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周叶】蝴蝶效应

不太对劲。


这不是叶修评论的风格。


周泽楷捏着手机,看着上面的新回复提醒发呆。


叶修,前嘉世战队队长,前荣耀第一人,前斗神,还有……周泽楷已经分手两年的前男友。


三小时前发的朋友圈,拍的是家里养的猫。周泽楷很少发朋友圈,偶尔发也是转发战队新的通告稿,发宠物的照片对他而言算是难得。而配字就更稀奇了:木木生日快乐。底下的赞被联盟的男男女女们刷爆了,评论区也充斥着原来周队养猫,原来周队给猫过生日,原来周队这么萌这么可爱等等言论。


“原来”一词所表达的意思不外乎是不同寻常——没见过这样的你呢,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带着种亲切的新鲜感,像是重新认识了一回这位刚刚带领轮回拿下第八赛季冠军的、沉默寡言的队长。


而被冠以许多崭新形容词的轮回队长正为前男友一句莫名其妙的回复而深感茫然。


叶修:三周年快乐。

 


其实他也不是全然不懂叶修暗示的那点弯弯绕绕。三年前他们刚确定关系,就在轮回宿舍底下发现了这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猫。后来养久了,一起把猫捡回来的好情侣散了,猫却没法弃之不顾。是土生土长的S市猫,叶修没法把它带去H市,或许他也不想,又或许他忘了。总之分手时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安静地背上了包离开,没有收拾自己留在周泽楷家的东西。


嘉世队长再怎么穷也不缺这点钱,省点收拾行李的力气,更是省了时间,划算得很。他像是一秒也不愿意多呆似地逃离了周泽楷家。


——如果当时他们没有分手的话,今天就是三周年纪念日了。


谈恋爱之前周泽楷就曾跟叶修开诚布公,坦白了自己的很多毛病,譬如早上醒来不喜欢说话,譬如心情不好话更少,譬如没什么空闲恋爱时间,譬如没法给你一个公开的名分。理想或许很美好,现实往往很残酷,他不需要知道这句俗语,也很清楚这个道理。但彼时还非常年轻的叶修把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满口都是这不重要,什么都不重要,只要你爱我,我又爱你就好。


很快他们就发现,对于一对彼此相爱的异地恋情侣而言,每个细节都比爱情本身还要重要。


三个月足够让他们发现问题,而他们缝缝补补又撑了九个月,靠的是很值得骄傲的深情。曾经他们把这份深情视为艰苦生活中偷偷尝到的糖果,再苦再累好像只要知道怀着对彼此的爱就甜得笑起来。但日子久了,互相安慰、彼此激励渐渐无趣,第六赛季他们急需拿出成绩,却又屡屡碰壁,便越发只能从对方口中听出自己的无能为力。


深情是甜蜜的,却也是一种负担,再后来他们只觉得沉甸甸,背不动了,至于是什么味道也就不重要了。上涨的感情敌不过现实的引力,顺理成章地触底。


最后周泽楷说分手吧,两个人都松了口气,由衷感到解脱。


两年了,叶修从嘉世退役去了网游混日子,周泽楷带着轮回拿了冠军,他们都变了很多。


是否有什么东西未曾改变?


周泽楷看着朋友圈的界面许久,茫然空转的大脑无法寻觅出一个合理解释。最后他咬了咬牙,点开了与叶修的聊天界面。


 

上一次聊天发生在不久之前,叶修客客气气发来一句恭喜,轮回终于拿了冠军。彼时沉浸在兴奋之中的周泽楷在内心里顶了一句嘴“去掉终于”,嘴角却止不住地往上翘。第八赛季夺冠之夜,他们喝了不少,连一贯不怎么沾酒的周泽楷也如此。有点兴奋,思维有点脱线也实属正常。


除了酒精之外,那天晚上过量的还有道贺讯息,满满当当地塞了几百条消息。亏得周泽楷眼尖,醉得那么深还能在里面一眼看见叶修的头像。


是一只手,不少职业选手取笑过叶修拿自己的手当头像,不愧是联盟自恋狂魔。没人想过那只手根本不是叶修的,毕竟谁也不会真的把别人手的样子都记得清清楚楚。但是周泽楷知道那不是。


因为那是他的手。


他不知道分手之后为何叶修没有换头像,他也不好意思质问,或者要求对方换下来。或许叶修只是太懒,连换个头像也嫌麻烦。毕竟是那样一个似乎除了荣耀之外什么也不在意的男人,刚刚好周泽楷差不多也是这个类型,因此他们倒是具有某种奇妙的互相理解。


戳开熟悉的头像,“恭喜,轮回终于拿了冠军”映入眼帘。醉得很深的周泽楷没有多想,随手敲了两个字回复。


周泽楷:等你。


这是一周前夺冠之夜,他们最后一次对话。


 

>>> 


两年前的分手并非一时兴起。


他们的确不是除了荣耀之外什么也不在意,但毫无疑问荣耀是他们各自心里的头等大事。分手的原因简单得不可思议——在他们的头等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前,他们只觉得爱情沉重,而无暇品尝它的甜蜜了。


轮回队长和嘉世队长都有着太过强烈的野心和自尊心,他们忍受不了在荣耀上一路败北。即使那并非他们的过错,在面对恋人时仍然觉得糟糕且心虚。在一次次坦承自己的失败中,爱情渐渐成了信心的阻力。周泽楷厌倦了复述自己的困局,叶修也懒得抱怨自己的压力。


终于有一天他们发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只有当他们足够强大,可以轻易撑起这份爱情时,他们才有可能重归于好。


因此分手成了重压下的解脱,而寻回真爱的必要前提就是强大。


第八赛季,轮回夺冠。周泽楷收到了叶修的祝贺短信,在醉醺醺的状态下随手回了一句等你。


等你什么?


等你重新变得强大。

 


但那之后叶修并没有回过他,周泽楷也把自己醉酒时发的消息忘在了脑后。若不是叶修忽然评论一句没头没脑的三周年快乐,周泽楷大抵根本不会记起那晚的一时兴起。


他们恋爱时有够低调,最怕被媒体发现,大肆宣扬,却不可能瞒过朝夕相处的队友。要说掩护,方明华也给他打过好几回。好在两个人现在身边的熟人都有了大规模换血,能够从一句朋友圈评论里看出端倪的人恐怕不多。毕竟这段感情断得也早,才短短一年。


第六赛季结束的夏休期,叶修来S市找周泽楷。中间不是没见过,他们也都不是贪欲的性子,因此没有什么干柴烈火一点就着的场景,只有一个人松垮垮背着包抱怨好重,你家离高铁站太远,另一个人抱歉一笑,补偿般指了指茶几上已经凉好的绿豆百合汤。吃罢夜宵后躺在床上肌肤相贴也足够安心,明明才相恋一年,相处模式被方明华调侃为结婚十年的老夫老妻。次日清晨周泽楷还品尝了叶修的新手艺,荷包蛋煎得比以前好多了,周泽楷随口夸了他一句,叶修再装模作样自谦一番。


然后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到了荣耀上,打了两盘竞技场,对各自处境的忧虑也禁不住脱口而出。在外人面前习惯了伪装无坚不摧,到底在恋人面前瞒不住。可是说着说着又觉得自己真没用,既没有办法改变自己所在的糟糕现实,也没办法帮恋人走出困境。


越是交心,只能越是伤心。


这样的日子像是莫比乌斯环般循环,找不到翻过去的尽头。


七月末某一天的下午,外面阳光热辣,他们窝在周泽楷客厅那个很大的布艺沙发上看文艺片。下午两个人都有点困,看得漫不经心,光影浮动在倦懒的眉眼上。影片里女主角开始哭泣,跟她爱的男人道别。


周泽楷正琢磨着这个场景的打光真好看,叶修突然开了腔:你很久没笑了。沉默了一会后补充,我也是。他们头挨着头,开始思考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笑容渐渐退出了他们的恋情,明明头三个月的时候连微信聊天都能看着头像傻笑。


最后讨论无果,由周泽楷做出结论:分手吧。


开始由叶修提出,结束由周泽楷提出,一人一次,公道得很。叶修松了口气,像是卸下了什么担子似的,从此以后他不用再向另一个人坦白自己的脆弱与无能了。


其实他多想能继续跟周泽楷坦诚相待,但是他们都做不到了。负面情绪偶尔出现的确可以被温柔的爱情化解,频频出现却终究会把爱彻底耗尽。而他们只不过是选择了在爱尽情绝之前离别,或许还可以像那部文艺片里那样美好又得体,为彼此保留一分情义。


保重。他背起了自己的包,却没急着走,还想着看文艺片最后的结局。


啪嗒一声。周泽楷把电视给关了。


你……


以后看吧。


周泽楷直视着他的眼睛,神情仿佛带了一丝温柔的怜意。叶修一瞬间想到刚才女主角痛哭流涕的画面,向她深爱的男人告别。天哪。他想,周泽楷这副模样,我会为他哭得不像样。因此在那之前,必须赶紧走。


他快步走向大门,猛地拉开了门。


你的东西?周泽楷叫住他。


不用了。


 

>>> 


为什么突然发这条消息。周泽楷想了好久,直到天色略略暗了下来。叶修最近过得怎样呢?他不禁想。这个问题仿佛一直隐隐埋在他心底,但他却从未细细思考过,因此也未曾付诸行动地有所打听。当然,其实也用不着他特意打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副队长总能在恰到好处的时机聊起关于叶修的话题,周泽楷有时简直怀疑他是不是知道自己跟叶修那段陈年往事,才特意要传到自己耳朵里。


但是又有什么用呢?他在奋斗,在上升,在变得强大,甚至拿了冠军,可是叶修已经退出了联盟。而他也并没有回到自己身边。


或许我应该回到他身边。偶尔周泽楷也这么想,毕竟他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来支撑一段爱情。但时间已经过得太久了,整整两年。刚分手的情侣是很容易复合的,分手两年却跟重头来过无异。


何况以荣耀第一人的身份重新爱已经不是职业选手的叶修,他可以不介意,叶修会不介意吗?


他在醉酒的时候似乎说出了最真心的话。


等你。


是的,周泽楷打心底里就没觉得叶修真的会退役,尽管不知道嘉世跟叶修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叶修爱荣耀,爱得绝不比自己少。因此他还是会回来的。会再一次强大起来,一起支撑起他们的爱情。


如果叶修还愿意的话。

 


门铃响了。


周泽楷走到门前,习惯性透过猫眼看了一下,意料之外,似乎又是情理之中。是叶修。光临寒舍,有何贵干?他在心里唱戏似地咕哝了一句,手倒是很利落地开了门,对着暌违已久的前男友露出友好的微笑。


叶修背着一个很大的包,比以前哪次都大,好像不是只住十天半个月,倒像是要把一辈子搭在这儿似的。周泽楷轻微地皱了皱眉,下意识要接过他的包。叶修却很严实地护着自己的包,警惕地打量了周泽楷一会,才忽然一笑:怎么又瘦了。


嘛,苦夏。周泽楷随口应付着,反正叶修什么时候看他都嫌他瘦了。这是在心疼他,他懂。只不过这心疼很熟悉,也很陌生,恋爱时叶修常搂着他,亲昵地揉捏着他的腰和胳膊,埋怨他又瘦了,然后给他做一桌好菜,恨不得在短短几天的见面时光里给他催肥个三五斤似的。这次你要做什么菜呢?他在心底悄悄问了一句,忍不住面上也透了点笑意出来。


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叶修假咳一声,道:没错,我是来做饭的,不过不是给你。


哦?周泽楷挑了挑眉。


叶修登时扮作一副苦瓜脸,摸出手机,调到木木的照片上,正气凛然地指责他:你看,你把咱家木木都给养瘦了。这回周泽楷彻底被逗笑了,弯着腰扶着沙发直不起身来。叶修趁机登堂入室,把包里的东西胡乱翻出来好些。有周泽楷爱吃的莲藕,还有一大盒巧克力,真是俗套的求爱方式。周泽楷瞥见了,并不戳破,只是继续笑。


别笑啦。叶修捧着巧克力往他怀里塞。吃这个,可好吃了。


你行贿?周泽楷假意推辞。


不不不,叶修理直气壮,给男朋友的见面礼,能叫是行贿吗?


周泽楷被他的理直气壮震住了,好一会才惊讶道:什么时候?


现在。叶修说着,露出一个他很熟悉的笑容。是刚进门时累到不行还要抱他一下时的笑容,是躺在床上把玩着他的手时的笑容,是清晨叫他起床时的笑容,是一起看电影时入迷的笑容。是叶修的笑容。


周泽楷发觉自己挪不开眼睛,仿佛在顷刻间穿过了这三年来的光阴,所有的甜美回忆在同一个瞬间灌入脑海,他无法抗拒。


好。他说。


叶修便笑眯眯地凑上来吻他。你说要等我。他小声地靠在周泽楷耳边说话,我很笨,不知道你要等我什么,就按我喜欢的方式理解了。


我还是喜欢你,但是我想如果没有实质性改变,复合也只是再一次分手。


但现在不同了,我们都不一样了。你已经拿了冠军,轮回很强,而我现在也在建新战队,他们也很强。我想,现在是时候和好了。


可惜兴欣那边拖了我好久,今天才赶过来。


希望你……没有等太急。


他说了很久,很慢,很认真,脸红扑扑的,像是很害羞。


周泽楷耐心地捱到他说完最后一个字,就猛地按住他的后脑,激烈地吻了回去。


很急啊。


那场电影你还没看完呢。

 

 

FIN.

 

*可以看做是《晴天》的平行世界。

评论(66)
热度(413)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