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周叶】三十天求婚作战03(ABO)

临走前生活习惯良好的alpha没忘记关水关电,又把门窗锁好。叶修松垮垮地靠着走廊的墙壁,笑吟吟看他做完一系列动作,最后悠悠走来,自然地伸手勾住了周泽楷的臂弯。 


似乎有些太过亲密了,周泽楷还是不适应——而叶修显然非常适应——这个情侣角色。


这也合情合理,他自我安慰。毕竟对方是影帝级别的演员,想必还纵横情场,而自己是个没谈过恋爱的普通学生,对于情侣之间的日常可谓一窍不通,像叶修一样这么快入戏肯定是不可能的。


不过论起学习速度,周泽楷还是有信心不比任何人差。


他体贴地帮叶修把松开的围巾掖好,又揉了揉他被冻得通红的耳尖。


“你好冷,”他在脑海中翻遍十佳男友的标准以及在朋友圈见过的秀恩爱日常,最后挑出了这样的句子,“要暖一下吗?”


正巧隔壁寝室的同学带着女朋友回来耍,远远见着了周泽楷,便招起手来:“周泽楷,这么晚出门?”说着,他的目光轻轻扫过被围巾口罩挡住大半张脸的叶修,脸上忽的露出难以捉摸的笑容:“你omega?怎么把脸捂成这样。”


周泽楷担心他再看下去要瞅出破绽来,忙站到叶修面前挡着他,努力扮出一副占有欲十足的alpha样来:“看你自己那位去。”


“哟,还挺护着。”alpha冲他嘿嘿一笑,转身跟女朋友说了几句话,搂着姑娘的腰进了寝室。


周泽楷松了口气,却冷不丁被背后的omega戳了戳后腰。


“谢谢你。”叶修带着笑意的声音离他很近,“你说,那家伙怎么能把妹子带进来?你们这儿的管理真敷衍啊。”


没等周泽楷对这项指控做出回应,他又继续了刚才被陌生人打断的对话:“好呀,那你打算怎么暖?”


周泽楷迅速地把百八十种加热方法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太久的不行,太闷的不行,太越界的不行。他想了很多,又想得很快,其实答案早就脱颖而出,只是他仍踌躇不定。自成年以来,他没牵过异性的手,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或许等下下楼给他买杯热牛奶是更妥帖的选择。


“我觉得我的手很冷。”叶修见他陷入沉默,只好自言自语。


语言有着奇妙的魔力,尽管周泽楷本人并不擅长说话,但却领悟到了这次的暗示。Omega都不介意的话,作为alpha太扭捏也不像样。他比叶修小四岁,缺乏经验也缺乏金钱,已经在他面前矮了一头,他不愿意连胆子也比不上对方。


“嗯。”他轻声应道,慢慢伸手过去,试探地碰了一下omega的手腕。他没有收到任何负面反馈,便终于下定了决心,断然握住叶修的右手,塞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

 


牵手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啊——这是此时此刻,他们不约而同的想法。


手牵手对于他们而言并不陌生,小时候过马路时会被老师要求牵紧身边小朋友的手,长大一点后也在假面舞会上牵起过陌生人的手,但是没有哪次牵手是这样的感觉。


人类肌肤的温暖是如此真实,明明两只手都是正常的37摄氏度,为何在十指相扣的时候,却点燃了火花,沸腾了血液呢?


周泽楷像是被烫了一下,本能地想缩回手。但叶修忽然回握了他的手,力气不小,声音却很小:“好暖啊。”


好暖啊。周泽楷在心里默默地同意了这个说法,那么为什么要把手抽出来,忍受口袋外的寒风呢?


“那就好。”他咕哝着,无意识地微笑起来,跟叶修肩并肩走下了楼梯。


 

十四岁那年周泽楷从B市飞往S市,是他记忆里最后一次坐飞机,此后家道中落,他自然没有条件再搭乘会飞的钢铁怪兽。时光弹指六年,再次登上机舱,他已经找不到熟悉感。


不过似乎也不需要什么熟悉感,因为跟着叶修走就一切都可放心。


坐进了座位,叶修依然与周泽楷十指相扣,像是真正的情侣一般。狭小的口袋里温度上升,汗水很快从掌心渗出。周泽楷忍了一阵子恼人的黏腻感,终于决心无论如何要暂停松手。


他微微偏过头,正欲开口,却在看见叶修的表情后把话吞回肚子里。


有点不妙,他谨慎地思考着,雇主大人似乎很享受牵手这个行为。是因为太冷了么?可是飞机内明明暖气充足。他莫名联想起皮肤饥渴症,具体是什么东西身为外行的周泽楷当然不清楚,不过顾名思义一番,没准有些人就是喜欢跟别人肢体接触?也许叶修正在此列。


就算提出暂停多半也会被否决,他预见了结局,索性不去尝试。


手中的潮湿感存在感鲜明,但前一天晚上熬夜到两三点的青年还是迅速地沉入了梦乡。


梦中一切都温暖、干燥,舒服。周泽楷阖着眼帘,小声地说真好。


叶修打量着他的睡颜,一丁点困意也没有。


他的手仍被周泽楷困在小小的口袋里。最先温暖干燥、讨人喜欢的触感已经消失了,但是湿漉漉、热乎乎的感觉仍让他爱不释手。在他第一次碰到周泽楷的手之时,他的内心就给出了不容置疑的结论。指尖攀起的电流并非因为冰凉的手被温暖,亦非毛衣织物带起的摩擦静电,只因为他触碰的人是周泽楷。


“是啊,真好。”叶修轻轻地重复了一遍心上人的梦呓。


这是多年前的他不敢奢望的亲密,可现在的他无法就此满足。


“但是还有更好的。”他抬起空着的手,悄悄替熟睡的青年抚平耷拉的嘴角。


所以爱我吧,我能给你最好的——他在心里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事实上,爱情往往不是属于最好的人,而是属于恰好的那个人。可惜在社会闯荡六载的叶修尽管演过不少爱情电影,却尚未参透自己的感情,也还未看懂周泽楷的心。


他的心上人爱的不是出众的外貌,显赫的名声,庞大的财富——即使剥落了这一切他自认为最耀眼的元素,周泽楷也会爱上他。因此眼下叶修所在意的东西恰好是最无足轻重的部分。


灵魂是不可描述的有趣物体,当我们谈及灵魂的时候,会不自觉忽略其他一切。毋庸置疑,把一项项条件罗列出来,便可以拼凑出一个理想对象的幻影。


但是当我们真实地遇到那个命中注定的人时,一切预设条件都在顷刻间灰飞烟灭、不复存在,只剩下永恒的回应。


你愿意从今之后始终爱他、尊敬他、安慰他、珍爱他、保护他,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世界,至死不渝吗?


——我愿意。

 


>>> 


周泽楷是被叶修叫醒的,他揉了揉眼睛,视线还一片模糊。“快降落了。”叶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下意识笑了一下,安心地等待视野慢慢清明。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片灯海,繁华如许的城市不需要睡眠,灯火连缀成线,汇合成网,在窗外铺开。宏大而美丽。他看呆了,好一阵才回神,又有点懊恼自己刚才看得入迷,活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学生。


不过叶修一点儿没察觉他的小情绪,兀自单手搭上了他的肩。话语随着呼吸一道,暖洋洋地落在他颈边:“小周,你看那轮月亮,真漂亮。”


有什么好看的。每天晚上抬起头都能看到月亮,难道同一轮月亮还能有不同的漂亮?要说B市空气污染严重,若是有什么不同,大概也只会不如S市的月亮漂亮。


想归想,听了叶修的话,周泽楷到底没按捺住好奇心,忍不住小幅度地探过了头,整张脸几乎要贴在舷窗上。


骗人,哪儿有月亮?脚下只有灯火,天上只有群星,唯独少了一轮明月。


周泽楷忿然扭头,想指责叶修信口开河。但头转到一半就踩了急刹,后续的埋怨也跟着消失在襁褓之中。


叶修的脸就靠在他耳后,他这一转头,险些要亲上去。


两颊的热度骤然攀上了高峰,周泽楷张了张口,试图要求对方离自己远点。但他的话被二人间滚烫的空气给融化了,变成了汹涌的岩浆,封堵了本就不算伶俐的口舌。


说不出话……


“它在……哪啊?”他费了老大劲,终于从嗓子眼里抠出四个字来。


话音刚落,他恨不得立刻重新看向窗外,假装刚才无事发生。没有差点落实的亲吻,也没有突然失语的紧张,更没有莫名加快的心跳。


但他的脖颈僵硬了,跟害羞和心跳一样脱离了意志的控制。他没法转过头去。


过了老半天,叶修才嗯了一声。


这不对劲。周泽楷焦躁起来,这个omega明明能说会道,怎么还不说点什么,来冷却一下二人间逼近沸点的空气。


他不知道的是,叶修并未比周泽楷好过多少。在听到他的问话前,叶修的大脑已经乱成了一锅饺子汤,哪里还有余裕告诉对方,要从哪个角度才能看见藏在云后的月亮姑娘。


周泽楷的脸离得太近,长长的睫毛快扫到他脸上。而这位最迷人的alpha偏偏毫无自觉,还拿那双水润乌黑的大眼睛深深地望着他。


他曾无数次暗中观察周泽楷的模样,迷恋他每张表情,每个动作,每次说话。但是没有哪次的心动像这次一样霸道,几乎在一瞬间夺走了他的呼吸和思考。


不要说话。他不禁在心里期待着,吻我吧。可是亲吻迟迟没有抵达——他差点要痛恨周泽楷这不解风情的转移话题,最后竟开口问他月亮在哪儿。


我才不在乎那个该死的月亮在哪儿。


我就在你眼前啊。


只看着我吧。


评论(41)
热度(405)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