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only,挑食;高王纯食双担。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栗鼠

【周叶】三十天求婚作战04(ABO)

最后他们当然没找到月亮。 

灼热的僵持中,空姐款款走来,亲切微笑,说现在可以下机了。周泽楷如蒙大赦,赶紧低头拿起行装。叶修瞧他那副急切劲儿,像是电影里被强吻之后落荒而逃的小姑娘,情不自禁就串到了霸道总裁的场子,伸长腿拦截了周泽楷的路。

“走这么快干嘛?害羞了?”向来成熟稳重的叶影帝其实一紧张起来就不懂说话,纠结半天说出来的台词适得其反。周泽楷斜斜扫了他一眼,并不作答。

害羞自然是害羞的,他长这么大还没跟哪个omega挨得如此近过,意外事故不算,投怀送抱不算,小时候阿姨们的亲亲抱抱不算。更何况,他还闻得到叶修身上淡淡的抹茶味。但是要自尊而自持的alpha承认自己轻易就被撩拨了心神,那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坚决地抿着唇,不肯说出半个字。

可他这副样子倒是比直接回答更加一目了然,叶修上上下下打量他两回,突然露出亲和笑容:“好,我们一起走。”

 

一月末的北方下起了飘雪,跟S市深冬的雨夹雪不太一样,在地上积起了厚厚一层雪。甫一出舱,周泽楷就被冷风抽了个清醒,他赶紧把手插进口袋。

出机场没几步,叶修就叫来了出租车,把不停打着冷战的青年拖进了车厢。车内暖气很足,被冻得毫无知觉的手骤然接触到热腾腾的气流,冷热一撞,痛感尖锐地迸发。

周泽楷的手悄悄在口袋里握成拳,又松开,一来一去地企图尽快活动开僵直的手指。

“手冻着了?你没戴手套?”这时叶修才发现周泽楷的小动作,不由分说就将他的手拽了出来。Alpha修长白皙的手指被冻得泛紫,似乎都浮肿了一圈,配合着异常纤细的手腕,看起来怪可怜的。

啊……周泽楷拖长声调反应了一会,有气无力地解释:“忘了。”

这种事怎么能忘?叶修控制不住地气急败坏,怒火冲天。但他手上的动作依然小心翼翼,脱了自己的棉手套,直接地握住了周泽楷的双手。

那双手冷得像两块冰,又冷又硬,跟手的主人一样冥顽不灵。叶修替他暖着手,还不忘悄悄觑了周泽楷一眼。

周泽楷竟然也在看着他,只是眼神夹带了浓重的审视与狐疑。

叶修愣了愣,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越界了。对啊,他们只不过是假情侣的关系,当然不存在所谓的心疼。周泽楷若是对他嘘寒问暖、殷勤备至,还可以解释为拿人钱财,替人排忧解难。可他作为出钱的一方,对雇员的关怀程度就未免太超过了。

如果被看穿那个秘密,会立刻遭到拒绝吧——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机。

紧张之下,叶修的嘴唇无意识地颤抖起来。他咽了咽口水,稀里糊涂地给自己的反常找了个老借口:“你手这么好看,可别冻伤了,要是手肿得太难看,我爸妈还不一定认你呢。”

周泽楷眼神暗了暗,随后还是乖巧点头。

见他接受了这个理由,叶修总算松了口气。小区地址在他嘴边转悠了一圈,最后他说:“师傅,先载我们去最近的便利店吧。”

“好的嘞,”司机从后视镜里观察被冻得直打哆嗦的alpha,和紧紧捂着他手的omega已有好一阵,此刻便笑容满面地搭起话来:“您还真疼您alpha。”

 

被对方的话提醒,叶修蓦地意识到眼下二人间气氛委实温馨,足以让陌生人误以为是登对情侣。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若是连旁观者都迷了,那当局者恐怕更是要产生两情相悦的错觉。

“那是自然。”他亦笑眯眯地接口,又扭头问周泽楷,“我是不是可疼你了?”

疼这个动词,通常会被理解为疼爱,显然不太适合他们的关系。首先要有爱,而他们间只是朴素的雇佣关系,叶修出钱,周泽楷出力,一笔巨款交换一段表演。其次要有同情,而alpha作为强势的性别,显然不需要他人的同情,周泽楷看起来也绝非需要怜爱的类型。

但是,最后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是。”周泽楷闭着眼睛,轻声表示赞同。

他知道他们之间不会存在爱与同情,但疼还可以理解为疼惜。疼惜大概不需要情感的介入,而仅仅只是一种公事公办的关照有加,就像他对待自家曾有过的一套昂贵瓷器。他不爱缺乏历史的器具,也不会对无机物产生同情,但依旧小心翼翼地时常擦拭,保持光亮。

同理,叶修雇他当假男友,而针对这个目的,周泽楷全身上下最值钱的莫过于这副出众的皮囊——叶修多次强调过这点——因此当然倍加疼惜,从催他早睡,到为他暖手,不过是怕他过不了自己父母的挑剔。

周泽楷向来颇有自知之明,无事不会献殷勤,不过,对目的的了解并不妨碍他对行为的感激。毕竟叶修双手的温度是真实的,而他为自己忍受的寒意也是真实的。

在叶修替他戴好手套后,温暖渐渐从冻僵了的神经末梢涌起,他忽然心里一动,轻轻握住叶修的手腕。

Omega顺从地取消了抽离的动作,任凭他抓着。

隔着厚实的手套,周泽楷无法切实地触摸到叶修的皮肤,但是似乎这样就够了。这样就好。他安心地靠在椅背上,柔声道:“谢谢你。”

 

>>> 

事后周泽楷有点后悔自己对叶修展现了过多亲昵,踏入叶修家门后他才发觉这并不是想象中的豪宅楼宇,而只是一间普通的单人公寓。装修干净,布局简洁,这些褒义词可以毫不吝惜地使用,但他最在意的还是——这屋子只有一间卧室。

“我睡这儿?”周泽楷主动把包放在沙发一角,做出了自认为合适的选择。

叶修摸了摸下巴,乌黑的眼珠锁定了他,语气不容异议:“不,你得跟我一起睡。”

此刻作为雇员,周泽楷理应感到受宠若惊,其实何止若惊,简直惊吓过度。他听了这话,可是差点没把手里的包给丢出去。

怎么耍流氓啊?他忿忿地想,嘴唇紧紧抿上,却不好意思提出抗议。Alpha难免会陷入这种关涉自尊心的两难困境——他不愿意跟才认识十来个小时的omega同床共枕,但如果omega本人都十分乐意,alpha再拒绝就有故作清高之嫌。

他欲言又止,为难地看着叶修,好一会才说:“不习惯跟别人睡。”

叶修无所谓地耸耸肩,脾气大得很:“我付你这么多钱,难道你不能学着习惯习惯?”

伶牙俐齿的omega根本不给alpha反驳的时间,一口气说了下去:“你看你演技又不行,又没谈过恋爱,不跟我先培养一下感情,到时候怎么骗得过我爸妈?你当他们都老年痴呆了?”

周泽楷被这一通嘴炮说得一愣一愣的,哪里敢附议老年痴呆的话题,只好猛烈摇头。他心里倒是有点委屈,难道没谈过恋爱这几个字写在我脸上了?怎么这么快就被看穿了呢?

经了这么一番批判,他无话可说,只好乖乖拎起包向那间卧室走去。叶修脚步轻快地跟在他后面,一脸愉悦的满足神情。假男友果然是个无懈可击的理由,可以合理化一切越界的关心,与过度的暧昧。

他有滋有味地砸吧嘴,又问周泽楷睡醒之后愿不愿意陪自己去趟大悦城。

影帝先生擅长装好人,周泽楷一言不发地收拾起等下的换洗衣物。每次都礼貌征询意见,但其实再没有比他更独断专行的人了。周泽楷愿意与否并非叶修所考量的因素,恐怕只是一种对自己服从性的试探。

好在周泽楷没有要忤逆的想法,他不是幼稚的小男孩,偏偏要跟旁人对着干。他既然能跟叶修分享卧榻,当然也能陪他约会,甚至于他还会优秀地扮演这个角色,以便让雇主大人感到满意。

他在心里简单地过了一遍十佳男友的各项指标,最后在踏入浴室前忽的止住了脚步。

 

叶修正看着他,等待他的一个敷衍了事的“嗯”或者“不要”,并做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双重对策。他没想到周泽楷会突然回头。

一方有意,一方无防,两双目光便在半空中砰然相撞。

而周泽楷一边脱着自己笨重的羽绒服,一边不紧不慢地向他走来。

这是要干嘛?叶修挪不开眼睛,又不敢再与他对视,只好退而求其次地把目光落在对方流畅优美的腰线上。

走到叶修跟前,周泽楷才终于定住脚步。他比叶修稍稍高一点,离得这么近,嘴唇快要碰到叶修的眼睛。

叶修睁大了眼,恍恍惚惚地问:“你干嘛呢小周……”

这好像不是应景的台词呀。周泽楷在心里头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影帝先生未必纵横情场,不然怎么连男朋友最暖心的十大细节之一都没反应过来呢?

他伸长了胳膊,紧紧地把面前的omega搂进了怀中。

只隔着一层很薄的羊毛衫,周泽楷轻易地感应到了对方胸口激荡的心跳。像是狂烈的鼓点,敲得他自己的心也一道急速共振起来。

这种失控的感觉,非常陌生,却又并不讨厌,甚至有点喜欢。

周泽楷不禁叹了口气,带着葡萄气息的呼吸吐在omega已经红透的耳廓上:“想去哪儿,我都陪你。”

太超过了。叶修用力把脸埋进周泽楷的肩窝里,像是不愿面对现实的鸵鸟。他感觉到脸颊反常的热度,根本不好意思抬起脸来。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要求独处时必须互相释放信息素,此刻却被对方浓烈的芳香催软了脚,整个人都靠在周泽楷身上。

但是你说错了。明明是不管你去哪儿,我都陪着你才对呀。

评论(39)
热度(373)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