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周叶】贪得无厌

周泽楷穿过了大半个校园,总算在校医院的后门边上逮着了叶修。


盛夏时节,即使夜晚也与清凉无缘。教室空调坏了,只有老式风扇乌拉乌拉地响着,吹动几丝凉风。


大学生逃课不算罕见,何况是放在这样一位平时连作业都懒得做的主儿身上。不过——


“这儿不热啊?”周泽楷摸了摸他的背,果不其然是一手湿漉漉的汗,衬衫黏在背后,轻轻抚上去便感受得到青年人突出的脊骨和坚韧肌肉。他略略皱眉,心头无端升腾起一股名为焦躁的狼烟。


“热啊,”叶修手上捏着根烟,倒是老实得很,并未点燃,“我这不是想着你快下课了嘛,所以提前来等着,谁知道你来这么晚。怎么了,老头子又拖堂?”


周泽楷摇摇头,解释道:“有个比赛。”


叶修了然地点头,心知高材生难免总被导师私下谈话。他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站直了。


这人蹲着看起来小小一团,舒展开后却明显是一副颀长挺拔的身材。


他对上周泽楷的眼睛,后知后觉般想起手上的烟,忙把它揣兜里了。眼神也顷刻变得有几分不自在。


周泽楷本想假装没发现,见他这样,故意重重地哼了一声。


上周才答应了自己不再抽烟,阳奉阴违。他捏了捏叶修的脸颊,板着脸道:“违约了。”


“没有没有,”叶修喊冤道,“我只是拿在手里。”


“不管,”周泽楷笑了笑,手指微微用力,沿着下颌线在耳根和下巴间反复摩挲,“取消奖励了。”


叶修立刻露出十分不甘心的神情,不大高兴地拽住了他的手腕。


“小周,你未免管得太宽了。”他嘀嘀咕咕着,好像想发力把周泽楷的手扯开,却没有完成这项意图,反而暧昧地牵着这只手,倒像是在领着它轻薄自己的脸似的。


周泽楷捏着他的下巴,食指落在他嘴唇上,轻轻探了进去。


叶修脸颊顿时染上绯红,双唇却老老实实地掀开了一条缝,纵容那根修长纤细的手指侵略口腔,在牙齿和舌头间逡巡。


他含着周泽楷的手指,含糊地质问道:“你手脏不脏呀?怎么随随便便就塞到别人嘴巴里。”


你可不能算别人。周泽楷伶牙俐齿地在心里反驳,面上倒维持住了一贯的不动声色。


“不喜欢我管?”他状似真诚、礼貌地征求学长的意见,却不容拒绝地一步步向前走,把比自己矮上三公分的男人逼退到了墙角。


叶修渐渐紧张起来,忍不住望着他的眼睛,好像能从这双波澜不惊的美丽深眸中抓住某种能让自己不再动摇的安全感似的。


“没有不喜欢……”他小声说道,身子完全贴上了粗糙的墙面,就差把我喜欢那三个字说出去。


被无数人称颂过的完美面庞近在咫尺,温热的呼吸尽数吐在他脸上。那双无论何时看过去都自带迷人风情的桃花眼,正一瞬不瞬地凝视着自己,能把人的魂魄给抓进去。


他只觉得一阵脚软,靠着墙面险些支撑不住身体。


周泽楷依然捏着他的下巴,力气大得他有些痛了。那根食指在他口腔里肆意妄为,他很难再开口说话。不过,事实上也并不需要。


一直以来在他面前扮演着好室友、乖学弟、小美人等角色的漂亮男孩,此刻像是从孔雀进化成了雄鹰,气场悍然,单手撑在他头侧的墙壁上,目光灼灼地盯着他,问:“真没抽?”


“真没有,”叶修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似地,一口气说下去,“我答应过你的事,怎么可能不做到。再说,既然你不喜欢烟,那我也不喜欢它了。”


“为什么?”周泽楷一点点压过来,这句话几乎是在他耳边说的。


为什么我不喜欢,你也不喜欢了?


叶修甚至觉得他的舌尖轻轻蹭过了自己的耳朵,似真似假的触碰如同火花爆炸,沿着神经系统一路传导,快感一发不可收拾。


“因为……”他艰难地,又坚定地说,“我喜欢你呀。”


话音刚落,像是解放了关在笼子里的困兽,他的心陡然一轻。


周泽楷轻轻叹了口气。


叶修不由得闭紧了眼睛,心也悬到了嗓子眼,却听到这坏小孩在自己耳边宣布:“我检查一下。”


检查什么呢?叶修迷茫着,忽然感觉口中的手指离开了,紧接着嘴唇一暖。


他的腰登时软了,只能靠周泽楷及时圈过来的胳膊稳住自己。他说不出话,所有可能形成语言的思想碎片都被对方探进口腔的舌头绞碎了,乱七八糟地散落在大脑里。


完全凭着本能,他伸手搂住了亲吻他的男孩。周泽楷的腰很细,很适合被他这样搂着……叶修胡乱地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只觉得时光凝滞,而他和他爱的人可以在这一刻永恒,他也乐意。


还没想完,周泽楷已经结束了这个吻。


他揉了揉叶修的头发,笑盈盈地夸道:“的确没抽。”


停顿了几秒,见叶修气呼呼地松开手,露出一副你再逗我我就走了的神情,便补充道:“我也喜欢你。”


叶修这才心满意足地再一次抱紧了他。


他不贪心,只要一个周泽楷,就很足够可以填满他的世界了。


到底是填满他还是填满他的世界……二者得兼吧。



FIN.




评论(21)
热度(230)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