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only,挑食;高王纯食双担。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栗鼠

【周叶】三十天求婚作战08(ABO)

在周泽楷以为日子就要这样安稳地一路推移,直到年三十那天跟叶修一起完成整个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随后就可以安心返回S市继续自己平静的生活时,叶修决定带他出去见一个人。


这三天来的生活足够安稳,却不能说是毫无波澜的。叶修带他逛遍了大街小巷,找回了不少记忆里熟悉的影像,有的是他曾喜欢吃的流沙包,有的是他曾流连的唱片店。新瓶装旧酒,人脉广则万事通,叶修能找到这些老店新址他并不惊讶,但他还是稍稍诧异于对方与自己的兴趣竟不谋而合。


掀起波澜的也不仅仅是这些亲切熟稔的记忆,似乎还有些别的,一些异样的情愫,一些周泽楷从未有过的体验。譬如每晚叶修都坚持要跟他睡在一起,omega好闻的味道浅浅地萦绕着他,一开始他不太适应,但最后总是会在抹茶香氛中沉沉睡去。


这一次他醒来时,颇感意外地发现叶修正蜷在自己怀里睡,而自己的一条胳膊被枕得发麻了。


看来网上所说的看似甜蜜的双人睡姿并不适合实际操作,周泽楷默默在心里给臂枕扣了一分,同时试图在不惊醒叶修的情况下抽出自己已经失去知觉的手臂。然而这的确是个运气糟糕的早晨,他才刚挪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怀里的人就睁开了眼睛。

 


虽然跟叶修字面意义上地同床共枕了三个晚上,但每回都是叶修叫醒他,因此他无缘得见对方刚醒时的模样。周泽楷并未料到这幅画面对自己还是有些冲击力的,或者说至少对一个生理健康的alpha而言。Omega困倦闪动的双眼一点点张开,舌头无意识地舔着干涩的嘴唇,手还不老实地在他背上胡乱摸索,更别提他的腿还跟自己的腿缠在一起。


危险的信号。

 

但清醒之后的周泽楷一点也不想对此表示感激。

 

你越界了。他想要如此控诉自己的雇主,然而准备好的声讨在看到叶修眼神的那一刻又偃旗息鼓了。叶修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满脸真诚的歉意,嘴里翻来覆去的说辞都是对不起,忘记了自己的发情期,以后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了云云。

 

 “还要多谢你帮我找到抑制剂,不然事情就更麻烦了。”

 

“不客气。”周泽楷沉闷地应了一句,心里仍打着疙瘩,无法轻易释怀刚刚发生的一切。或许他还是应该跟雇主保持距离,毕竟不管如何需要假扮成情侣,他们仍然不是情侣。持续进行着情侣间才会做的亲密行为,只会让真假的边界渐渐模糊,甚至连自己何时越界都不清楚。

 

叶修轻轻叹了口气,心知自己总归得做点什么来讨他欢心。

 

“你知道王杰希吗?”他问。

 

周泽楷终于转过了头,眼睛一闪一闪地望着他,显然正艰难地隐藏着自己的感兴趣。

 

“嗯,怎么了?”他佯装云淡风轻。

 

叶修笑吟吟地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甩出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提议:“等会陪我去一趟他家,你觉得怎样?”

 


如果不是因为周泽楷欣赏王导演的电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险些毁了两个人好不容易亲密一点的关系,如果不是因为此时周泽楷看起来完全被这个提议取悦了。他绝对不会现在来拜访王杰希。


他当然是要带周泽楷来见老朋友的,但他没想过要这么早。本来应该在开花结果之后再向对方炫耀的,现在倒是搞成了新芽差点夭折之后他不得不来求助似的。


“哎,稀客啊。”自上部共同合作的电影杀青后,这还是王杰希第一次见到叶修,换句话说,至少也有三个月了。


“跟你商量点事,你还记得吧。”叶修咕哝着比了个手势,又指了指周泽楷,介绍道,“这是我alpha,周泽楷。”


周泽楷杵在门边,有点尴尬地对王杰希笑了一下。看来他不仅要在叶修父母前假装男友,还要在他的朋友前演戏。


“嗯,那肯定。说起来,你可没告诉过我他这么漂亮。”王杰希示意他们坐下,顺便调侃了一把周泽楷。周泽楷愣了愣,没想到电视访谈上看似深不可测的王导私底下还挺随和,一时有点接不上话。


叶修松垮垮地靠在沙发上,伸长了胳膊挽住周泽楷的肩膀,漫不经心地开口:“羡慕吧,可惜羡慕不来的。”他意有所指,笑得戏谑满满。


单身多年的王导顿时感受到了来自情侣的暴击,嘴角复杂地扭曲了一下,又忍不住多看了周泽楷两眼。是个好样貌,足以让一贯挑剔的他也赞一句漂亮。至于漂亮对于alpha而言是否算是礼赞,这就不在王杰希的考虑范围内了。他虽是导演,更自诩艺术家,而艺术家怎么能拘泥于世俗的形容词呢?


看周泽楷束手束脚地坐在沙发上,面容英俊,神情拘谨,兼之旁边的omega一个劲拿眼神暗示他速战速决。王杰希只得放弃好奇心,转身回书房拿出了叶修以前存在他这儿的围巾。


这条围巾来历十分简单,寄存在他这儿的理由却相当复杂。他们本来说好要当新年礼物送出去的——不过这么早就来登门拜访,看来礼物要提前了。


“周泽楷是吧,这是送你的……”王杰希顿了顿,搜肠刮肚地寻觅妥帖的用词,“围巾,总之,祝你们长长久久。”


周泽楷挑了挑眉,被这莫名其妙的礼物搞蒙了,一会看看叶修,一会看看王杰希,怎么都觉得有阴谋。王杰希捧了几秒围巾,也有点不自在,轻咳一声,示意他快点来拿。周泽楷上上下下打量他两遍,终于下定了决心,小心地接过那条蓝色围巾。


“谢谢。”他摸了摸围巾的纹理,布料柔软,针脚细密,显然是手工缝制。


王杰希把手按在他肩膀上,过了几秒,十分严肃地说:“其实我会算命,你今年桃花运一定很旺。”


周泽楷茫然地看着他,这种话他还真不擅长接,毕竟他每年桃花运都很旺。不过他足够机敏,索性直接转移话题:“我很喜欢您的电影。”  

                                                                                     

“最喜欢哪一部?”


“《惊风》”


“我也最喜欢它,你眼光不错。”


“很感人。”


“的确,我特别喜欢那个剧本,当然,为了能表现出充分的感染力,我采用了一些大胆的拍摄手法,比如——”


“您会织围巾吗?”周泽楷突然打断了他。


 “啊?”王杰希被问了个措手不及,一时未经大脑就把答案脱口而出,“当然不会啊,这种活儿都是……”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讷讷地闭了嘴。


叶修坐在周泽楷身后的沙发上,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


哎呀,说漏嘴了。“啊,其实我会……”王杰希赶紧亡羊补牢,但周泽楷并不打算听下去,他只是微笑着点点头,回头问叶修:“现在走吗?”


“走走走。”叶修哪儿还敢让他在这儿呆着。好心办坏事,他可算是又搞砸了一桩,实在让他提不起劲来。


 

他们出发时还几乎没有下雪,现在回家时却已经大雪纷飞了。银装素裹的世界,街上的行人极为稀少,每个都步履匆匆。离开小区没多久,周泽楷就停下了脚步。


围巾已经被他好好地戴在了脖子上,浅蓝色围巾衬着他年轻俊俏的脸庞,像是温暖的画。


“周泽楷,你……”叶修紧张着,嘴上吐字很慢,脑内思维却快如疾风,显然,周泽楷已经知道这条围巾的来历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它被寄存在王杰希那儿的理由。


“为什么?”他问。


叶修缓缓抬起头看着他。漫天飞雪染白了他的头发,细碎的雪花落在肌肤上转眼就化成了水,顺着脸颊淌下,最终消失在围巾延绵的曲线之中。


整条大街空旷,寂寥,空无一人,只有堆满雪的树木和栏杆而已。而在这样寒冷萧条的世界中,周泽楷是会发光的热量,是会发热的光芒,足以让周遭景物尽数褪色,只有他一个人鲜艳明亮。叶修情不自禁地伸手,小心翼翼地触碰着他的脸庞。


等他迟钝地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越界了时,他已经做出了回答:“那条围巾是我以前送他的,没想到他又送给你了。”


周泽楷皱了皱眉,问:“要我还回去吗?”


不,不,不用。叶修替他把围巾整理好,柔声说,我希望你戴着它。


“我还希望是你送的呢。”周泽楷随口抱怨了一句,自顾自先走了。但还没走几步,叶修又叫住了他。


“等等。”


怎么回事。周泽楷转过身,好脾气地等着他还有什么话要发表,却看见叶修的脸透着不自然的绯红,不知是否被寒风吹成这样。周泽楷下意识伸手把他的口罩往上拉拉,隐隐想叮嘱他下次多穿点,话临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其实刚刚是骗你的。”叶修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他,弯得像月牙。


“哦?”周泽楷没反应过来。


“围巾的确是我织的,但我知道王杰希是你很喜欢的国内导演,所以想着如果是他送你的,你会更高兴。”叶修一步步向他走来,眼睛带着笑意,整个人都像是被夏天的风浸过一般柔暖,“很抱歉,我自作主张地把围巾放他那里,请他以他的名义送给你了。”


周泽楷扑哧笑了,叶修正好走到他面前,也仰着头看他笑。这个姿势实在刚刚好,他无法不张开双臂,把他拥进怀中。


“现在又不骗我了?”他在叶修耳边小声地跟他打趣。


“你希望是我送的,那我干嘛要骗你是他送的?这不是抢了我的功劳么?”叶修得意起来,语气都轻飘飘得像是蝴蝶。


“谢谢你,但……”周泽楷踌躇了几秒,问,“你是什么时候织的?”

评论(49)
热度(300)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