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周黄】惊雷

*突发的旧文混更,请抹茶姐姐把长评上交给她宝贝~


雨势忽然大了起来,天空中电闪雷鸣,沉闷的雷声轰隆隆地一路从天际滚到了眼前。黄少天缩起肩膀加快了脚步,他顶讨厌雷雨天气,每回都会勾起他一年前渡天劫失败时的噩梦回忆。

 

狐妖想羽化成仙,本就只有一次机会,跟那鲤鱼跃龙门似的,若是失败了,往往也就一命呜呼,连只寻常狐妖也当不得了。


其实不少狐妖都挺乐意当妖怪的,狐妖既有数千年的寿命,又有着得天独厚的出众美貌,连神仙也不稀罕当。毕竟当妖怪逍遥自在,不必被天庭诸多规矩限制着,何必自讨苦吃?


更何况那些不慎破坏天规而被抽了仙骨贬下凡间的神仙,这几百年来没有几十也有十几个了。


然而黄少天却一直想成仙,究其原因倒也出乎意料的简单——他想要追随的人是天上的谪仙,他自然渴望能与之并肩。


可是一年前他在渡天劫时,被一株恼人的竹子绊了一跤,遂被天雷击中。钻心的痛苦刹那间直抵身上每一处角落,然而比肉体的疼痛更加让他难过的,却是与心上人自此相隔天堑的事实。

 


遇见那位仙君时,黄少天还没化作人形,尚且是一只年幼的狐狸。那天它在桃花溪旁戏水玩,却被突如其来的沙尘暴裹住,掀到天空中。幼小无力的狐狸在狂风中吱吱地叫,可是它的挣扎在自然的压倒性力量下显得那么可笑。


突然,他注意到有个人安然坐在风暴旁,沙尘席卷而过,刮走了他身边的桃树和小溪,他却从容不迫地端坐于河岸,双脚浸入水中,姿态惬意悠然。


半晌,他冷不丁抬头,似乎是看向了黄少天。


黄少天连忙挥舞着爪子试图向他求助——怎么样都好,这位神仙大人,请救救我吧!


如果他能说话,他会说无数句软话乞求仙君的善意。他深知这些神仙都被永恒的时光磨平了心境,早就不会对人间寻常的生离死别有什么别样触动了。因此他也不指望对方心怀恻隐,只希望对方哪怕是一时兴起,救下自己就好。


在狂乱的沙尘中他睁不开眼睛,自然也看不清对方的容颜,但他依稀看得清那人忽然变出一杆又细又长的物事,有些像矛,或者是枪,黄少天分不太清。


然后,一枪穿云。


 

几乎同时,威力无穷的沙尘暴停了下来,尘沙消散,风和日丽。可黄少天被惯性甩了出去,直直地撞向了不远处的石壁。


紧紧盯着眼前逐渐放大的岩石,他不由绝望地闭上眼睛,想着好不容易神仙大发慈悲救了自己,结果还是逃不掉死亡的命运吗。


但是老天并不打算让他轻易死去。


他猛然被拥入一个温柔的怀抱。黄少天吓了一跳,赶紧睁开眼睛,发觉正是刚才那位神仙。可他的眼睛被沙尘糊住,近在咫尺却仍旧看不清他的脸。


但黄少天知道那必然是一张举世无双的容颜。


——否则,他怎么会在甚至看不清对方面容的情况下,就感到心砰砰直跳呢?


他头一回想要开口说话,向这个让他心跳如雷的神仙倾诉衷肠,却失望地发现自己只是一只狐狸,不会说话。


怎么办?


无法传达的一见钟情。黄少天急得吱吱直叫,用毛茸茸的大尾巴拍打着这位无名仙君的胸口。


“你没事吧?”仙君声音悦耳,像是桃花溪潺潺流动的声音,空灵清澈。黄少天登时鼻子一酸,他想他爱的神仙真是太温柔了,连俗世中随处可见的弱小狐狸,也能得到他的疼惜与关怀。


我一定是遇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神仙。


黄少天扭啊扭啊,终于费力地咬下自己尾巴尖上的几撮毛。他疼得嗷呜一声,却也顾不得疼了,忙把火红的狐毛吐在神仙手上,然后用湿漉漉的舌头讨好地舔着对方的手。


那只手纤细修长,骨肉停匀,黄少天一边舔,一边把那只手的形状牢牢刻在心上。


仙君看他没事,便把狐毛揣进了怀里,笑吟吟道了声谢,又郑重其事地同他道别。


毕竟是神仙,几千年也不一定会下一次凡。


但是黄少天看着他收下自己的一部分,便如同被对方接纳了似的,不由自主地欢喜起来,甚至冲他离去的背影摇起了尾巴。


后来,视野一点点清晰起来,可是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他就这样爱上了一个不知道名字、也不知道长相的神仙。这段单恋看起来永远不会有结果——除非他也能位列仙班,如此便可用无尽的时间,去寻找自己的心上人了。


 

可是,他失败了。


他喜欢的人是高高在上的神仙,在天庭间享有永恒的寿命,他却是一介狐妖,虽然也能活几千年,可是那神仙掌握着永恒,且不说可能几千年不下凡,纵是下凡,黄少天也没把握能认出来。


神仙嘛,易容术自然比他这种普通狐妖来得精湛,换一张脸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遑论他压根不知道心上人的长相,纵然对方懒得用易容术,他也多半是见面不识。


如此算来,他可能是一辈子也见不到心上人了。


几千年的寿命无法再让他快活,反倒是平添了等待的煎熬。


自打那回被竹子绊倒,败在一生一次的天劫之下后,黄少天便痛恨起了竹子这等植物。


不过说来也奇怪,他听说过老一辈狐妖的故事,知道狐妖若是过不了天劫,几乎必死无疑。可是他被天雷击中,痛彻心扉,醒来后却跟没事妖样的。更教人不解的是,绊倒他的竹子不翼而飞。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似乎也没必要纠结。竹子么也许是同被天雷击中,弱小的植物自然在雷电中化为乌有,而他自己的毫发无损——也许正说明他资质不俗,就算成不了神仙,也必然是个顶尖的狐妖。


死里逃生,黄少天却丝毫没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庆幸,反而终日郁郁寡欢。


时间久了,狐妖们都知道这位狐妖界中赫赫有名的剑圣,竟然为几百年前的一场一见钟情所困。一时他的情深不寿被传为笑料,连小妖见了他也要捂着嘴笑。


毕竟狐妖这等生物,最是薄情,谁会看得起他如此深爱着一个几百年前的陌生神仙呢。

 


其实黄少天自己也不知道原因。事实上,他对自己做狐狸时的记忆已经相当模糊了,唯有被心上人所救的那一段清晰如昨。


他记得对方收下了自己的几缕狐毛,他记得那双手的形态,他指望着哪天能借此认出他来。


尽管希望渺茫,终究强过没有。


即便是如此渺茫的希望,也足以支撑他走过这一年的萧条孤寂。


只不过,每当雷雨降临,他便会心慌意乱,心如刀割。他恨极了那次落雷,亦恨极了竹子。

 


>>>


可是这回黄少天处的地方有些偏远,他手搭凉棚朝四周张望一圈,竟然连个避雨的小屋都没瞅见。他愈发心烦起来。 


尽管知道现在这种普通的雷电伤不了自己了,但心理阴影还是顽固地留在心中,他难以自制地打着哆嗦,不由抱起了双臂,没命地在暴雨中逃窜。


本是漫无目的的奔跑罢了,只是试图能借此忽略这滚滚闷雷,以及心头随之升起的恐惧彷徨。


但误打误撞,黄少天还当真跑到一处洞口前了。


他猛地收住脚,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


盖因那洞口边覆满了竹子,他本能地反感起来——但身后的雷雨同样教人厌恶,一时他进退两难,绞紧了手指望着洞口。


没料到的是,有个人从里头走了出来,扶着竹子冲他勾了勾手,温柔一笑:“不进来吗?”


黄少天呆呆地看着他,心底第一个念头是:这人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第二个念头是:这种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人?怕不是个妖怪。


但他还是乖乖跟着走了进去,洞里幽深昏暗,他一时不察被脚下石块绊了一跤,险些跌倒在地。那人立刻回身扶了他一把。黄少天被他抓住了胳膊,脸不觉烧红了。


他心里直犯嘀咕,这人给自己的感觉怎么那么熟悉呢。可是他的确不曾见过这张脸。


罢了,大约是很久以前见过的,他活了几百年,若是忘了几张面孔,也不算稀奇。


不过按理说,这般出色的容貌,他是不该忘的。


“还是笨手笨脚的。”男人突然轻笑出声,道,“当初也被我绊过一跤。”


黄少天目瞪口呆,老半天才哆哆嗦嗦地问:“你打哪儿绊过我?我不记得见过你。你也是个妖吧?莫非是你的真身?”


说话间,二人已经行至有火光之处。洞穴阴暗潮湿,唯独这一块儿干爽温暖,中间堆起一丛篝火,旁边架着些衣裳,倒是有些人居住的气息。男人随意坐在一块石头上。那石头钝圆,像是河床底部被冲刷过上百年的鹅卵石。他偏头示意黄少天坐在另一块上,待二人都落了坐,他才不慌不忙开口:“一年前……你渡天劫之时。”


黄少天一愣,手登时抓紧了衣角。


 

他知自己理应暴跳如雷,将这竹子化作的妖怪暴揍一顿才能一解心头之恨,可他心下怒火灼烈,凌厉的法术传达到指尖却变成了不痛不痒的招式,对于妖怪而言不过是刮皮挠痒。


他明明杀意已起,却终究对这英俊男人下不了狠手。


可是对方竟然没有丝毫抵抗,生生受了黄少天的法术——他压根没打算保护自己,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浇在火苗上。


火势暗了一瞬,旋即烧得更旺。


这大大出乎了黄少天的意料,他原是想做个样子,怎想这竹妖竟如此不设防。


他忙探身过去握住对方的手腕,这才察觉了不对劲。犹豫再三,黄少天还是开了口:“你这人……你不是妖怪?你是凡人。可、可是你方才又说自己是那根绊倒我的竹子。到底怎么回事?当初那道天雷击中了我,按说也击中你了,你怎能活下来?”


黄少天这妖,情绪一激动,话语便跟被狂风洒向大地的柳絮一般,飘飘扬扬落了一地。

 


男人苍白着脸,可这份苍白反而为他俊秀的外表添了两分淡淡的病态美,黄少天本欲横他一眼,目光落上去却即刻为那惊人的美貌所吸引,挪不开了。秀色当前,他的语气不由软了两分,柔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叫什么名字?”


“曾为竹仙,”男人艰难地咳了一声,缓缓道出自己名讳,“周泽楷。”


仙?竟然是仙?黄少天大骇,可是神仙怎么会落入凡尘,沦为眼前这副凡人之躯?


刚才周泽楷受的伤做不了假,若他仍位列仙班,黄少天那不痛不痒的攻击甚至压根不会被他察觉。可事实却是,他吐了血,还蜷起身子,脸色煞白,露出痛极的表情。


“对不起……”黄少天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他立刻道歉,全然忘记了自己一年来对那棵竹子的怨气,满心只剩下对周泽楷的歉意和疼惜。


他讨好地坐到周泽楷身侧,把那人搂进自己怀里,替他拭去额面上因疼痛而渗出的汗水。他一边擦,一边自责:“你怎的被抽去了仙骨?若是我知你为血肉之躯,定不会向你施术。等雨停后,你随我回狐妖聚所何如?我族内有良医,想必比人间医术要高明三分。你——”


周泽楷剧烈地咳嗽起来,打断了黄少天的喋喋不休。


黄少天见他咳得厉害,心底悔意泛滥,却不敢轻易冒犯对方,手停在周泽楷的背上,犹豫着轻轻拍打起来。周泽楷咳完这阵似乎好了些,勉力开口解释黄少天先前的问题:“仙骨……可救妖一命。”


黄少天的手突然动不了了。


 

他愣愣地盯着怀中人的眼睛,周泽楷的眼中还含着水光,眼神却包容而温雅,一如几百年前,他被陌生神仙救下时,那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


同样的纯粹,同样的清透,同样的温柔。


这神仙怎么笨到这种程度?善良到这种程度?竟然为了一只妖怪,废了自己的仙骨,弃了自己的永恒生命。


此刻黄少天才惊觉周泽楷的声音,也是如那桃花溪般清澈动人。


先前周泽楷说话时,他心中一直对这陌生人抱有敌意,压根没注意到对方声线如何,可是这遭他已然心动,也跟着注意到了对方与自己心上人极为相似的声音。


他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不,怎么可能那么巧?神仙几千年未必下一次凡,怎么可能偏偏他的心上人隔了几百年就重回人界?还好巧不巧的,两次都碰上了自己?


黄少天不着痕迹地将手滑过周泽楷的身体,从肩膀一路向下,终于握住了他的手。


“你……”周泽楷似乎不太习惯被他人如此亲昵地触碰,下意识地挣扎了两下,但是黄少天牢牢地压制住了他。他已是一介凡人,拿这百年道行的妖怪毫无办法,挣扎也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黄少天一握住那双手便明白了一切,他不由深深地凝视周泽楷,任凭自己眼中的爱恋汹涌着溢出眼眶,缠绵缱绻地把心上人包裹起来。


神仙几千年也未必下一次凡,可他几百年内当真就碰上了心上人——三次。


这是命中注定吗?


第一次他被风沙迷了眼睛,又是口不能言的动物,无法对救命恩人倾诉衷肠;第二次他被天雷击中,陷入昏迷,周泽楷抽去仙骨为他疗伤后元气大伤,不得不立刻前往药谷,二人再度擦肩而过;第三次,他在惊雷中逃跑,周泽楷又一次,从洞穴外沉闷的滚雷之中救下了他。


这回他不会再错过。


曾经他在周泽楷面前是那么脆弱,被风暴裹挟着眼看就要失去生命,是那个慈悲而温柔的神仙保护了自己。


现在周泽楷只是一介凡人,最小的法术也能对他造成重创。


——轮到黄少天来保护他了。


“周泽楷……”黄少天酝酿许久,终于开了口。刚叫出这个名字,他就红了眼眶:“几百年前,你是否在桃花溪边救下一只狐狸?”


周泽楷茫然看着他,良久,反问:“是这只吗?”


他从宽大繁复的衣裳中摸出一个小巧精致的香囊,当着黄少天的面解开了它。


里面放着的,正是那数缕有些暗淡了的、但仍看出原是火红色的狐毛。


 

原来他一直用仙气精心保管着这个粗糙的礼物。黄少天心口一震,凝在眸中的思念与渴求一瞬间化为实质,涌出眼眶。他无措地张了张口,往日能说会道的嘴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周泽楷眨眨眼睛,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一时间,他的声音也不复原有的镇定:“你……是那只狐狸?”


黄少天用力点头,他哽咽着,埋在心头几百年的话轻易地脱口而出:“我爱你,自数百年前你救下我起,我就爱上你了,我想上天庭寻你,这才苦苦修炼。渡劫失败时,我本以为……我本以为……”


周泽楷抬手,温柔地抚着他的头发,柔声哄道:“辛苦了。”


“不、不辛苦,”黄少天被他的柔情卷出更多眼泪,几百年的孤寂与压抑都在此刻喷薄而出,他无法自持,“我……我本以为此生断不能、不能再与你相见。能跟你重逢,是世上最幸福之事,何谈辛苦?”


 

“怎会不能相见?”周泽楷费力地支起身子,在他鼻尖上落下一吻,“我常思念那只幼狐,百年来几度下凡。”


黄少天怔怔看着他,他突然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巨大的狂喜席掠了他的思考能力——他只会一动不动地看着周泽楷,嘴唇颤抖着:“你也……挂念着我?看来渡劫时与你相遇,果然是命中注定。周泽楷,我害你沦为凡人,你当真不怨我?那同我一道回狐妖聚地,共度此生,你可愿意?”


“愿意。”周泽楷的唇向下移动,含住了这只狐妖动个不停的唇,打断了对方不合时宜的多嘴多舌。


洞内一人一妖已是缠绵,洞外骤雨夹雷,依旧倾盆。



FIN.


评论(13)
热度(135)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