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周叶】三十天求婚作战01(ABO)

*无聊的恋爱喜剧,大概

“所以说,我们完全没必要这么急啊。”叶修把笔轻轻放在桌面上,为这次的计划定了个基调,“钱又不会少你的。”

周泽楷为难地看着他,想了半天才挤出两个字:“也行。”

听着还真是不情不愿,叶修撇了撇嘴,心里有点埋怨自己找的这个假男友迟钝,脸上倒还挂着公事公办的笑容,道:“没问题的话,就麻烦你在这儿签个名了。”

 

放在周泽楷面前的一纸文书,是时下流行的假男友雇佣合同。主要内容是周泽楷需假扮叶修的alpha男友,陪他回家应付父母的催婚,为期一个月,而相应的,叶修会给予周泽楷一笔高额酬金。关于如何扮演好这一角色,里面有不少细节条款,最后的违约金也是个不菲数字。

给这位家喻户晓的omega当假男友风险低、回报高,周泽楷之所以能得到这桩美差,正是靠着学姐的引荐——以叶修这样的身份,当然不会随便在大街上张贴广告,征一名假男友回家过年。

他平日在学校里勤工俭学,而这位学姐正巧跟叶修在同一家公司,前一天在朋友圈发了消息,说是有个omega朋友想找假男友回家过年,要口风紧、性格好的。

周泽楷本没抱什么希望地给学姐发了消息,却没想到次日清晨,学姐就回了他,据说那位omega对他满意,想要他今天中午就去公司签合同。

这不,周泽楷赶紧把自个儿收拾体面,拎着个公文包就有模有样地出了门。

他本以为租个男友回家过年这种事,顶多花掉一周时间。没想到叶修摊在桌上的合同上赫然写了一个月。周泽楷愣了愣,下意识问:“有必要这么久么?”

他倒不是不愿意,而是本能地替对方着想。毕竟是两个陌生人,AO授受不亲,当真朝夕相处一个月,叶修能那么信任自己?

不料叶修并不接茬他这番好意,反而振振有词地跟他阐述一番自家父母多么心细如发,自己又有多讨厌alpha。

“要是你不先跟我相处两周试试,你能装我男朋友,我还不一定装得了呢。”这位俨然是反alpha主义者的omega一本正经地宣布。

年纪轻轻就拿下百花奖影帝的大明星说自己演技不行,差点逗笑了周泽楷。还好他忍住了,继续一脸认真地洗耳恭听。

“所以说,我们完全没必要这么急啊。”说了足足五分钟,叶修终于下了结论。

他观察着周泽楷的表情,估摸着他已经被自己说服了,便放下心来,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喝了口水润嗓子。还嫌不够,他又补上一句:“钱又不会少你的。”

这话说的,好像周泽楷多见钱眼开似的。周泽楷隐隐觉得自己被看不起了,想要表示生气,却又遗憾地意识到钱的确是个问题。既然叶修本人不缺这点钱,他也没必要上赶着帮别人勤俭节约。

“也行。”他说,拿起笔来,简要地重新扫视了一遍合同,在底端签上自己的名字。

今天是一月二十四号,自今日始,周泽楷与叶修间为期一个月的假男友合同生效。


 

说好了回家过年,叶修却并不急于带周泽楷回家。“听你沐橙姐说,你们学校放寒假了?你是留在学校打寒假工对么?”他悠然靠在转椅上,抬起眼睛打量站得笔直的周泽楷。

尽管自己是俯视的一方,但被叶修如炬的目光聚焦着,周泽楷难免有些失了底气。

他颇不自在地错开叶修的视线,点了点头,不愿详细解释原因。

不过他不趁着假期学习充电,也不去找些和自己专业相关的实习,反而要给叶修当回假男友,可见的确手头紧。叶修见他无意细说,体贴地没再问下去。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六年,他早已练就看人慧眼,眼下当然立刻看出这位英俊青年家境窘迫。

“回去收拾东西吧,今晚八点虹桥机场,直接跟我飞B市。”

周泽楷吃了一惊,下意识把脸转了过来,目光在半空中跟叶修打了个照面。他有点难以置信,悄悄把手背在身后,小声地重复了一遍:“今晚八点?”

“对啊。”叶修再次肯定,又勾起一个古怪的笑容,慢吞吞地从转椅上站起来。他绕过办公桌,走到了周泽楷面前。

omega比周泽楷稍微矮了一点,目测两三厘米,但气场却全然压过了他。初出茅庐的学生当然没法跟已在社会历练多年的影帝先生相提并论,此时免不了要露怯。周泽楷无可奈何地后退一步,把二人间的距离拉开,这才觉得喘得上气。

叶修见他躲避,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耐人寻味。沉默了一会,他忽然开口:“你还不走,是想要我去你宿舍,亲自帮你整理行李?”

这张嘴实在有点毒。且不说周泽楷不善言辞,纵是他巧舌如簧,此刻也得无言以对。毕竟俗话说得好,吃人嘴软,拿人手短,面对自个儿的雇主,周泽楷只好把气往肚子里咽。

像是看出了他的憋屈,叶修又亲密地靠近他,像是在哄真正的男朋友一样释放出了omega独有的信息素。温柔的声音和抹茶的芬芳一道沁入心脾:“逗你玩的,别生气,我跟你一起去呀。”

大明星怎么能出现在那种地方?周泽楷把这话当成敷衍,因此也敷衍地点点头,夹起公文包,大步迈出了叶修的办公室。看来真的要跟这个omega在陌生的城市相处一个月了,他有些懊丧地想到。

不过也不全然陌生,在他十四岁之前,的确曾经在B市居住过。但后来双亲远赴S市下海经商,也带走了年少的周泽楷。光阴飞逝,掐指一算,他已足足六年未曾踏足B市。在城市景观日新月异的如今,恐怕那座城市早已不是当初亲切的模样。

周泽楷收回飘远的思绪,按下了电梯一楼的按键。

电梯门在他面前缓缓合上——突然之间,狭窄的缝隙里出现了熟悉的人影,而那把熟悉的声音也远远地传了过来。

“喂,周泽楷,你走这么快干嘛啊!”

周泽楷愣了愣,还没想通这位大明星又要做什么幺蛾子,不过手指倒先乖巧地按下了开门键。

缝隙一点点展开,叶修从走廊另一端疾跑而来,转眼间那张向来只能在荧幕上看到的脸就放大在了他眼前。

“你来……”周泽楷欲言又止,他立刻意识到了叶修来干嘛的。

omega手上抓着一个口罩,脸上又扛了副蛤蟆镜,刚巧是大冬天,厚厚裹住大半张脸的围巾也不显得违和。

他是来陪我回家的——alpha如此想到。但是他应当接受这份好意吗?考虑到二人不过是刚认识几十分钟而已。

叶修瞥了他一眼,似是看穿他的顾虑,笑着替他按了负一层的按键,道:“你不必想太多,难道我还会对你一见钟情不成?”

被一见钟情的体验周泽楷的确有不少,至于被暗恋的体验更是可以追溯到才八九岁的时候,他经常在家门口收到不具名的小礼物和字迹歪扭的情书。不过不管怎么受欢迎,他也不至于自我感觉优越到会认为叶修喜欢自己。

叶修是什么人?他十八岁出道,六年内拍了六部电影,三部是男主角,能拿的男主男配奖都拿遍了。当然,也一直高居各大杂志排行榜中大家最想嫁的男明星第一名。是的,身为omega,叶修的粉丝中占比例最大的却不是想娶他的alpha,反而是想嫁他的omega。这年头alpha真不好当,omega比例本来就低,还打算内部消化,偏偏同性婚姻合理合法,omega嫁omega也不足为奇。

性别从来不是划分强弱的边界,叶修的强大足以超越他本身弱势的性别,令他人为之倾倒。因此这样的人,当然不可能对一个笨手笨脚的alpha一见钟情。

不过叶修问这句话,也并非是在索取一个答案。他话音刚落,没待周泽楷回答就自行解释了原因:“闵行离得远,我怕你坐地铁来不及,干脆送你好了。”

风度翩翩,礼仪周全,不愧是享誉神州大地的冉冉新星。周泽楷感激地点点头,诚恳道谢。

“举手之劳。”叶修率先走出电梯门,走了两步又定住,回头对周泽楷牵起一个微笑。

面对这样一个笑容,以往只在电影院里见过叶修的周泽楷不免有点失神——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刚刚在封闭的电梯内,叶修竟然丝毫没收敛自己的信息素。

年轻的alpha哪儿经历过这种冲击?omega哪个不是矜持羞怯的,敢当面表白算是极限,主动释放信息素则是情人间的专利。他没谈过女朋友,当然也没闻过其他omega的味道,偶尔在深夜小树林里无意间撞见的不算数。

“味道能收收吗?”坐进了车厢里,周泽楷终究还是开口问道。这个请求可能会让叶修尴尬,他不禁忧虑了几秒,不会迁怒自己吧。

——很快,他就知道自己的忧虑完全是多余的。

听了这话,叶修并不吭声,而是娴熟地转着方向盘,又一脚油门开出了停车场。外头明亮的阳光登时泼洒在他们身上,周泽楷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光线依然钻破薄薄的眼皮,映亮了视野。

而叶修的回复在同一时间到达耳底:“不能。我们接下来要在我家住两周,之后你再陪我回爸妈家过年。这期间,你必须习惯我的味道。”

 


周泽楷闭紧了眼睛,呼吸渐渐重了起来。他下意识打下车窗,试图冲散一点车内浓烈氤氲的抹茶味。

“小周啊,”叶修有点无奈地看着他,决定先给这位小年轻点缓冲空间,“也有好消息,要是顺利的话,过完年初一,我们就回S市,合同也就可以提前结束。”

“啊?”周泽楷发觉开窗是徒劳的,悻悻然重新把窗关上。不过就那么几秒钟,灌进来的冷风已经吹乱了他的头发。

叶修看得心里一动,不禁腾出手来替他把乱发别到耳后,重申道:“过完年初一,提前结束服务,不过钱我还是按一个月付。”

周泽楷抿了抿唇,小幅度地勾起嘴角。提前结束的话,剩下还有一个月才开学,没准他能再找份工作。他这头算盘打得欢,叶修却冷不丁又跟他提了要求:“现在你也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吧,让我适应一下。以后只要是我们独处,都要互相释放信息素,记住了吗?”

租男友合同上到底有没有这种条款,周泽楷想不起来了。不过这对他而言并不麻烦,他便从善如流地点点头。

葡萄的青涩芳香跟抹茶勾缠在一起,搅得车厢一室甜腻。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气,余光扫过在副驾驶上开始打盹的青年,心忽的软成一块绸缎。

评论(69)
热度(609)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