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周叶】偷心大盗

*原来美人鱼跟人类相爱并不需要忍受在刀尖上行走的苦楚,而只需要一个连他鱼尾巴也一同爱着的人。


轮回海一带,物产丰盈,鱼虾繁密,有无数渔夫辛勤工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叶修不是渔夫中的一员,却恐怕比所有渔夫都更熟悉这片神秘海域。


十六岁那年他第一次出海,从此就爱上了打渔,隔三差五往轮回海这儿跑。毕竟不是什么风雅之事,配不上高干出身、书香门第,叶父对他打过骂过,恩威并施,没想到儿子振振有词,就是不肯放弃这一业余爱好。


“等我抓到想要的鱼之后,自然就不再打渔了,”叶修是这么宽慰他爸的,还挺理直气壮,“所以最好别妨碍我,让我能专心找。”


叶父无法,最后索性放弃管教,听之任之了。


 

大学毕业之后,叶修在海边买下一处新居,俨然成了一位正儿八经的新手渔夫。


上岗没几个月,这位坚持早起出海的渔夫就走了大运,竟在一条鲜有人走的小路上发现了美人鱼。


出于好奇,他忍不住停下脚步摸了摸鱼尾巴,然后细细打量起这只在传说和歌谣中出现过的生物。正如传说中那样,这只美人鱼有着一张名副其实的美丽面孔,湿漉漉的长睫毛耷拉着,教人无端心生恻隐。同时又忍不住去幻想,这样一双眼睛要是睁开来,该是多么流光溢彩的动人姿态。


要是卖到市场上一定能有个好价钱……叶修忍俊不禁,又有几分后怕,多亏是被他捡到了,不然这人鱼恐怕命运多舛了。好人做到底,为了人鱼的安全着想,叶修费劲地把他扛到肩上,吭哧吭哧地搬回了家。


不料几个小时过后,人鱼睁开眼睛,第一个动作就是咬了他一口。


 

小人鱼圆溜溜的大眼睛里一片警惕,叶修忍了又忍,最后只摸了摸他的头,软声教导他:“不可以随便咬人哦,小朋友。”其实这人鱼看起来跟叶修差不多大,实在轮不到他叫小朋友,体格也完全是成年人的样子,只是纯净的眼神却像个稚童。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仿佛理解了他的好意,认识到眼前这个把自己带来一个陌生地方的陌生两足动物并非恶人,便努力地开口解释道:“不小了。”


叶修挑了挑眉,兴致盎然地继续问:“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家住哪儿?”说到后头,不自觉带上诱哄口吻,简直像个人鱼贩子。周泽楷盯着他,迟钝地意识到自己被小瞧了,气鼓鼓地背过身去,把尾巴对着叶修。


他的尾巴鳞片细密整齐,在屋内淡黄色灯光下微微泛着金光。


叶修回忆起海滩边抚过鱼尾时的触感,不禁又把手伸了上去。周泽楷甩了甩尾巴,闷声闷气地说:“十八啦。周泽楷。轮回海底。”


“哦,小周呀,”叶修笑眯眯地又去摸他尾巴,问,“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被我发现了呢?”


轮回海域深处有美人鱼聚居,是渔夫水手间流传的故事之一。都说是故事了,当然就没人信,唬唬新人罢了。要说真正的美人鱼,那还没人见过呢。


除了周泽楷这只自己送上门来的。


“也不是我想的呀……”周泽楷被戳中了痛处,顿时垂头丧气起来。叶修立刻发觉了不对劲,可他再怎么追问,周泽楷都不肯告诉他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到了沙滩上的。


“别问了,”周泽楷忽然抓住了他的手,无师自通地成功让叶修闭上了嘴,“借我把刀子。”


“干嘛?”叶修双颊烧得绯红,声音都温和许多,他略感心虚地曲起手指,轻轻碰了碰周泽楷湿冷的手,“那玩意很危险的。”


“我知道,”周泽楷固执地索要,“有正事。”


说完他却依然握着叶修的手。已经很多年没摸过人类的手了,终于重温了记忆中熟悉的、干燥而温暖的触感,他有点舍不得放开。


好在叶修也没要求他放开,反而轻轻地回握住了他。人鱼是冷血两栖动物,体温比人类低得多,裸露在水外的皮肤会分泌少许粘液,保持湿润。


又湿又冷的手,有什么好握的。叶修在心底斥责自己,是被美色迷晕了头么?其实堂堂叶家少爷,又怎么会没见过比这小美人鱼更漂亮的脸,可只有这张脸能让他魂牵梦萦,心醉神迷。


他握着周泽楷的手,别扭地伸长了另一边的手臂,够到了放在茶几上的水果刀。


还没来得及威胁小人鱼老实交代用途,叶修就被猛地拽了过去。刀子脱了手直飞出去,而一旁的周泽楷借助鱼尾弹力猛然跃起,姿势优美、准确无误地抓住了掠过的刀刃。


新刀很快,很利,他用力一握,登时鲜血直流,满手都被殷红血色覆盖。


叶修心口一窒,紧接着,仿佛有把看不见的刀捅进了心脏里,野蛮翻搅,血肉横飞。


 

“你在干什么啊?”他气急败坏地冲过去,一把抓住了那只受伤的手,“快松开啊,你发什么疯?”


周泽楷没理他,依旧握着刀刃。锋利刀刃越切越深,眼看连骨头都要露出来。


叶修鼻子一酸,胸口激烈起伏着,他咬牙切齿地说:“再不放手,我就马上把你带去黑市拍卖掉。”


手终于松开了,叶修猛地夺过刀,看也不看就往身后掷去。


“说吧,”他喘了好久才平复下来,哑着嗓子质问周泽楷,“为什么去抓刀子?”


他的眼中饱含着沉重的痛意,泪水在里面打着转,看起来甚至比周泽楷要更痛。


周泽楷盯着他水光涟涟的眸子,心思还在那把刀上。他不知道这个人为何这么关心自己,但他还有正事要做。被父亲逐出人鱼谷很丢人,难以启齿,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打算回去。


他有事要做,而要做那件事……


“我想试试,”周泽楷望着叶修的眼睛,想到面前人毕竟救了自己一命,他的语气不由得柔和起来,“刀割有多痛。”


“你为什么要试这个?”叶修追问,与此同时,一个被传诵至今的童话故事渐渐浮现在脑海之中——他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但又仿佛有了答案。


“我要把鱼尾变成腿。”周泽楷坦白道,他在腰带上摸索了一会,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


当着叶修的面,他打开了它,露出里面那颗半透明的淡黄色珠子。


“原来是真的……”叶修盯着那颗药,声音颤抖起来,“女巫的魔药,能让鱼尾分开变成两条腿,但从此永远都要忍受在刀尖上行走的痛苦——


“这是人鱼爱上人类的代价。”他轻声复述了一遍童话故事的桥段。


周泽楷微笑着点点头。原来他也知道这个故事呀,他想着,不由凑近了叶修,像说悄悄话一样小声说:“还被父亲赶出来了。”


他的确对这件事难以启齿,原先被逼问时也绝口不提。但此刻他对叶修有了一种共享秘密的亲近感,于是说出真相也变得容易起来。


叶修抿了抿唇,勉强拉起嘴角,做出一个笑容来:“因为你爱上了人类,所以被赶出来了?所以想要变出双腿?所以才要试试在刀尖上行走的痛感?”


他这么问着,却没有要周泽楷回答的意思,反而步步紧逼着继续问下去:“你到底爱上了哪个人?除了六年前把你救出珊瑚丛的那个。”


周泽楷愣了愣,道:“就是他。”


又忽然发觉不对劲,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六年前的深夜,他梦见了自己在珊瑚岛养的小螃蟹被偷走了,惊醒后便趁着出口侍卫打盹,溜出了人鱼谷。结果小螃蟹活得好好的,他却被路边捕猎的渔夫射了一梭子。


虽然鳞片坚硬,并未出血,但毕竟很痛,小孩子不耐痛。才十二岁的小人鱼咬着牙,拼了命地往家游。


可没游多久,他的尾巴被卡在了珊瑚丛中,只能眼看着那艘船一点点逼近。


他几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成为这数千年来第一只被人类发现的人鱼。


几分钟后,一双有力的手握住了他的腰,把他的尾巴解救了出来。


周泽楷自暴自弃地继续闭着眼睛装死,下定决心不要给猎人看到自己惊恐的样子,却听到一把温柔的声音,慢慢钻进了他的耳朵:“小人鱼,别害怕,睁开眼睛看看我。”


那个声音不像坏人,那只手还像哥哥姐姐一样,柔情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周泽楷紧张地把眼睛打开一条缝。


满天星光落在了眼前少年的肩上,他逆着光,眉眼看不真切,却透着真实的温暖。


周泽楷胆子壮起来,问他:“你不抓我?”


少年低笑着,轻轻摸了摸他裸露在夜晚凉风中的肩膀,又握住了他的手。人类的手跟人鱼的大不相同,很热,也很干燥,但是充满了令人安心的力量。他轻声开口:“我不抓你呀,小人鱼。我对你一见钟情了,所以,长大以后嫁给我好吗?”


周泽楷瘪瘪嘴,婉拒他的救命恩人:“我是男的,不能嫁。”


“没关系,”少年毫不介意,退而求其次地请求道,“那你娶我也行,怎么样?”


“如果你是好人的话……”周泽楷有点紧张,不由压低了声音。


后半句他说不下去了,脸红得比叶修见过最夺目的玫瑰更胜一筹。他心里喜欢极了,情不自禁地低下头,想给身下的人鱼一个吻。


“我当然是好人,”他耐心哄道,“好人可以亲亲你吗?你叫什么名字呀?以后我来这儿,你还会来见我吗?”


周泽楷面红耳赤,鱼尾发力,猛地从珊瑚丛上跳了出去。


实在太晚了,他听到父亲在海底叫自己的声音了,很急切,很担忧。未成年人鱼原则上不能离开人鱼谷,这回他偷偷溜出了还被人类发现,天知道会被父亲怎么惩罚。所以虽然他挺愿意跟新认识的未婚妻多呆一会,但却必须走了。


“周泽楷。”他对少年笑了笑,转身扎进了海底。


他停留过的海面上最后一丝涟漪也消失了,叶修望着被月光笼罩的水面,若有所思。


到底娶不娶我,还没答应我呢。

 


“我当然知道,”叶修愈发抓紧了周泽楷的手,沉声道,“我还知道那个可怜人被你偷走了心,却再也找不到罪魁祸首了。他一有时间就往珊瑚岛那片跑,还被别人当成了渔夫,这六年来从来没放弃过。直到现在,他终于再一次遇见你了,可你认不出他来。他成了陌生人,甚至只能看着你受伤……”


他说得很慢,很温柔,却异常痛苦。这一刻周泽楷突然感到了疼痛,不是手指被刀刃割破的痛,而是来自叶修的痛苦。


他的的确确能感同身受了,因此他也意识到,自己这只流血的手掌,会让叶修有多疼。


“对不起……”他呜咽着,小心地凑了过去,在叶修下巴上亲了一口。


他想说,我也被你偷走了心啊,我们扯平了。


他回去之后跟父王说长大要娶人类,为了跟未婚妻见面需要出入人鱼谷的权限。才十二岁的小孩说这种话当然不会被放在心上,更何况他还被人类发现了,因此成年前反而遭到最严密的监视。镇守出口的侍卫铁面无私,毫不留情,他再也没找到离开人鱼谷的机会。


直到昨天成人礼,他依然在父亲面前要求娶那个他既不知道名字、也没看清长相的人。由于他的不识趣,人鱼王震怒,把能化鱼尾为腿的药丢在他面前,冷冷嘲讽道:“既然这么爱他,那就为他忍受行走在刀尖上的痛苦吧。以后你也不用回来了,倒是看看你爱的那个人还记不记得你呢。”


第二天一早,他就被侍卫敲晕了头,醒来时已经在陌生人家中。


而那个人,还在用一种极其迷恋、暧昧的目光紧紧盯着他,吓得他本能反抗,咬了对方的手指。


原来兜兜转转,自己居然这么好运气,即使不知道姓名和长相,他还是和叶修重逢了,而更棒的是——他爱的人也爱着他。


叶修见小人鱼眼圈通红,又哪里好意思再责备他?反而还软着声音安抚道:“没事啦,不用跟我道歉,你该跟自己道歉才是,以后要更加珍惜自己的身体呀。我绝不能接受你为了变出腿,每天都要忍受刀割的痛。”


他边说着,边小心地帮周泽楷的手上药,末了又忍不住在厚实的绷带上落了个吻。


“你要是痛一分,我就要痛十分,要是你在刀尖上走,那我岂不是天天上刀山下火海了?”


周泽楷被他夸张的形容逗笑了,却又很快苦了脸,问:“那还怎么在一起?”


“你真笨啊,”叶修点了点他的额头,笑眯眯地解释道,“海的女儿里之所以要变成腿,是因为王子不爱人鱼呀。可是我爱你,你有没有腿,对我来说又有什么不同呢?”


他轻易地夺过周泽楷攥在手心的盒子,接着,像丢掉那把刀子,丢掉所有可能会伤害周泽楷的事物,丢掉所有可能会阻碍他们的事物一样——看也不看地往窗外掷去。


“这玩意,我们不需要。”他斩钉截铁地下结论,又捧着周泽楷的脸,给了他一个吻。


第一次见的时候,他就想这样吻他的人鱼了。


周泽楷从小就听过海的女儿,小时候也为故事中人鱼公主的伟大爱情哭过鼻子,但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美人鱼跟人类相爱并不需要忍受在刀尖上行走的苦楚,而只需要一个连他鱼尾巴也一同爱着的人。

 

 

FIN.



故事的后续:

 


砰、砰、砰,门突然被敲了三下。


叶修愣了愣,随后反应极快地把毯子往周泽楷身上一丢,同时手已经放在了别在腰后的匕首上。他猫着腰靠过去,正准备开门,门却自己打开了。


面前竟站着一只人鱼。


虽然远比不上他家小周好看,但放在人界也绝对是御姐型美女了。叶修以为人鱼王后悔了,又要把被逐出种族的小王子抢回去,一时胆战心惊。他不动声色地直了直腰,试图挡住身后被毯子盖住的人鱼。


陌生的人鱼女性却浑不在意他的小动作,只友好地笑了笑,道:“别误会,我是受陛下派遣,来给王子殿下送药的。毕竟有尾巴不适合抛头露面,我们可不接受你搞金屋藏娇啊。”


说着,便从腰侧口袋中,取出了一颗淡绿色的药丸。


见叶修依然警惕地盯着自己,丝毫没有要接过药丸的意思,她终于叹了口气,颇无奈地说:“你们俩怎么这么笨啊?殿下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记得你的长相,你以为他真是凭运气刚好就被丢在了你面前的吗?而且刚好没有任何其他人看见?”


叶修怔住了。


“陛下嘴上禁止殿下跟人类恋爱,只不过是想看看他到底能为所谓的爱情付出多少罢了,而殿下成功通过了考验。因此陛下决定支持他自由恋爱,便让我掐着你即将过来的时间,把他放在了你的必经之路上。当然,为了确保殿下的安全,我一直跟踪你们俩,看看你到底配不配得上我们殿下这么久的努力。”


“那个……所以说你突然要给药,是因为我也通过他的考验了?他同意小周和我在一起了?”叶修笑眯眯地又看了看那颗绿色药丸,了然道,“看来小周那颗是假药,这才是真的。不过真的没有副作用吗?”


“有一点吧,”女人沉吟片刻,吞吞吐吐道,“如果是在房事的话,就会变回鱼尾巴。”

评论(33)
热度(242)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