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周叶】三十天求婚作战13(ABO)

在叶修家度过的第一晚,与平常的许多个夜晚并无不同,除开有隐隐喧闹声传至耳畔,有烟花在余光处绽开。

明明还不是大年夜,喜庆气氛倒已经十足浓厚了。

其实此时天色已经很晚,叶父叶母早早去睡觉,叶秋虽精神好得很,却一直低头玩手机,被叶修赶进了卧室。

 

偌大的客厅就剩他们俩了,周泽楷无意识地放慢了磕瓜子的速度。好在叶修吃得更慢,偶尔还回头往他嘴里塞点吃的。甜甜的,咸咸的,酸酸的,周泽楷闻着抹茶的甜香,混淆了口中食物的滋味。

 

若是撇开两人间难以言说的微妙关系,搂抱着看俗气电视剧的样子倒是很像对情侣。

 

正所谓当局者迷。周泽楷老老实实磕完一盘瓜子,看着码得规整的壳发呆。

 

什么情侣。错觉,错觉。入戏太深了。

 

他正准备拿着壳去丢,却被叶修一下按住了手腕。“我来吧。”一直窝在他怀里像是被抽了骨头似的omega忽然勤快起来,小心地拎起手帕,把壳包得整整齐齐。周泽楷下意识松了些胳膊,看着叶修捧着一手帕的瓜子壳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他心中顿生疑窦,明明门口那儿就有垃圾桶,干嘛跑那么远去?

 

但这样的心思一闪而过,像是微弱的火苗,迅速黯淡了。叶修走回来,却并未坐回去,而是冲他伸出一只手来。

 

周泽楷眨眨眼睛,本想问他要干嘛,但比言语更快的是行动。他不假思索地抓住了叶修递出的手,站起来,站在他面前,然后猛地领悟了他的意思。

 

我们要不要放烟花?

 

叶修手里拿着的礼花筒是这样问的。

 

周泽楷浅浅地抿了抿勾起的嘴角,过往无数欢乐满溢的画面刹那间闪过眼前,胸口顷刻充盈起向往的回音。

 

乐意至极。

 

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像是背着老师逃学打游戏的初中生般,偷偷摸摸穿上羽绒服,溜出了家门。

 

到达楼下时整个小区已经空荡荡了,只有路灯挑起昏黄灯花,映亮了一小片夜色。周泽楷出了暖气统领的范围才惊觉寒风萧瑟,尤其是在已经凌晨的此刻。他觉得冷了,下意识瞟了眼叶修,担心omega要比自己更畏寒。

出乎他的意料,叶修是副兴致勃勃的模样。他裹着笨重的羽绒服,没戴口罩或者墨镜或者一切能挡住脸的东西,面颊被雪花拍得通红。他却浑然不觉似地,只挥舞着手里的烟花筒,笑着要周泽楷给他点上火。

红红的脸,白白的雾,看起来好傻。周泽楷忍俊不禁。但似乎傻得合他心意,傻得讨他喜欢。

真奇怪。

第一次见叶修,明明还曾被他身上不怒自威的气场摄住心神,然而眼下叶修在他眼里却无异于一只柔软的、露出肚皮的猫。周泽楷心知自己可以对他为所欲为,可以伤害他,可以使他痛苦——是叶修对他不加掩饰的爱赋予了他这样一种能力。

而正因此,周泽楷只想保护他。

想在大雪纷飞的长夜中,想在沉寂无人的小道上,想在这双倒映着街灯的眼前,为他点燃这一束烟花。

烟火在破膛而出时只有那么一点点的火光,可是从星点光芒到璀璨深空也只是时间问题。

两朵绚丽的烟花呼啸着在云端点亮一片华景,流光溢彩,刹那芳华。叶修痴痴盯着它耀眼的姿态,直到冰凉的双手被温暖笼罩,他才意识到自己光顾着放烟火,都忘了戴手套。

周泽楷把他冰凉的、冻得通红的手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又怀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柔情,轻轻将叶修的头按向自己的胸口。

“漂亮吗?”叶修把脸埋在他胸前,瓮声瓮气地问,“我特意选了心形的,你喜欢吗?”

不待周泽楷说什么,他就像是被什么追赶着似地表白:“反正我喜欢你。”

这句话并不希求任何回应,只是单纯地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的确很符合自相遇以来叶修所作所为的风格。他一味付出,甚至还打着各种名头来掩饰自己的付出,实在是不求回报。

从小到大,周泽楷经历过难以计数的被暗恋,有内敛的,有直白的,有轻浮的,也有深刻的,但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

像是小心翼翼捧着一颗心交到他手上,小心不是因为怕他摔了它,而是怕它太重,他拿着嫌沉。

偏偏正是这样纯粹的、一无所求的爱,让周泽楷无法再像以前那样视而不见——他自己的心也被带得学会共鸣,学会心疼,学会感同身受了。

爱情在萌芽之际同样只是星星之火……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就含在唇间,要是周泽楷愿意,他随时可以让它降落。

但理智比情感更强劲,束缚住了他的口舌。他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一方面在于无法欺骗自己不喜欢叶修,另一方面在于无法欺骗自己已有与他共度此生的决意。

他不打算伪装烈焰,他在等星火成原。

因此周泽楷什么也没有说。

好在叶修也不需要他的话语,落在自己背上的温柔触碰已经使答案不言自明。叶修的脸从冷变烫,嘴角渐渐弯起,他放任自己心口的火烧得更旺了些。

爱情怎么可能一无所求?

只不过是你需要时间,而刚好,我很有耐心。

 

 

>>> 

回到卧室时两个人都困得快要栽进床铺,叶修艰难地将手从周泽楷的口袋中拔出来,跌跌撞撞地抓着睡衣去浴室。周泽楷闲着没事,坐在书桌前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间卧室。

以前听叶修讲过,这并不是他从小住的地方,成名之后才迁居于此。虽说如此,老房子倒也保留着原貌,用来存放最重要的东西。彼时周泽楷听他说得有趣,忍不住萌生了丝求知欲,譬如老房子在哪儿、放了些什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不把重要之物随身携带之类的问题。

演员大概都有些讲故事的天赋,在荧幕上能如何打动人心,在现实生活中多半也精于此道。周泽楷被他口中描绘的从前吸引过许多次,愈发有不该有的好奇心,但毕竟二人一开始只是普通的雇佣关系,满腹疑惑只能用寡言的旧习压下去。

而眼下在这样一个沉淀着omega气息的卧室里,脱离了房间主人的视线,他不由得开始东张西望,好奇心也再一次冒出了头。

没过多久,他就在书架上发现了几本相册。

不知道叶修小时候长什么样呢?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打开了第一本相册。

这两本倒都是很普通的。毕竟也在B市度过过一段童年,周泽楷轻易地分辨出其中许多照片的背景是自己曾去过的地方。最小的一张照片才六七岁的模样,戴着个棒球帽,摆出虎虎生风的架势抱着一颗球。那副神气,不像抱着球,像是抱着什么重型武器似的了。

再往后,大了一些,照片数量锐减。少年虽眉目清俊,到底是害羞的年纪,大略不乐意拍照。唯一算得上高兴的一张是在逗一只猫,黑毛白足,是难得的踏雪品种。周泽楷小时候也在小区里见过这种猫,当时还兴冲冲地喂了它好一阵子。

正当他为这种微妙的、拨动心弦的巧合而不自觉微笑起来时,一个沉重的黑盒子由于他抽走了旁边几本相册而摇摇欲坠,终于裹挟着疾风重重摔了下来。

周泽楷吓了一跳,下意识站了起来。

黑盒子上的锁在这狠狠一撞下断开,盒盖掀翻在一边,暴露出的赫然是一本相册。

一本比其它的要厚上许多的相册,一本被小心保管在上锁盒子里的相册,一本……显然隐藏着秘密的相册。

周泽楷无意识地屏住了呼吸,手指搁在相册封面上。

翻,还是不翻,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但他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左右为难,因为只是几秒钟功夫,叶修已裹了件浴袍匆匆冲出了浴室。他几乎眨眼就跑到了周泽楷旁边,手指颤抖着把盒子关上。

没有等周泽楷解释,他有点恼羞成怒地质问:“你干嘛看我东西?”

周泽楷目光闪烁,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虽然他最终决定不看这本显然主人不愿意被发现的相册,但他毕竟曾在诱惑面前犹豫过,有所企图。因此叶修要指责他擅动私人财产,窥探个人隐私,他也没什么可为自己辩护的。

然而他这样顺从的姿态反而激怒了叶修——他本不该如此失态,他自己从内心深处也知道这点。可是秘密差点被发现的虚惊在此刻掌控了他,教他头脑发热,喘气不匀,耳朵嗡嗡像在冒烟,连舌头都不再是自己的了:“你想看你不该看的东西,你越界了,这让我反感。”

周泽楷察觉到他在迁怒自己,却没料到他这么介意,忍不住问:“为什么不行?”

要说是艳照,也没有人会把这种照片存在相册里吧?

叶修同样没料到他会反问,构思回答的同时头脑也迅速冷却下来。

一冷静他就后悔了,他怎么能向周泽楷说这样重的话?就算是他害怕自己多年来的爱慕之心被揭穿,他也不能这样对自己爱的人。

这回,换他决定道歉,决定坦诚了。

周泽楷给了他那么多的温柔,那么好的希望,他就算是把整颗心剖开在他面前又有什么关系呢?

难道周泽楷会伤害他吗?

只消几秒钟叶修就想通了一切,他脸上因愠怒而激起的红晕褪去,柔情重新占领了脸庞。他说:“本来不想让你知道,因为里面拍的是我喜欢的人——”

周泽楷很快地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表情不太好看。

叶修意识到他误会了,刚想开口解释,却被周泽楷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初一之后,”他凝视着叶修,面容恢复沉静,“合同就结束了吧?”

叶修愣住了,半晌,才缓缓点头。

这半个月过得太甜蜜,获得了超乎他想象的美妙,他因此几乎要忘了那份该死的合同。白纸黑字地阐明了他们间的雇佣关系,权利义务以及……

有效期限。

“记得就好。”周泽楷微笑着,就要站起来往浴室走。

“周泽楷,”叶修感到自己的头轰的一下炸开了,情急之下,他一把抓住了alpha的手腕,“你什么意思?你要跟我撇清关系?”

 

评论(58)
热度(270)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