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万千昼夜】戒断反应

三色堇:思念

21:00   @硝化 

23:00   @番茄鸡蛋汤 

叶神生日快乐~愿你和他在爱情的名义下永生。


01

苏黎世,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第一场擂台单挑赛刚结束。

中国队第三号选手周泽楷的胜利才刚刚在喇叭中获得宣告,各大网站上就已经是铺天盖地的溢美之声。

周泽楷下场的时候感觉手有些酸,便习惯性地给自己做起手操来。走出对战室,迎接他的是自己的队友。此前队长喻文州一直为他捏着把汗,现在终于放下心来,见到他便欣慰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干得好。

开门红,国人多半信这个。作为第一个上场的擂台赛选手,能不能实现“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其实周泽楷自己也并不有全然把握。不过无论本来是如何惴惴,眼下总归已尘埃落定,凯旋而归,他自然少不了要激动一番。

尽管激动对于他而言,也就是腼腆地冲队友们笑了一圈,再点点头。

目光逡巡完毕,微笑完毕,周泽楷终于意识到围着自己道喜的人群中少了一个人。

早有观察敏锐者洞悉了他自以为不露声色的错愕,边往赛场上走,边对他嚷嚷:“周泽楷你是在找叶修么?他看完你的比赛就麻溜跑了,大概是赶着上厕所?哎呀第二个是我上场呢,你们不给本剑圣加油么?”

周泽楷当着队友的面被揭穿了心事,一时有几分懊恼,又不好发作,只得假笑道:“呵呵,加油。”

 

穿过队友,走上打着惨白灯光的走廊,他掏出手机打开微博,刷新时卡了半分钟。定睛一看,评论和私信都被刷到看不出真实数量了。他粗略一扫首页,电竞周刊官方微博一马当先地发布喜讯,热评第一:不愧是我们荣耀第一人,给枪王大大疯狂打call!

他忍不住笑了笑,荣耀第一人这个新名号,他现在也有些适应了。原先刚被这么叫的时候,偶尔还有恍惚错觉,仿佛别人在叫叶修似的。

如今那座记忆中的巅峰已经功成身退,而他成为了王朝的下一任接班人。

该怎么说……

他收起手机和嘴角淡淡的微笑,激越的好胜心渐渐平息成一弯无波水面。

 

转过拐角,走廊尽头,是背对着自己的叶修。他的背微微弯着,两肘随意支在窗台上。窗台看起来冷硬,窗棂在泠泠月光下反着森然的光。

看起来这样撑着会有些痛。周泽楷下意识想到,不觉加快了脚步。

走廊很短,这样一加速,走完就只在分秒之间。

叶修听到了脚步声,却并没有回头,只是对着窗外吐了个烟圈。

像是解释自己刚才在周泽楷下场前匆忙离去的原因,又像是单纯只在找个话题闲聊,他开口道:“那帮家伙都不喜欢烟味,我就出来抽根烟。”

周泽楷沉默着点点头,无话可说地靠在他旁边的墙上。相对无言,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有什么意义。但是俗话说得好,来都来了。何况比起聒噪的另外十二个人,他会更喜欢这一人一点。

为自己的停留找好借口,他又偷偷往叶修的手肘那儿瞥去,发觉对方很精明地在底下垫了本厚实的电竞周刊。

仿佛察觉了他掠过的目光,叶修忽然转过头来。周泽楷来不及收回视线,就在夜色中撞了个正着。

叶修脸上慢慢泛起笑意来,他熟练地把燃着的烟夹在指间,笑盈盈地说:“小周,刚看了你的比赛,打得很漂亮。”

这个时候却又想起比赛了。周泽楷没防备,愣了几秒才挂起礼节性的笑容,虚情假意地道谢。

都这个时候了,他的确不太在意叶修的夸奖了。

曾经要是被荣耀教科书褒扬一句,年轻的神枪手可是能暗暗得意好几个钟头。但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同样站在顶尖之位的枪王操控者不再需要从前辈的赞美中获得认同感与成就感。

更何况,眼下他更在意的是……

周泽楷的目光紧紧缠在那根烟上,他的喉咙像是被什么黏稠的东西给堵住了——他心知那是自己渴望说出,但是没办法说出的话。

为什么又抽烟?

他欲言又止,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

可是我已经没有立场再要求他戒烟了。


02-06


ao3备用链接



07

起初几日,他几乎没有分手的实感,第二天甚至习惯性地看了S市的天气,发消息给周泽楷:记得带伞。不料收到的不是谢谢,而是一个问号。叶修愣了片刻,才意识到两个人分手了。

原来分手了,就连关心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连联系也不该再有。

他不敢再去打扰对方,直到去轮回卖技能点才终于重逢了周泽楷。轮回队长对技能点很感兴趣,目光却一次也没有落在自己身上。再后来他们终于又拾起了朋友的外衣,在外界面前俨然是好前辈与好后辈的关系,可私下交流依然一片空白。

世邀赛第一场擂台赛,对手的魔道学者跟神枪手缠斗不休,到最后几分钟已经是在互磨血条,看得人提心吊胆。叶修注意到周泽楷匆忙中几次闪避的技巧,竟是自己很久以前教过他的,后来再也没见他用过。大概这次对手太顽强,逼不得已才使出。

他并没有忘记从自己这里得到的,只是不愿意再去复刻,以免勾起回忆。

这样的意识沉甸甸地压在心头,叶修便再一次感到了那种极度扭曲的痛苦。像是过往无数个漆黑冰冷的凌晨时分,他刚刚结束晚班,独自一人躺在杂物间的铺盖上。冬天的H市很冷,小小的杂物间没有空调。他冻得打了几个寒颤,却还是因过度疲惫而迅速沉入梦乡。

在梦里,周泽楷又一次出现了。他们像是从未分开过那样亲密无间。寒风刮过,他这位明明很怕冷的小男友非要耍帅,扯开了羽绒服拉链,把自己整个人塞进去。

叶修满心欢喜地偎依在他胸口,心头涌上暖意,却发觉对方根本没有温度,凉如霜雪。

他立刻惊醒了,原来是被子不小心滑倒了地上。

而他们早就已经分手了。

 

分手了,所以连思念的权利都被剥夺,怕一见到对方就要忍不住提起那几个闪避操作。他只能借口有事,独自去了窗台,点燃一支烟。

失去周泽楷之后,他才意识到戒断反应能有多恐怖。夜里失眠,梦里失恋,最后还是重新捡起了这位老兄弟。

一种瘾总是能用另一种代替的,周泽楷满足不了他,至少他还能抽根烟。还能用对方留下的那个打火机,在萦绕的烟雾中复盘神枪手熟悉的闪避动作,继而倒带今早集合时对方睡乱了头发和有些倦懒的眼睛。

他想得出神,直到身后传来脚步声才竖起了耳朵。

轻轻的、有规律的呼吸声传了过来,叶修不用回头也知道来者是谁。

他几乎是本能地屏住了呼吸,又长呼了一口气,借着这几秒的时间仓促地找了个话题:“那帮家伙都不喜欢烟味,我就出来抽根烟。”

 

>>> 

“我一直很想念你……”他掏出了烟盒,放在自己摊开的手掌上。

“那时我以为我爱你,就不该让你陪我捱苦日子,我错了。我哪里是爱你呢?”叶修盯着掌心的烟,喃喃着,“我是对你上瘾。没有你的日子,比戒烟难过多了。”

“你爱我?”周泽楷沉默良久,终于开了口,他说,“我都忘了。”

奇异的是,他投向叶修的眼神却出乎意料的柔和。烟仍夹在他指间,燃了快一半,但他并没有要再吸一口的意思。叶修的眼神在他和那根烟间逡巡了一阵,终于鼓足了勇气再一次伸手去夺那根烟。

“需要我让你记起来吗?”他问,顺势含住了对方还带着淡淡烟味的嘴唇。

周泽楷的身体僵了一下,下一秒却伸手揽住了他的腰,把他更深地往自己怀里按去。

太久没有跟他接过吻了,叶修差点要忘记这种滋味。但记着也没有意义,他们错过了很久,足够让曾经青涩的年轻男孩变成现在激烈索取的男人。叶修依稀记得以前被吻到腿软的那个人绝不是自己。

但是管它呢。

 

湿漉漉的亲吻在不远处传来中国队胜利的尖叫声时结束,窗外有烟花炸响在夜空,斑斓色彩映着周泽楷英挺五官也柔和了几分。叶修仍攀着他的肩膀,很像只黏人的猫。

他问:“现在,你媳妇能管你了吗?”

周泽楷瞥了一眼不知何时被丢进烟灰缸里的半根烟,微笑着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反问:“不是已经管了么?”

只抽了一口的烟还没被按熄,躺在烟灰缸里,火星忽明忽灭。

从今以后,他们不必再抽烟,也不必再思念了。

 

 

FIN.




评论(44)
热度(278)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