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周叶】三十天求婚作战09(ABO)

空气登时陷入了沉寂。寒风之下叶修却觉得自己额头在冒冷汗,他呆呆地张了几次口,都没法找到一个恰当的理由来解释这条围巾的来历。他跟周泽楷才认识几天,又成天黏在一起的,周泽楷能不知道他有没有织围巾吗?

可要让他说实话,说其实早就给你准备好了这份礼物,那岂不是把自己处心积虑的计划全盘暴露了?

许是他这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触动了alpha某根怜惜的神经,周泽楷忽的笑了。

“不重要,”他愉快地眯起了眼睛,随手揉了一把叶修落满雪花的头顶,“很暖和。”

跟手掌一触即分的发丝分外柔软,被雪水氤氲出一团潮气。周泽楷抽回泛起湿意的手,围巾软乎乎地裹着他的脖颈和胸口,心也被捂得暖起来。

被叶修那样真诚又恳切地凝视着,他无法再去质疑这条围巾身上的疑点。说到底,扑朔迷离本身也是叶修的魅力之一——如果一眼就能看到底,那还有催人探索的动力吗?

因此这些都不重要。围巾是什么时候织的,是谁织的,为什么不亲自送等等问题,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比起本人能不能得到感谢,叶修更在意周泽楷开不开心。

仔细一想,这似乎并不符合雇主与雇员间的传统相处模式,一份精心准备的小礼物也很难用服务保值的目的来解释。诚然叶修不慎露出了马脚,可惜此刻周泽楷仍没法看穿个中关窍。

人总是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部分,换句话说是先入为主,根深蒂固。他从未想过叶修会对他抱有特殊感情,因此便坦然地把围巾划入恩惠范畴,甚至暗自在心里为叶修平反——媒体上偶尔谈及叶影帝耍大牌,大略都是瞎编的诋毁之辞。对一位临时的假男友尚且温柔体贴至此,叶修对其他人想必是更加周到入微了。

其实,谁都知道名扬海内外的影帝先生脾气算不上好,嬉笑怒骂嘲是信手拈来,哪儿有什么柔情似水的影子?

亏得周泽楷对娱乐圈知之甚少,了解范围仅限于偶尔在寝室聊天时听见的那几句料。他不但没觉出特别的情愫来,反倒是把叶修划入了感动中国十佳雇主的行列,在心里给他贴了一朵大红花,顺便还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也要回送叶修一件礼物。

 

>>> 

一句轻描淡写的“不重要”像是一针强心剂,话音刚落,刚刚还垂头丧气的叶修就突然牵住了他的手。周泽楷习惯性地扭头看他,恰好逮住他那副志得意满的小样。

牵个手而已,至于这么高兴么?高兴得眼角眉梢止不住地往外冒着快乐的泡泡了。

周泽楷才瞥了一眼,自己就也忍不住笑了。

快乐实在是一种感染性极高的情绪,他抓紧了掌心里属于omega的、柔软纤长的手,在心里给自己的雇主大人又贴了一颗小星星。

 

从这儿走回自己那间小公寓的路很长,积雪又绵厚,雪花簌簌落在裸露的肌肤上,冰得刺骨。叶修向来顶讨厌下雪天的室外步行,常常出门还没走几步就想着要打车。可是眼下跟周泽楷一起走回去,似乎时间加速流动,雪花也落得温柔。

覆着雪的青色石板,略微泛黄的白色围栏,光秃秃的棕色行道树,个子又高又瘦的灰色路灯……一切他熟悉的日常,都由于身边这个人的存在而非比寻常。

因他与众不同,不外乎是对他情有独钟。

静水深流之下,爱意如泡沫争先恐后地浮出水面,噼里啪啦地炸响。叶修抿着嘴角,想要克制住自己的表情,最后不得不偏过头去,假装在看街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从这儿走回家的路未免太短了,他想着,悄悄放慢了脚步。

无论长短,到底有走完的时候。各怀心事的两人一路无话,快到家时叶修打包了两份馄饨,拎在手上回了家。路上他雇来的alpha几次试图不着痕迹地接手这个袋子,都被叶修同样不着痕迹地避开。周泽楷以为他在闹什么情绪,又摸不着脉门,到底哪儿招惹了叶修,只好老老实实跟在他身后上了电梯。

 

不过,如果真生气了,大概是不会这样好好地把馄饨盛进青花瓷碗里,又给自己殷勤地端水拿筷子吧。坐在餐桌前的周泽楷迟迟地松了口气,大牌明星难免喜怒无常,不能以常理度之,需要放平心态,随机应变才是。

吃罢饭叶修窝在沙发上开始看王杰希给他的新剧本,模样挺专注,姿势也随意,愣是占了大半的空间。偏偏客厅就丁点大的地方,也没其他椅子,周泽楷琢磨着沙发剩余空间不足,索性继续坐在餐桌前。

还没来得及摸出手机,就被叶修勾着手指头叫了过去。影帝先生目不转睛地盯着剧本,手却在自己身边拍了拍,示意周泽楷坐过来。

这样有点太近了吧。周泽楷犹疑了几秒,眼见着叶修面上渐有不耐之色,只好闷头坐下。

可是离得这么近。他苦恼起来,该怎么向室友求援?

他总不能堂而皇之地在叶修眼皮子底下打听,该送什么礼物给一位厚道雇主。就算周泽楷讷于人情世故,至少也懂得礼物得保密这样一个道理。

正进退两难着呢,叶修忽然把剧本拍到了他身上。

“诶?”周泽楷愣了愣,下意识接过了剧本。翻开的纸页数量不多,不过仓促一瞥就映入满眼密密麻麻的小字。

“看你闲着没事,陪我练练呗。”叶修伸罢懒腰,登时变作轻快灵动的姿态,跳下沙发站在了周泽楷面前。

明明是个裹着宽大睡衣还趿拉着拖鞋的omega,前一秒前还窝在沙发上悠闲度日。可是眼下,光凭那双眼睛中似笑非笑的锐利目光,就能让他从平庸之中脱颖而出。

周泽楷不觉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难以置信:“要我陪你演戏?”

                                                

叶修却很坦然地点头,先替他翻到对应的页码,要他看几遍台词。周泽楷还没缓过神来,他的解释就噼里啪啦连珠炮似地接踵而至:“一个人演也是演,不如跟你一起,而且你既然要当我的假男友,这阵子总得给你做点突击训练吧。”

还真是每次都拿这个说事,能不能有点创意。周泽楷在心里偷偷吐了吐舌头。可是没办法,叶修抓准了他们关系的核心,拿捏住了周泽楷的七寸,他只好束手就擒,乖乖听令。

演就演呗,反正他也想当演员。

不过跟叶修的原因倒是大相径庭。他还记得影帝先生说不喜欢真正的自己时是一副如何落寞的表情,而他的确无法理解这种自我逃避的心理。

真正的你到底是怎样的?是荧幕上遥不可及的偶像,还是餐桌前近在咫尺的烛光?

不过无论真正的你是怎样的,至少我看见的你……挺好的。

 

可是为什么是这种戏。

粗略看过剧本,周泽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不是标准校园言情剧吗?他在面试之前也临时突击了一番叶修的个人履历,其中参演的电影电视剧里压根没有以爱情为主线的剧情。这回突然换了口味,到底是打算开辟新天地,还是为了逗自己好玩?

可惜影帝先生言出必行,不仅针对自己,也针对别人。他说了要周泽楷陪自己演戏,那这件事就算是一锤定音。周泽楷懊丧归懊丧,还是敬业地站了起来,眼神温柔地投向omega:“好久不见。”

叶修入戏也快,上一秒还是副懒懒散散的模样,这会却已经眼波柔情,唇角含笑了。他快步上前,很快、很轻地抱了抱周泽楷,随后迅速收回手臂,抱怨道:“你拎的包这么大,抱起来麻烦死了。”说着还往后退了半步,假装不在意地说:“不抱了,算了算了。”

说是抱怨,光听这把极力压抑着颤抖的声音,就知道其主人只不过在找借口掩饰自己根本遮不住的重逢之喜。

故事里因为女方被父母带出国,这对情侣失去彼此音讯,足足分离了六年。直到这天,已经事业有成的男人在与客户的见面会上见到了六年前的女友,于是枯萎的心田在一瞬间重新涌出清泉。会议结束后两人落到了最后,在楼梯间,姑娘把男人拽了进去,接着就发生了他们在演的这一幕。

周泽楷耸耸肩,动作流畅地把手上并不存在的公文包一甩。获得自由的双手一秒都等不及似地,猛然把omega按向了自己的胸口。叶修顺势抬起双手环上他的后颈,随后更用力地把自己嵌入这个怀抱里。

他们都等了太久,太久。

“这样,”他贴在叶修耳边,口吻极尽缠绵,“可以抱你了吧?”

叶修红着眼眶,小声道:“嗯,这样好多了……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这并不是剧本里的台词。

 

但台词、语气、人物性格在此刻都已经无关紧要了,沉浸在这段感情中的alpha顾不上困惑对方突然的加戏,也没有去思考以男主角的性格应当以何种语气说出何等台词。

剧本已经不重要了。

如果他是那个被迫跟心上人分别六载的男人,此时此刻,他会怎样做?

——他会让她留下来,并且确保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再次分开。

“不能,”他平和地回答,“只想做你男朋友。”

叶修把脸埋在他厚厚的大衣上,止住了啜泣。

本幕结束。

 

“为什么这样回答?”叶修擦掉脸上的泪水,随意问道,语气太轻松,似乎刚才深情楚楚的人从未存在。尚未从刚才那幕戏中缓过来的周泽楷思考了好一阵子,才解释道:“没想那么多。”

其实他一冷静下来,就意识到自己当时的临场作答问题不小。诚然,会为了女孩一句嗔怪而当即甩开装了贵重电脑的公文包,足见男人对她的深情历久弥新。但纵观全文,以男主角冷淡自持的性格,不可能对当初先离开他的前女友表白。

所以理由是,他根本什么都没想。

“也就是说,当时你把自己当成了男主角,做出了你会做的回答,而不是男主角的?”

周泽楷忐忑地点点头,这种自我代入对于演员来说无疑是失职的。以叶修的挑剔,没准会把他从头到脚好好批评一番。

可他做好了这种准备,却没料到叶修只是对自己笑了笑,看起来竟是很满意这个回答。

“虽然演技不行,”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半开玩笑地说,“性格倒是跟我挺像的。”

面对分开六年的心上人,他绝对不会只做朋友。

当然,就算不得不先从假男友做起,无往不利的影帝先生依旧确信,假戏真做只是时间问题。

评论(36)
热度(302)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