说你是新的荣耀第一人,他们难得一次说得这么准确。”



周泽楷微微红了脸。

“也很强。”他说。

意思是叶修前辈也很强——叶修福至心灵,又忍不住确认:“我偷看你的笔记,真不生气?”

周泽楷摇了摇头。

叶修窃喜,得寸进尺地问:“我看你还有很多别的书,你平时有空读吗?”

“周末,偶尔。”周泽楷挑重点答,“等会看。”

叶修看着他往里头走,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想干嘛,便亦步亦趋地跟着,追问道:“你看过《交际花盛衰史》吗?”

先前他在书架上看到过《交际花盛衰史》,以他的文学素养本来该是不知道这本书的,但恰好沐橙一度很喜欢巴尔扎克,也硬拽着自己聊过几次。于是他就得知这本书里有着隐晦、但不隐蔽的同性恋描写。

掰弯势必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而他首先想试探一下对方对于同性恋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周泽楷摆摆手,示意没看过。

叶修张口正欲继续问,好脾气的后辈却没让他说下去。

“要洗澡。”轮回队长站在浴室门口严肃地宣布。他英俊的脸板着,显然是因为叶修迟迟不放他进去而不耐烦了。

虽然他言简意赅,眼睛却会说话,比如叶修现在就轻易地读出了“前辈你话太多,我想洗澡了”的意思。

说毕,他转身拉开了浴室门。

叶修干笑两声,却没放弃,而是一把拉住了对方的手腕。

“你先答应我,洗完陪我一起看哪。”他倚老卖老,十足无赖。

“好。”像是很想摆脱这位缠人的前辈,周泽楷迅速地给出了回复,他轻轻挣脱了对方没使多大劲的桎梏,一眨眼就进了浴室。

咔哒一声落了锁。

不过叶修本来也没指望能来个鸳鸯浴——虽然他承认自己曾经有所幻想——他只是斜倚着墙,目光久久地落在浴室门上,好像这样就能看到里面的景象似的。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十分钟后,叶修揉了揉干涩的眼眶,把目光挪离了浴室门,旋即决定先去书房等着周泽楷。

他刚迈出两步,就听见门开的声音。

水声却还没停下。

 

“前辈,能帮我拿毛巾么?”

叶修盯着周泽楷露出的大半张脸,深刻地思考着这张迷人的俊脸到底是被浴室里蒸腾的水汽熏红的,还是被忘记带毛巾的尴尬羞红的。

 

评论(15)
热度(187)
  1. 魔兮魂甜糖山 转载了此文字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