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only,挑食;高王纯食双担。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栗鼠

【周叶】不要跟陌生人接吻

酒吧好吵。

周泽楷刚一踏进门口,就被嘈杂的电音闹得头疼,免不了埋怨地瞥了杜明一眼。要不是他这位室友非缠着他来酒吧,他哪儿用得着大晚上的遭这份罪。杜明接收到寝室长责怪的信号,略有不安地搓搓手,强找借口道:“呀,出来见见成年人的世界嘛。何况室长你这么帅,肯定有妹子搭讪的。“

可惜一来周泽楷没觉得被妹子搭讪是件乐事,二来还一眼看穿了杜明纯粹在瞎扯。

见什么新世界呢?明明眼神一直往乐队那位女键盘手身上凑。

他叹口气,虽说顶顶不情愿,到底不好坏了朋友兴致。只得板着张俊脸,跟着杜明在离舞池最近的卡座落了座。

很快那位女键盘手就来了,一头俏丽短发,落落大方,自我介绍说叫唐柔。旁边还有另个长发姑娘,不像是熟悉酒吧的样子,有些腼腆地也跟着过来了。杜明见了唐柔,脸上立刻浮现出殷勤之意。周泽楷乍眼看去顿觉不忍直视,忙把视线抽回,只停滞在面前的骰子上。

虽说杂音大得很,他倒也勉强听清了另外三人的对话,听这意思,似乎还会有人过来加入。

周泽楷素来不喜扎堆聚众,四个人已经嫌烦,一听还要再来一个,恨不得立刻找个由头告辞了事。

可叫苏沐橙的长发姑娘却不依,甚至半开玩笑说,难道你是怕等会玩游戏要输,才先逃跑么?

激将法,很老套,很管用。周泽楷抿了抿唇,没再说要走的话。

玩就玩呗,他想着,倒是要看看第五个人是何方神圣,姑娘都来了,还迟迟不出场。

 

片刻后侍应生走过来,问要什么酒水。另外三人各点了一杯名字悦耳的鸡尾酒,轮到周泽楷却犯了难。他向来是不喝酒的,一是嫌难喝,二来酒量的确浅。可是都来酒吧了,点杯果汁岂不是要被笑话了去。

正在这儿左右为难着呢,有个沉稳有力的声音忽地插了进来,语气还带着些戏谑:“这位先生的我请了,帮他点杯红粉佳人吧。”

周泽楷的目光从琳琅菜单上挪开,降落到说话人的脸上。

五光十色的灯光打着圈掠过他的面容,透着些光怪陆离的味道。来人五官端正俊朗,可惜嘴角翘起的弧度太嘲讽,平白教人内心窜起恼意。周泽楷忽然感到被嘲笑了,毕竟红粉佳人听起来更像是提供给小姑娘的。可他还没来得及婉拒,两个女孩已咯咯笑着赞成起来。杜明也胳膊肘往外拐,压低声音附到他耳边提点:“叶学长请你的,又不要花钱,你管那么多呢。”

这么一说,再不欣然受之,反倒是周泽楷小肚鸡肠、斤斤计较了。

看来这位不速之客,正是姑娘们口中要加入的第五人。

一对四,周泽楷无法拒绝。

他耸耸肩,象征性地挪了挪位置,给对方让座。

 

>>> 

而他毫不扭捏地穿过了两位姑娘,径直坐在了周泽楷身边。

“忘了说,”他刚一坐下,便扭头冲周泽楷露齿一笑,缭乱光影打在他近在咫尺的眉眼上,确实比方才顺眼不少,“我叫叶修,你呢?”

自我介绍纯属多余,他们学校大名鼎鼎的学生会长,周泽楷当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周泽楷。”他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权当作回应了。

其实他倒不是故意这么摆谱的,实在是头一回跟个大活人挨得这么近,腿和腿之间就隔了薄薄两层牛仔裤。饶是二人同为男性,也不免有些局促。

本就寡言少语的人,一害羞,就更是无话可说了。

好在叶修似是毫不计较他的冷淡态度,转过头拿起放在桌上的骰子和杯子,问大家想不想玩游戏。

见周泽楷一副置身事外的懒散样儿,杜明赶紧偷偷用脚勾了勾他的脚踝,挤眉弄眼地明示:“你也来玩呀,别一个人坐着。”

周泽楷只好直起身,乖乖加入。

还能怎么办呢?他人都坐在这儿了,剩下的四个都是一伙的,还真是骑虎难下。

叶修本就一直微笑着,显然是很好与人相处的类型,见他也同意,笑容便又深了些。

“这样,我们赌大赌小,赌输了的要真心话大冒险。”

还算简单的规则。周泽楷暗自松了口气。

可惜这一口气才松了没一分钟,结果出来,他那一口气又提到了嗓子眼。

他和叶修都输了。

 

周泽楷懊恼地掐了掐大腿,不料一不小心把叶修的皮肉也揪了一把,惹来对方一声不轻不重的呼痛。他赶紧小声说了句抱歉,把视线生硬地落在面前的高脚杯上。

里头的粉色液体在光线折射下完全看不出本来面貌,却是莫名诱人。他盯了一会,下意识伸手探去。

还没碰到杯壁,就被打断了。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杜明笑眯眯地望着他,一脸胜者气派。

唐柔挨着他坐,笑得耐人寻味。

周泽楷斟酌一二,一面是诚实的天性让他无法说谎,另一面是善良的天性让他相信哥们不会见色忘友,最终他选了后一个。

叶修没什么犹豫的,立刻也说要大冒险。

三个赢家扭头说了会悄悄话,末了苏沐橙含笑点了点两个等待宣判的男人,道:“pocky或者纸巾,选一个吧。”

周泽楷兀自紧张着呢,听了这两个词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本能地将求援目光投向杜明。杜明却回避了他的目光,刻意转脸去看舞池。不过肩膀仍耸动着,显然在笑。

坏事了。周泽楷的心砰一下砸到地面。这小子果然还是重色轻友了,靠不住啊。

他只得推诿责任,含糊其辞地转移火力:“前辈选什么?”

“pocky吧。”叶修则大大方方地帮两个人做了决定,倒显得他才是周泽楷室友似的。

 

说话间苏沐橙已拿出一根细长饼干,递到叶修手中。周泽楷摸不清状况,不解地眨眨眼睛。难不成是要吃?可是一人半根,未免有点少。

叶修没注意到他这翻江倒海的内心活动,直接将饼干一端咬在口中,下一刻双手就攀上了周泽楷的肩膀。一套动作端的是自然流畅,周泽楷甚至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旁边苏沐橙的解说词就恰到好处地响起:“小周,你咬另一边,把这根pocky吃掉,就算惩罚结束。”

周泽楷一惊,登时想临阵脱逃。可惜他正被人压着肩膀,动弹不得。叶修手劲不小,他不来硬的肯定甩不掉。再者也是他亲口把选择权交给叶修的,现在反悔便显得输不起了,有失风度。

利弊权衡一番,他最终无法拒绝,到底是依言凑了上去,小心咬住饼干的另一端。

“吃呀。”苏沐橙适时提醒二人。

离得那么近,无法不注意到对方那双一瞬不瞬注视着自己的眼睛,也无法不被对方呼吸间的热气撩得心神飘摇。

怎么下得了口,再去缩短已经十分危险的距离?

周泽楷微微喘着气,索性闭上了眼睛,随即发狠似地咬了第一口。

叶修立刻跟着也咬了一口。两个人就这么接力似地你一口我一口,中间的pocky迅速变短、变短。

闭着眼睛,世界一片漆黑,自然也就很有安全感。很快,周泽楷就几乎忘记了近在咫尺的另一张脸,牙齿本能地迅速咬合着,直到嘴唇忽然碰上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他下意识地又张开了嘴,想像刚才一样再咬一口,却咬了个空。

周泽楷意识到不对劲,当即睁开了眼睛。

面前是一脸酡色的叶修,而他们中间的饼干已经荡然无存。

 

他的脑子有短暂的几秒空白,过了好一会,才缓缓推导出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刚才他的嘴唇碰上的是叶修的唇。

真相水落石出的同时,热度猛然窜上了脸颊。周泽楷大窘,慌不择路般抓过桌上的酒,一声不吭一口闷了个干净。

醉意几乎是立刻就酝酿开来,压制了此时过分滋长的羞怯。

可气的是他这么失态,叶修却很镇定地坐在那儿,嘴角还挂着意味不明的笑­——要不是他明明没喝酒还红了脸,这副模样看起来,简直像是根本不把那个吻当回事似的。

周泽楷喝完了酒,缩进沙发里装死,试图哀悼自己莫名其妙逝去的初吻:“醉了,头晕,不玩了。”

杜明刚想说点什么,却被唐柔打断了:“也是,不好玩。杜明,我们去跳舞吧。”

面对女神的邀请,自然没有不依的道理。杜明忙不迭应着,只回头丢给周泽楷一个略带抱歉的眼神,便紧跟在两位姑娘后踏入了舞池。

周泽楷目瞪口呆,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竟被无情抛下,跟刚刚才接吻过的男人独处。他一时浑身寒毛直竖,古怪的心悸感越来越重,并在对方开口的一瞬间达到了顶峰。

“小周,要么我们也去跳舞?”

说着,一只手就轻轻搁在了他的大腿上。

 

>>> 

周泽楷喉咙干涩,吞咽了好几下也没法缓解这种突如其来的焦虑。他低头看着那只手,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看起来纯良无比,毫无攻击性。

“啊……”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醉意带来的眩晕渐渐支配了身体。

理智被淡化了,他本能地抓住了离自己最近的浮木,小声抱怨道:“不,头疼。”

叶修打量他已经泛红的双颊,觉得这语气比起拒绝更像撒娇,自然不退反进,信口开河:“跟我跳舞,就不疼了。”

哪儿来的强盗逻辑?周泽楷就算是醉着,脑子也没坏个彻底。此刻他听了这种回答又好气又好笑,有心想学叶修那张嘲讽的笑脸,嘴角才抬起一半却又耷拉下去。叶修见他眉头紧蹙,免不了担心地凑得更近,像哄小孩似地问:“怎么啦?要不要喝点热水?”

太直男的关心了,周泽楷迷迷糊糊地想着,这种手段是追不到女朋友的。

不过追男朋友,或许很灵。

不然他怎么在头晕之外,还感觉自己发烧了呢?

周泽楷掩饰性地垂下眼睛,手却悄悄握住了叶修放在自己腿上的手。

“不,”他仗着喝醉了,颇理直气壮地自食前言,“还是跳吧。”

叶修忍俊不禁,拉着他的手把人拽了起来。喝醉的青年走路不稳,脚步虚浮像是踩在云端,叶修就尽职尽责地搂着他的腰,小心注意着别跌倒。

一小段路走了快两分钟,终于踏入舞池时周泽楷晕得都找不对方向了。本来就醉迷糊了,这么拥挤、嘈杂的场所对他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但周围所有的人都高举着手,狂乱地舞动着自己的身体。眩目的彩光打在裸露的肌肤上,营造出纸醉金迷的气氛——没有人能在陷入其中之后,还继续保持距离。

周泽楷毕竟也是个年轻人,不能免俗。头疼脑热在顷刻间离他远去了,他昏昏沉沉地随大流,也准备要抖腰摆胯,热舞一番。

不料连节拍都还没踩上,就被叶修给紧紧抱住了。

“又干嘛?”周泽楷好脾气地问道。才过了几个小时而已,这样亲昵的身体接触他已经不觉得被冒犯了。

叶修把脸贴在他背上,声音沿着肌肉骨骼从身体内部传导过来:“你看,大家都这样。”

顿了顿,又解释道:“你还不会跳,我教你呀。”

周泽楷虚虚扫了眼全场,的确有不少搂抱在一起的舞伴,但显然不是什么纯洁的师生关系。

他明知道叶修的借口牵强,却没有戳穿,反而任他搂着自己,还很听话地点点头。叶修便又露出那副他熟悉的笑容来,半是戏谑半是愉悦。

 

>>> 

“先用力往左边顶胯。”叶修上下抚着怀里人的侧腰,语调温柔耐心,状似悉心教导。

低沉的嗓音落在耳边,痒得周泽楷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下一秒他就听到对方一声轻笑,不由得有些恼火自己刚才落了下风。

而叶修的手指继续不着痕迹地向前游移,滑过结实紧致的腹肌,停留在腹股沟的位置。

“这里要收紧,线条才好看。”

周泽楷打了个哆嗦,只觉得那只手在自己皮肤上纵火,撩得他心猿意马,腿软得要站不住。他抿了抿唇,不甘心地反驳:“谁会看这里。”

“我啊。”叶修坦然地、利落地回答。

周泽楷不再说话了。

他意识到不管说什么,对方都能给出最不对劲的答案。直白得像是下一秒就要裸裎相对,大被同眠似的。可他虽然不反感跟叶修亲密接触,也不意味着打算今晚就发生点什么。

 

作风保守的周同学试图重新竖起名为距离感的防线,又跳了几步就借口要走。

不料叶修随机应变地接过话头:“好啊,我也累了。那不如去我家休息一下?离这里很近。”

听起来像是含蓄的一夜情邀请,周泽楷猛地心头一紧。尽管脸上还装着不动声色,眼神却已经控制不住地往叶修身上瞟了。

一向高高在上的会长大人,此刻正以一种无比迷恋的目光凝视着自己。那双只聚焦在自己一人身上的眼眸中,唯有纯然柔情与深沉渴望,哪儿有半分见色起意的肉欲?

于是一向善于得体拒绝追求者的年轻男孩,霍然惊觉自己竟也想回应这份柔情、满足这份渴望了。

是啊,他有什么办法呢?

从不情不愿地让出身边空位之时起,周泽楷心里就有了失控的预感。

他何尝没有怦然心动。

他不该跟陌生人挨着坐,他不该跟陌生人玩危险的分食游戏,他不该跟陌生人接吻,他不该跟陌生人跳舞,他不该被陌生人从腰线摸到小腹,他不该跟陌生人耳鬓厮磨,他不该跟陌生人回家。

可他如何能拒绝叶修?

“去就去吧。”他咕哝着,犹豫了一下,也伸手搂过叶修的腰。

“你还真跟陌生人回家呀,”叶修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老实地逗他,“这么好骗,不怕我吃掉你么?”

周泽楷懒懒地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又把下巴搁在了叶修的肩窝处。

陌生人又怎么了?哪对神仙眷侣不是从素不相识开始的?

何况,他们本来也不是陌生人。

他更用力地拥紧了怀中柔韧的躯体,感受着对方的温热呼吸吹动了自己的头发。

只不过没想到,共事一年的学生会长原来早就对自己图谋不轨罢了。

 

“好啦,我不会吃掉你的,我喜欢你得很。你放心好了。”叶修没得到回应,倒也不恼,自顾自说了下去。表白发表得这么坦然,完全是副稳操胜券的神气。

“干嘛装不认识?”周泽楷被这一句话砸得更加头晕,本能地转移话题。

“要是知道我们早就认识,你那室友肯定不会答应玩pocky啊。”叶修正春风得意着,三言两语就把真相和盘托出,“其实我也是临时起意,听沐橙说你来酒吧,我才过来的。本来只是想借机亲一口,没想到你还挺配合。多可爱啊,亲个嘴就要喝掉一杯酒。”

心上人都醉成那样了,再坐怀不乱就该改姓柳了。叶修微笑着,识趣地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周泽楷强撑着理性思考了一会,才抓住重点:“骰子作弊了?”

“明知故问,我当然有叫沐橙她们配合我。不过,你不是也挺享受的嘛。”

“才没有。”周泽楷不满地否认。

怎么回事,这样听起来,像是他全程都被叶修抓在掌心里随意搓圆揉扁似的。他心有不甘,自觉被小瞧了,干脆轻轻掐住叶修的下巴,迫使他微微仰头,与自己接了一个绵长而湿润的吻。

良久,他才松开对方被亲得红肿的唇。

虽说眼下头重脚轻又头昏脑胀,周泽楷却觉得自己占据了一定上风,便严肃纠正道:“这样才叫享受。”

叶修不在意地舔了舔嘴唇,又笑了起来。

他抬手圈住周泽楷的脖颈,整个人贴上去。

男人沙哑声线混着狂野的音乐灌入周泽楷的脑海,一如既往地,有着令他难以拒绝的魔力:“好啊,那么请你跟我谈恋爱,这样就什么时候都可以享受享受了。”

对此,周泽楷从善如流:“成交。”

 

不要跟陌生人接吻,除非他早有预谋,而你无法抗拒。

 

 

 

FIN.

 

 

评论(40)
热度(448)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