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高王】鬼迷心窍

❤王杰希的暗恋情事💋(叶神的存在感真是太强了哈哈...呀嘞呀嘞daze)

Mocha清识:

 流言蜚语 的王杰希side

全文9K2

 @甜糖山 来收粮


0.

他以为一生中至多只有一回鬼迷心窍。

 

1.

事实证明,他错得离谱。

 

2.

王杰希和喻文州有点蛮像的,抑或联盟的队长们多少拥有类似的习惯——他们总是尽量在个人能力范围内把未来规划周详。

 

就像全明星步步算计成功“谋让”出的那一丝血,又像是王杰希给自己的退役生活安排。

 

没错。

 

从许多年前开始,王杰希就逐渐逐渐对自己的退役生活有过许多设想。并且在实际退役后的最一开头,他确如规划那样,将自己的生活轨迹安排得充实有序,看上去很好。

 

除了多花时间陪父母外,其中一桩最大遗憾是读书。

 

众所周知,王杰希大部分的青春献给了荣耀。即使他希望弥补,但精力和时间的现实问题都摆在眼前,王杰希深知不可能从头走一遍。于是他选择了另一条路径——游学。

 

他有钱、又有闲,最适合那种面向高端人群的游学项目。这些项的目的地遍布全球各大知名学府,王杰希跟着逛逛校园,听听讲座,看看风景,也算是给自己留一个GAP。

 

关于GAP之后要做什么,他手头握有不少选项。

 

微草老板第一个有意向邀他回归,国内其他俱乐部高层私下多少也寻过来,甚至连外国的俱乐部,荣耀联盟本身,体制内单位的竞技司,亦有心给他画出吸引力足够的饼。

 

面对八方伸来的橄榄枝,王杰希统一答复:一年之后考虑。

 

然后他就干脆地拖着行李箱飞去了第一个游学目的地。

 

3.

外人看来,王杰希这日子过得不可谓不滋润。

 

实际起初半年也确实如此。

 

他每天的生物钟依然跟微草时那样,雷打不动,六点就醒。但醒来后一整天要做什么事,就五花八门起来。

 

他第一个在海外遇到的老友是方士谦。少女峰下,天寒地冻,对方热情邀请他泡吧暖身体。王杰希不知江湖险恶,以为最多喝喝啤一类的。没想到方士谦这人拿威士忌掺黑啤。王杰希被他灌到昏灌到吐,一夜醒来微草的两位前大神四仰八叉地瘫在宾馆地毯上,跟挺尸没什么两样。就这种情况下,方士谦还有脸开口让他请喝咖啡醒酒。

 

厚颜无耻不是?

 

王杰希二话不说,把方士谦扒干净,丢到浴缸拿冷水淋了个囫囵清醒。

 

4.

印象较深的还有遇见叶修那次。

 

在王杰希观点中,叶修比他惨多了。

 

王杰希悠悠闲闲溜达在苏黎世街头时,可巧,叶修在几个街区之遥的集训中心每天苦哈哈剪视频磨战术苦哈哈地带着队。

 

两人相遇也挺搞笑。是叶修乔装打扮偷溜出集训中心大门,正好与享受完下午茶往回散步的王杰希撞了个正着。

 

相顾无言并不代表泪千行。王杰希打量对方几轮,心中有了结论。

 

他没说什么,径直摸出背包里本来给林杰带的电子烟,送佛送到西,又拆了个新的IQOS。

 

叶修定定看着崭新的电子烟设备和那根万宝路半晌,发了张好人卡。

 

“雪中送炭啊老王。我误会你了,原来你是这样大好人!”

 

“没你好。中国队的大好人。赶紧抽你的吧。”王杰希白了他一眼。

 

两人最后跟做贼似地在躲在苏黎世某条偏僻巷子里,对着脏兮兮的墙抽了好久的烟。

 

也聊了一些话。

 

叶修感慨到底逃不掉荣耀的担子。

 

“没想到最洒脱的居然是你。”

 

王杰希闻言,原本打算表演一下如何从烟雾袅袅上升的间隙观察人生无常,但随即意识到自己抽的是电子烟,别提烟雾,连往墙上颓废地碾磨烟头的机会都没有。

 

于是只得悻悻收回口袋,转而摸出几枚硬币。

 

喝可乐吗?他问叶修。

 

后者刚刚半靠在墙上颓废着呢,闻言拍拍裤子,站直了,摇摇头。

 

成啦,够精神了。再精神下去,今晚甭想合眼。

 

谢咯。他挥挥手。你好好玩着。

 

王杰希当天晚上打个车就走了。

 

叶修后来听说王杰希已经在火车站的事,赞他真说走就走,有北京爷们儿的洒脱帅气。

 

实际什么情况,他自己最清楚。

 

其实路过集训中心外围时,他看见了高英杰。

 

那一刹那,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撺掇了他。他忙不迭转身,随便找了个店面一头扎了进去。

 

他并非潇洒移驾,而是仓促逃离。

 

 

5.

王杰希那阵子虽然知道让自己离开苏黎世的直接诱因是高英杰。

 

但他拿不准自己为何要惶惶然逃走。

 

不至于如此。这完全与他的风格南辕北辙啊。

 

但又过了几个月,等他第一次中断游学,就因为受神秘力量驱使,买了张回国机票。等他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甚至不敢拿自己的身份证,而是找门口黄牛直接拿的全明星票时,他大概有了一点儿AC外的那个数。

 

就一丁点儿。

 

因为期待超过了应有的限度,他犯下了鬼迷心窍的罪行。

 

6.

把这点看得更透彻些时,王杰希正坐在全明星的观众席上,刚看完新秀挑战赛、高英杰被小选手们连着车轮三场的实况。

 

前两位喊出高英杰名字来自别队。

 

摄像头精细地捕捉到高英杰的一举一动,王杰希看得清清楚楚。

 

乍闻自己名字被叫,他面露微微的惊讶。但等他走上台时,已经颇具气场。他跟新人魔道们的交流有礼有节,回答主持人的调侃虽不到伶牙俐齿的程度,但也算滴水不漏。然而真正上场一交手,高英杰没放水意思,攻势凶狠又凌厉。

 

最后一个报出“微草队长、高英杰前辈”的,意料外、情理中,来自微草队内。

 

这一刻,场下顿时交头接耳,几乎每一个稍微了解荣耀的人都在好奇历史是否会重演。

 

会重演吗?

 

虽然王杰希不想承认,也不觉得这是个聪明的选择,但他的确有非常非常非常小而隐秘的期待。不明原因。

 

不过最后,高英杰交出一份与世人期待截然相反的答卷。

 

百分之百不放水,比对其他魔道新人更严厉、更认真的态度,在两分钟内将新人打到空血。

 

燃烧瓶的余焰借着全息投影的效果,尚在噼里啪啦地吞噬着场景中断裂的木头。

 

而场下已一片哗然。

 

7.

王杰希却奇异地松了口气,松了一大口气。

 

他看见镜头追逐着高英杰,看见高英杰摘下耳机,走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而那位刚被碾压得灰头土脸的小朋友居然立即就笑了,还冲高英杰吐了吐舌头,换来高英杰毫不留情面地搓了一把他的脑袋。

 

高英杰的身高估摸和自己差不多了,王杰希暗暗比了一下,他想,高英杰做这个动作自然得没半点毛病。

 

王杰希起身,心头有强烈的释然,有一点点不是滋味的别扭,还有清醒的认知——他知道,他也早该猜出来,高英杰对待微草里同职业小朋友的方式,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一定跟自己不一样。

 

世人口中所谓最具有微草色彩的传承,实际应该把“微草色彩”两字去掉。

 

因为这只发生过一次。

 

并且只发生在他王杰希和高英杰之间。

 

唯一一次。

 

8.

那天从场馆出来后,王杰希兜里的手机弹出了值机提醒——是那张他提前订好的回欧洲机票。

 

但紧跟着,第二次鬼迷心窍发生了。

 

出租车刚驶上二环,拨开浩浩荡荡的周末晚高峰洪流,奋力向北三环方向直奔而去。王杰希搁在窗边的手指无意识地敲了几下玻璃。

 

“师傅,前面那口下高架。”王杰希说。

 

“您说啥?!”师傅还当自己听错了,“下了这口再往机场去可要多绕半小时路,您想好咯?”

 

“没错,下桥,就现在。”他斩钉截铁,“去奥森公园。”

 

“好勒!”师傅没多问,反正两边距离差不多,而且给钱的是大爷。

 

王杰希却补了一句:“忘拿东西,回家看看。”

 

好像非得跟谁解释一遍似的。

 

跟谁解释呢?

 

师傅本想接话,但看到王杰希视线分明在看窗外不知哪儿,又觉得该是自个儿会错了意——人家小伙子自言自语呢。

 

9.

忘拿东西

 

原本当然是借口。

 

但等王杰希打开房门,放下行李箱后,他的目光第一时间往那间客房瞟过去时,忽然就变成了顺理成章的真实理由。

 

10.

改签机票,这种没头没尾的事亏他做得出来。

 

王杰希自嘲地笑笑,瞥见窗外天色渐暗,卷起袖子去了厨房。

 

面从楼下小卖部买的,蛋也是临时挑的一个。小葱一把,老板娘好久没见他,一激动直接塞了,不要钱。

 

简简单单,热气腾腾,清汤挂面卧了个荷包蛋,撒星星点点的葱花。

 

与那顿夜宵一模一样。

 

大概是巧合吧。

 

11.

王杰希慢慢吃完面,把面碗放在茶几上,没有着急起身去洗。

 

他一人在家随意,直接掀了沙发的防尘罩,就坐在沙发上解决的晚饭。

 

而这个位置,王杰希撂下筷子的手顿了顿。他忽地就想起,这位置,高英杰曾经坐过。

 

客厅的落地灯灯光不亮,薄薄浅浅的昏黄里,王杰希神色一时晦暗不明,而后他缓缓地,捂住了脸。

 

12.

他几乎是有些不情愿地,有些不明缘由地困惑,困惑为何自己拥有这段记忆竟如此清晰。

 

他本以为这段过去会想拧开水龙头时流过的水,像是走出楼道迎面吹过发梢的风,像是整个城市每年都会落几次的叶子,发生过,然后知道它发生,但不会留下深刻印象。

 

然而记忆最不会说谎。

 

他记得去年坐在这里的年轻男人,没错,男孩子已经成年,而且随后肩负了微草,足够有资格被称为男人了吧。

 

他记得他当时差不多每一个神情变化,每个举动。

 

记得他说了哪些话。

 

记得他已相当有力的臂膀勒得自己生疼的感觉。

 

记得对方哭到打嗝,稀里哗啦的泪水抹了一大半到自己的衣服上。

 

……回忆到这里,王杰希莫名其妙低声笑起来。

 

笑着笑着,他笑不出了。

 

回忆这个,做什么呢?

 

王杰希。

 

他问自己。

 

13.

王杰希默不作声地去洗掉了碗。

 

睡前,他打开PAD,鬼使神差地切到电竞版块——已经半年多没去看过的——将关于全明星的报道过了一遍。

 

有意抑或无意的,一遇到微草部分,他滑屏速度比别的报道快三四倍。

 

看着看着,放在旁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王杰希拿起来。

 

锁屏界面赫然滚动着一条消息,来自喻文州的:“你回国了?”

 

王杰希想了想,解锁了手机,给喻文州发去两张照片。

 

照片拍的是他和海外某知名景点外墙的合影。意思不言自明。

 

喻文州:诶?你还在国外?

 

王杰希没回,继续刷新闻。

 

过了两分钟,刷刷弹出两条。

 

喻文州:少天帮我查了一下照片参数。地理坐标对,但时间不对啊,这是前天拍。王杰希,你的套路在现代化柯基面前太老套了。

 

喻文州:不会被我猜中了,你真在北京?等等,你来看全明星?

 

王杰希懒得吐槽喻文州“柯基”一词是不是手滑,他满心的弹幕只有三个字——见鬼了。

 

王杰希回了一串省略号。

 

喻文州很不给面子,只给他三个符号:!!!

 

不过很快新消息过来。

 

喻文州:其实吧,少天瀚文几个都在烧烤桌上呢。我随口蒙的……没想到是真的啊。

 

喻文州吓了一跳。王杰希自己也是。

 

谎言既然被戳破,他觉得和喻文州之间的交谈便到此为止最好。

 

然而他不想继续,喻文州倒是挺热情的。

 

喻文州:明天没什么事,少天说打算续摊,你出来一起吗?

 

王杰希想也不想,一口拒绝:不了。

 

那头犹豫几秒,换了个话题:你这次潜伏回国,打算去微草看看吗?

 

王杰希深吸一口气,没退役前那种每每看见喻文州三个字、想要一扫把寒冰粉冻住这家伙的冲动又回来了。

 

他把PAD丢到旁边,抓起手机,用了点儿力戳屏幕上的虚拟键盘。

 

王杰希:不回。不吃饭,不喝酒,不唱歌,不搓麻将,不打牌,不谈人生。明天就走。

 

面对如此分量充足的回应,喻文州显然无语到极致,再次送过来六个点。

 

王杰希等了一会儿,手机很安静,他稍稍有些心满意足,正要重新拿起PAD刷新闻时,手机又亮了。

 

喻文州:少天说,小高要是知道你回国却不去微草,肯定哭得稀里哗啦。

 

王杰希眼神闪烁了几下。

 

他在输入框里打:不许告诉他。

 

又删掉。

 

重新敲了三个字:他不会。

 

14.

王杰希做梦了。

 

他梦见第一次见到高英杰的场景。阵雨刚过的闷热夏天,青训营。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王杰希是个不太严重的脸盲。对青训营那群半大不小的毛头猴子,他第一次见面能记住就有鬼了。

 

对高英杰当然也一样。

 

那时候高英杰瘦瘦的,皮肤晒得也有些黑,个头不高不矮,混在一堆人里面,表情亦不夸张,哪有能让人一眼记住的地方。

 

以上是王杰希重看青训营首日录影时得出的结论。

 

那天王杰希第一次意识到高的特别,抱有一些好奇,特意翻出来回溯它。

 

事情的起因来自一段闲聊。

 

当时方士谦尚未退役,他跟对方吃了午饭,饭后往训练楼走的时候,随口聊了两句。

 

微草前辈,也不止微草,或许整个联盟那时的前辈们对后辈的心情都挺类似的——恨铁不成钢。他们进联盟时硬件软件各方面都不好,职业生涯限制太多,看到早早有机会系统性接触荣耀的后辈,就迫切想要把自己的知识经验全都倾囊相授。然而方式方法总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导致那些青春期的小孩子们三天异常尊敬,四天蹭鼻子上脸地反抗。

 

“高英杰简直是个宝啊。”方士谦说,“怎么跟他说都行,说得语气再重他也不会生气。”

 

方士谦这么一说,王杰希一思忖,的确啊。即使放在全联盟范围来比较,不说最乖最听话,那高英杰也肯定逃不出前三名。

 

方士谦又说,这么个好学生,第一天见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感觉呢。要是早知道他是个苗子,老子立马拐他去学牧师,还有张新杰的事儿吗?

 

一旁一直竖耳朵听八卦的袁柏清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王杰希很不给方士谦面子地笑场了。

 

然后话题终结。

 

因此当王杰希在梦里再次回顾他和高英杰的初次见面时,梦的每一帧都显得不太真实。

 

梦境中有大段大段无意义的空白,由窗外的蝉鸣,影影绰绰的叶子,树杈间漏下的刺眼的白光填充。

 

王杰希醒来后想了一下,猜测这是因为他对高英杰的所谓“第一次见面”回忆,本质基于那段青训营录影,因此才显得如此虚无缥缈,不带情绪。

 

15.

后来王杰希又睡着了。

 

第二次梦,出乎意料,又是和高英杰有关的事情。

 

是加训那一次。

 

高英杰自以为、第一次被王杰希逮到的那一次。

 

实际上,只有王杰希自己知道,这其实是他发现的第二次。

 

男生们总有一股争强好胜心,尤其在那个年代选择走电竞职业,走这条孤注一掷、充满太多不确定因素的路径的男生们,哪个内心没有强烈的不服输情绪。

 

王杰希当然知道他们平日里输了内部赛、评测落后别人、甚至仅仅简单地在网上PK败给不知名网友后,都会愤而想要快速找回场子来。

 

高英杰亦不例外。

 

他第一次发现高英杰晚上偷偷溜回训练楼,是刚好外出办事回来得迟,从后门绕路时不小心看见的。

 

高英杰是他和方士谦等几个人都认定的“好学生”、“乖孩子”,是很长一段时间内,王杰希坚定地对其“不会犯错”有极大信心的那种。

 

然而他偏偏犯了。

 

还很蠢。

 

他的位置靠窗,结果溜进去开电脑后,窗帘都没拉。

 

门卫和其他夜勤当然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有王杰希脸色一青一白,站在楼下看了半晌,一跺脚走了。

 

意外。偶然。人怎么可能不会犯错。给他一个机会。

 

王杰希颠来倒去,自欺欺人,对自己说。

 

然而第二次,没多久,当然,王杰希相信高英杰或许已经不止一次了——因为这回他见到高英杰往训练楼溜的时候,状态放松得很,不像上回一样小心地四处张望。

 

王杰希站在宿舍窗口,注视着高英杰穿过下面的空地。路灯把对方脸上的兴奋和迫切照得一清二楚。

 

那一瞬间,王杰希摁着窗棱的手猛地收紧,他胸口起伏数次,头一回体验到好学生家长逮到自家孩子学坏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还能什么样,怒不可遏啊!

 

他无法再细想,径直抓了衣架上的队服,往睡衣外头一披。头发也记不住要收拾妥当,就这么气冲冲地往训练楼走去。

 

而后发生的事情……

 

哎。

 

即使再梦一次,即使场景无比清晰,王杰希仍旧搞不懂自己为何心软得那么快。

 

几乎是在高英杰转过头的那一瞬,也不是,可能更早,在他借助黑黝黝的屏幕与高英杰对上视线的那一瞬……他所有预备好的指责话语,一二三四五点的说辞,就跟被施了魔法似地,从他的唇边骤然消失。

 

紧接着对王杰希而言,又发生了很多“第一次”。

 

第一次认真观察高英杰的脸,意识到对方已经是个接近成年的人,证据是那张原先带着一点儿肉的脸颊已经明显地瘦了下去,愈发向英俊男人的轮廓靠拢。他站起来的时候,身高和自己估计相差不到十厘米。

 

两人视线交汇,他基本不用低头,也从另一种角度证明,已经不能用看隔代小辈的目光去看待他了。

 

所以是弟弟吗?

 

两人回宿舍楼的路上,王杰希第一次问自己。

 

所以他原本可以完全不理会高英杰的宿舍关系,却忍不住出手,让对方和自己将就一夜。原本可以说完话就走,却更忍不住地,当对方躺在沙发上,用那种全然信任、暗含期待的、闪闪发亮的眼神望着自己时,下意识伸出手,做了一件他完全想不到会做的亲昵动作——刮了刮对方的鼻梁。

 

还有最古怪、也是当时的他最想不通的……

 

那夜他睡眠被打断后,本以为肯定不能快速入睡,却在听见那声极其轻微的,“晚安,王杰希”之后,像是被突如其来的暖风一裹,径直就沉入了梦乡,而且睡了一个特别舒服的觉。

 

16.

再次醒来,天际已泛起鱼肚白。王杰希支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

 

忽然醍醐灌顶般想到一件事。

 

原来分割线就是在那时候划下的。

 

那晚之前,他把高英杰当做后辈,是微草的新人高英杰。

 

那晚之后,这个称呼变成了高英杰。

 

没有任何前缀。

 

17.

王杰希重新飞回欧洲,继续他的游学。欧洲玩了个遍后,他把爸妈接到奥地利过完了春节,然后一个人转去北美,继续他的GAP YEAR。

 

王杰希到美国一个月后,读到一则报道。叶修分享给他的。

 

电竞时代周刊深度专访,封面人物——微草现任队长、王不留行的使用者、高英杰。

 

“想不到,王杰希退役后仅仅半年,高英杰就已经成长得足够好,足够站在他的位置,把微草扛起来继续往前飞。”访谈第一段,是这样的总结性的语句。

 

黑色,粗体。

 

这本杂志向来以言辞尖锐、角度刁钻,点评时常不留情面著称。但到高英杰这期专访,居然……“想不到啊,真给面子。”叶修说。

 

“哦对了,他们居然只把你一笔带过。该不是大眼你收买了杂志吧。”后半句就是垃圾话了。

 

王杰希顿了顿,回消息:编辑一定是个微草粉。

 

叶修成功被噎,很久后才幽幽地回:大眼你现在的游学项目,真和相声艺术没关系?

 

18.

王杰希没理他。

 

而是对着自己刚打的那句话陷入了短暂的出神。

 

叶修嘲他讲冷笑话,但王杰希却觉得自己答得挺严肃的啊——只有微草粉才能理解,才能认同——任何一任队长,都是独一无二的,当然无从比较。

 

“喂大眼儿,”叶修突然又出现了,“问你个问题。”

 

“什么?”王杰希警惕中。

 

叶修说:“你觉得沐橙和小高哪个队长做得好?” 

 

王杰希隔着山重水阔外加两个屏幕,翻了个结结实实的白眼。

 

王杰希:“下一期兴欣?杂志问你了?”

 

叶修的消息来的飞快:“神算啊!先说好,我虽然没打算截图,但你但凡敢对兴欣有所挑衅有所蔑视,我转头就透给编辑哈。”

 

王杰希感觉和叶修这种半真半假的聊天挺头疼的。不过同人界热爱RGB三角并不是没道理,至少他们三个在彼此应付这件事上都有自己的绝招。

 

比如王杰希现在就打算用“实话实说”应付他:“我不知道。但非要选,我的心理立场肯定偏向高英杰。” 

 

果不其然,对面的吐槽来了——“没意思,死认真。”叶修说,“出去半年没见你有什么脱胎换骨的变化啊。”

 

王杰希呵呵一笑:“你不也是。”

 

还没等对面回消息。

 

他唇边的笑意勾得更深:“我记挂微草,你记挂兴欣。我俩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对面安静了。

 

王杰希却知道叶修能听懂他意思。

 

谁能比谁洒脱到哪里去。

 

他们都是放不下、但不得不往前走的前任队长。

 

19.

但有一件事,王杰希懒得和叶修详细解释原因。

 

关于为什么心理立场一定偏向高英杰的原因。

 

那压根不是很简单的,因为我是微草的,高英杰也是微草的,这么简单的道理。

 

王杰希记得少女峰那一晚,方士谦曾经感慨过这么一段话。

 

他说,林杰那代,包括他和王杰希、叶修、喻文州啊这代,都算联盟早期摸索道路的牺牲品。

 

没严重到筚路蓝缕的程度,但至少也走得跌跌撞撞、茕茕踽踽,能到哪个程度,半分天赋,九分努力,还有半分很关键的,造化。

 

而高英杰这代就好太多了。各种体系都成熟起来,但不知道为什么,高英杰从始至终、甚至直到现在,对荣耀这件事都有种过分慎重、过分敬畏的感觉。

 

用战战兢兢来形容完全不为过。

 

对这个词,王杰希绝对赞同。

 

虽然方士谦是在他退役之后提到的,但或许更早之前,王杰希已深有所感。

 

他想起自己面对高英杰时总是陷入复杂的情绪中。

 

是那种,有时候格外欣喜,有时候又奇怪地觉得不怎么高兴的复杂情绪。尤其当高英杰一幅“你说的我都听”的态度,面对他偶尔的严厉指错时,王杰希胸中简直烦闷得不行——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的战战兢兢,究竟是处于本心,还是仅因为我是微草队长、你同职业的前辈、我俩间存在着众人皆知的“传承关系”,所以你才以这样的态度展示出来吗?

 

他甚至想过一件完全跑偏的事情。

 

他想过,如果就像方士谦所幻想的,高英杰进训练营后没有选择魔道学者这一职业,而是换了其他的,比如牧师也好,剑客也罢,自己又会怎样和他交流,两人如何沟通呢?

 

王杰希想过。

 

然后很快得出结论——他想不出来,也没必要再想一次。

 

因为现实中,高英杰就是他的继承者。高英杰就是那个注定要站在接力赛终点线位置,全神贯注盯着他手中的接力棒,从开始到现在到未来,从未对此动摇过的人。

 

他是那样坚定、纯粹、明确。

 

因此王杰希后来终于选择放弃想那些有的没的,摈弃全部杂念,如高英杰和自己所愿、如微草上下所有人、如战队经理、投资人、他们的粉丝所愿,完成了那场完美的交接。

 

20.

 

看见微草的空调久久修不好的消息是在微博上。

 

那个时候,他刚好结束了某个游学项目,回国的理由忽然变得充足、也让他莫名庆幸。

 

王杰希一下飞机,打了辆车,跟师傅说目的地在东五环的某某路某某大楼。

 

“哟,那地儿是不是靠那个咱们北京的微什么战队特别近啊?”师傅随口问。

 

“没错。”王杰希嘴角扬起不自知的笑。

 

他觉得这挺好玩的。他在北京的时候,可不知道微草有这么出名。

 

他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他打算发一个朋友圈。

 

21.

王杰希先前更新的每一条朋友圈,带图的那种,基本都会附上定位,天南海北被mark了个遍,联盟相熟的人基本都会点赞。

 

这不关键,关键的是,他知道微草的人肯定会看。

 

王杰希这样一想,行动力很强地就拍了张怀柔附近的风景,毫无美感,天是灰扑扑的土黄,连高速公路的车流都没入境,整个画面荒得一批。

 

但有定位。

 

隐晦又明目张胆。

 

这条朋友圈一出,日常互损的那群退役老人纷纷点赞,热烈欢迎老王同学莅临北京视察大气治理情况,总算从扫帚上飞下来,与普通百姓同甘共苦,呼吸一样的空气。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把点赞的人扫了一遍,惊讶地发现没有一个来自微草。

 

他抿着唇,不爽了。

 

22.

等出租车到了微草门口,王杰希一下车,拖着行李就闷头往后门走去。

 

没想到门卫居然还是熟人老李,证件还没查,就认出他来。

 

“这不是王队吗?!”老李抖掉烟灰探出个大脑袋,“您这是来……”

 

王杰希赶紧比了个“嘘”的手势,让他帮忙保持低调。

 

老李愣了愣,露出个会意的微笑:“惊喜,我懂。惊喜!我保密!”

 

他帮王杰希刷了门禁,一路送他进了训练楼。

 

王杰希回头跟他招招手,缓缓吐出一口气。

 

刚从飞机下来他都没有这么强烈的真实感,而现在看到随处可见的微草LOGO,他方才涌起了迟到的近乡情怯滋味。

 

以及……这绝对是他最后一次鬼迷心窍了。

 

王杰希发誓。

 

23.

并不是。

 

24.

18度果然真的很不适应。还是27度最好,再低一些的话,最低不能超过24度了。

 

王杰希刚走进训练室,体感的温度让他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脑海中立即掠过上述想法。

 

他这样想,也这样直言不讳——

 

“24度。不能更低了。”

 

背对着他的身影已经能完全遮住他的视线,185?还是更高?微草的伙食不错嘛。王杰希漫不经心地思考着。

 

而后他便无法继续分心下去。

 

糟糕,被发现了。

 

交谈声,一道道熟悉的、不熟悉的目光,全往他这边汇聚。

 

但更能吸引他注意力的是,眼前高大的青年,似乎整个人都僵住了,正以一种缓慢卡壳的状态往后转过头来。

 

“闭嘴,英杰亲爸爸在这里,你们还敢让英杰感冒!”就在他好奇于对方究竟要花多久才能鼓起勇气面朝自己时,一道略略超纲的发言把这一切猛地加了个速。

 

“够了!”青年微怒的声音气势太足,令四下骤然静寂。

 

就在这刹那后,对方终于紧张地转过身来,“队长,他们都是开玩笑,不用理会……”

 

不爽、尴尬、困惑……所有情绪就在这句话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清风吹散心头雾的错觉。

 

他情不自禁挑起眉:“流言蜚语?”

 

方才袁柏清的发言也不算真的过分,毕竟论及这些年自己对高英杰的种种相处的模式,所谓流言蜚语,到底不是无风起浪、毫无根由。

 

更何况,此刻他莫名觉得,赋予其另一种解读方式也不是不可以。

 

他往前走了一步,又走了一步。

 

“别管这个了。有点事找你,你先请个假。”

 

青年倏然发红的耳根就在咫尺间。

 

王杰希终于明了,关于最后一次鬼迷心窍……大概得自打脸了。

 

“想不想听一些,”他需要稍微扬起一点头,需要压低声音,“和流言蜚语不一样的东西。”

 

他知道对方能理解。

 

一定能理解。


FIN.


评论(1)
热度(164)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