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周叶】被风吹过的夏天

*甜咸联文之甜文~甜甜的抹茶拿铁


窗外阳光明烈,炙烤着大地,那棵铺开绿荫的高大乔木也显得有几分无精打采,在偶尔吹起的微风中恹恹地摇摆着几片树叶。藏在绿叶丛中的蝉倒是颇为聒噪,一声高过一声地奏响夏日最常见的曲目。


眼下咖啡屋里没人,周泽楷闲着也是闲着,索性端着刚泡好的抹茶拿铁走到了靠窗位子上。他开的这间咖啡屋地理位置算不上优越,只有两条小路通过,人流量不大。但他看起来不像是为钱所困的样子,稀稀拉拉的客人没让这间屋子散发出惨淡经营的味道,反而透着大隐隐于市的怡然之感。


每个常来这儿的客人都知道,这家咖啡屋的老板长得赏心悦目,动作却慢条斯理,想来此处喝杯咖啡,光有钱不够,还得舍得出时间。


而这儿固定的客人大半都是女性,老的少的,胖的瘦的,漂亮的平庸的,周泽楷记得她们每个人的口味偏好。不过,若是有哪个芳心萌动的姑娘前来搭讪,他定会装作懵懂模样,笑着说不好意思,我不用手机。


他当然不是不用手机,可手机号没必要向姑娘们透露,以免造成一种两情相悦的错觉。


曾经周泽楷也是会大大方方给出联系方式的人,但随着年龄增长,外貌带来的困扰也与日俱增。他渐渐学会了保护自己,和暗恋者的脆弱内心,其中当然也包括礼貌微笑跟保持距离。


“小周啊,你这咖啡屋旁边怎么这么吵啊?”店里的那位常客推门而进,嚷嚷着走到周泽楷坐的桌子边上,一点也不客气地坐在了对面。之所以说是“那位”,而非是普遍意义上的“一位”,自然是因为这位客人对于周泽楷,到底还是有那么点特殊的。


来这儿光顾的常客不少,男性却实在少见。周泽楷不至于自恋到以为自己男女通吃,更何况名叫叶修的男人仪表堂堂,怎么看也不会缺乏异性缘。因此他合理揣测叶修频频造访的原因,不外乎是看上了店里的某个女孩。


有意无意地,周泽楷忽略了一个事实:叶修的眼神从来只挂在同一个人身上。


“夏天蝉吵,”周泽楷抿了一口抹茶拿铁,琢磨着这回买的牌子还不错,下次可以进这批货,“要来一杯么?”


“哎,想来杯酒。”叶修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低低咕哝一句。大夏天的在沥青路上走过来,早就蒸出一身汗,身为大男人也不好意思打那遮阳伞。


“本店不提供酒精饮料。”周泽楷摇着头,起身去柜台抱来了抹茶粉跟牛奶。索性这店里现在无新客,他也懒得守在一个地方发呆,跟叶修闲聊一二更合他心意。


“就知道你不卖,”叶修弯了弯眼睛,黑亮的瞳仁里流露出一丝俏皮,“这次我自己带了。”


周泽楷皱了皱眉,停下手里的动作,刚想阻止,却见叶修突然垮了脸。


“小周,这次就让我喝吧。”他捏紧了啤酒瓶细长的颈子,仰头灌了一大口。


周泽楷知道这人沾酒即醉,尽管未曾亲眼得见,但叶修曾跟他分享过以前喝醉闹出的几桩糗事。譬如拉着女生甲喊着女生乙的名字表白,譬如撞上电线杆后一本正经地道歉,如此种种,惹得周泽楷忍俊不禁。


他没见过叶修喝酒,没见过他酩酊大醉的模样,但最让他揪心的,却是叶修脸上他从未见过的神情。他没见过叶修这么伤心。


“你……怎么了?”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把关心宣之于口,顺带轻轻抽走叶修手里的酒瓶。叶修似乎立刻就醉倒了,窝在座位上眼神迷离地看着他,两颊泛起红晕。


“我恋爱了。”他耷拉着嘴角,小声地吐出这四个字。


“哦?”周泽楷挑了挑眉,声音突的高了几个度。旁边细细碎语的小姑娘纷纷扭头看向他,他立刻闭了嘴,后悔地把脸转向窗外。不该这么失态的,只不过是因为他从未听叶修谈起过恋人罢了。哪儿值得这么大惊小怪?也许人家就是不乐意秀恩爱呢。


叶修端详了一阵子他的表情,嘴角终于一点点舒展开,他说:“其实也没什么,谈恋爱这点小事,你大概是身经百战,我可还是头一遭,别惹了你笑话。”


“没有。”


“没有什么?”


“没有身经百战……”周泽楷刚说完又觉得自己越了界,不该跟叶修分享这种暧昧话题。紧张之下他干脆低头拨弄抹茶拿铁的杯柄,不去看对方的眼睛。


他因此错过了那双眸子中一闪而过的狡黠笑意,只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说着:“这样呀,那你没准还真帮得上我,其实我也是单方面恋爱,能不能成还不一定呢。刚好我想追的人,也是个没谈过恋爱的。”


“她是怎样的人?”周泽楷略一沉吟,问出了关键问题。


叶修想了想,说:“很帅。”


有我帅么?周泽楷下意识想这么问,但又被自己没来由的好胜心逗笑了。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当然不该跟别人眼中的西施相比。


不对。


他愣了愣,才抓住重点:“他是男的?”


叶修坦然地点点头,又有点好笑似地靠近了桌子,支起胳膊,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盯着他:“怎么,你讨厌同性恋?”


周泽楷觉得失了气场,轻咳一声,道:“没有。”


“那就好,”叶修似是松了口气,手指悄悄勾住周泽楷的杯子,画蛇添足地征求主人的同意,“好渴啊,借我喝一口?”


周泽楷还没点头,这人就自顾自地饮了一大口。拒绝的话才到舌尖就被悻悻然咽了回去,周泽楷有点无奈。这大概是以疑问句形式做出的陈述句,叶修不打算接受除了肯定以外的答案。


这种我行我素的作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叶修一贯的生活状态——他们初遇时是一个大雨天,咖啡屋外大雨倾盆,没带伞的人四下奔逃,似是想尽快找到一处避雨场所。那时周泽楷在给一位客人做咖啡拉花,刚刚做完兔子的最后一只耳朵,抬起眼来正巧与窗外的叶修四目相接。


说来奇怪,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叶修竟然在不疾不徐地踱步,看起来丝毫没有身为落汤鸡的自觉,反而有种闲庭信步的从容。当然,前提是忽略他被骤雨湿透的三件套西装。


隔着一扇被雨冲刷至模糊不清的窗户,周泽楷下意识地抬起手,示意这位陌生男人进来避雨。


而叶修从善如流地踏入了这处鲜有人问津的咖啡屋,从此开启了他们长达一年的友情。


后来周泽楷问过他为何不在意淋雨,叶修倒是理直气壮。他裹着周泽楷替他围上去吸水的毛巾,喝着刚泡好的咖啡,有理有据地阐述歪理:“反正都被淋湿了,跑得快也是这样,慢慢走也是这样,我何必跑那么快呢?”


他总能为自己的特立独行找出大段理由,有一点离经叛道的有趣。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中实属难得,却跟同样与常人格格不入的周泽楷不谋而合。


多年来,周泽楷习惯了一个人生活,既然无需为了赶上别人的速度而加快脚步,那么他自然就放任自己懒洋洋地过日子。偶尔,他也应邀跟朋友吃过几次饭,可每次都被落在最后,别人早早放下筷子,觥筹交错,而他还在不紧不慢地扒着饭,融不进欢乐氛围之中。


周泽楷知道叶修跟自己一样是社会的异类,因此他并未惊讶于叶修同样是个慢性子。


他有耐心等周泽楷做好咖啡,之后可以在咖啡屋消耗掉一整天,似乎无所事事,只是聊天。他能和周泽楷约着一起出去散步,慢悠悠地丝毫不担心被飞快前进的世界甩到身后。时间一点点在指缝间溜走,而他们杯子里的抹茶拿铁也以极慢的速度减少着。


叶修不爱咖啡,了解这点并没有花费周泽楷太多时间——他太怕苦,每次喝的时候都要皱起眉头。周泽楷说你喝药呢,这副表情。叶修愁眉苦脸地倒进两大包糖,又摇头晃脑,说小周你这儿的拿铁怎么也这么苦。


“那就别喝咖啡了。”周泽楷不客气地端走他的杯子。


“喂,你干嘛呢?”叶修在他身后不满地敲桌子,“还不是你,又不卖酒,我只能喝咖啡呀。”


周泽楷兀自拿了个新杯子,倒上满满两勺抹茶粉,又用热牛奶冲开。抹茶的芳香登时充盈开来,闻到味道的叶修缩在座位里兴高采烈地问他:“诶?小周你在做抹茶?这么香,我想喝!”


“不是给你的。”周泽楷见他得意的样子,忍不住故意逆着他的心思讲话。他欣赏了几秒叶修骤然暗下去的脸色,才慢腾腾地走到他面前,把刚泡好的抹茶拿铁放到桌上。


叶修盯着墨绿的液体傻笑,道:“你菜单上可没抹茶拿铁。”


“嗯,”周泽楷漫不经心地回道,“老客户福利。”


其实那个时候他们也就认识了两周而已。两周,不长不短,长到让周泽楷意识到叶修不喜欢喝咖啡,长到让他愿意给出一个老客户福利,却也短到周泽楷来不及发现叶修其实压根不是什么慢性子,短到他未察觉出叶修慢的原因是想与他更久地待在一起。


 

一年后的现在,周泽楷再次强烈地感受到了叶修不走寻常路给他带来的冲击,也同样觉得亲切而喜爱。因此他接过叶修喝完的杯子,毫不在意地顺着对方刚喝过的地方,把最后一点喝了干净。


他放下杯子,心里的迷雾也随之渐渐散去。


他转而饶有兴趣地看着叶修,问:“好喝吗?”


“嗯……”叶修被问了个措手不及,只勉强吐出了这一个字。耳尖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这绝不是因为喝醉了或者什么物理原因,周泽楷心知肚明。


他忍不住悄悄勾起嘴角,伸手点了点叶修沾着点绿色的嘴角,又慢吞吞地舔掉了手指上的液体。这一连串动作被他做得很慢,慢到足以让叶修看得发了呆,却没有慢到足以让他想起这个气氛适合一个水到渠成的亲吻。


“那个……所以,你帮不帮啊?”叶修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错失良机,一时连构思好的问话也带了几分懊恼之意。


“怎么帮?”周泽楷睁大眼睛,定定地回望他。


该死,他一定什么都知道了。叶修抿了抿嘴,可他骑虎难下,索性就把戏继续演下去。


此刻他倒想看看周泽楷会做什么反应了——既然他已经意识到这不是一次感情咨询,而是一场告白预演:“那家伙特别不爱说话,我就看不出他到底喜不喜欢我,所以担心贸然去表白,会连朋友都没法做。你给我点参考呗,你们这种不爱说话的人,都喜欢怎样的对象呀?”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呀。周泽楷笑得眼睛嘴唇都弯起来,笑了好一会,他又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对头,赶忙把笑意压到脸下,一本正经地端起空荡荡的杯子。


“我这样的,”他沉吟片刻,把杯子塞到叶修手上,“喜欢勤快的。”


叶修瞪了他一眼,刚刚期待的表情顿时坍塌成了无奈。真拿你没办法,他的眼睛在这样说。虽然如此,毕竟还是拿周泽楷没办法。他握紧了杯子,喃喃着好好好,就向厨房的洗手池走去。


还真去啊。周泽楷忍着笑,跟了过去。


“现在这样,算勤快吗?”叶修仔仔细细地冲刷着染着抹茶色的杯壁,手指被冷水冲刷过,一阵舒适的凉意泛起。


周泽楷站在他背后,贪凉地伸长手臂,也把手放在水龙头下。


“很勤快。”他小声地肯定着,顺势把下巴搁在了叶修肩膀上,轻轻地在他耳边笑起来。


“你这家伙,”叶修一边洗一边抱怨,“太懒啦。”


周泽楷蹭蹭他的侧脸,胡乱地嗯了几声。


半晌,叶修搁下被洗干净的杯子,冷不丁用湿漉漉的手抚上了他的脸。“舒服吗?”他低声问。周泽楷闷闷地笑,凉水解了夏日黏腻的热意,自然舒服得很。“舒服。”他说。


“还有更舒服的呢。”叶修微微偏过头,突然袭击了他的嘴唇。


周泽楷愣了愣,随后更深地吻了回去。


的确非常舒服。


“我这么勤快,你喜欢我吗?”他问。


“喜欢你。”周泽楷搂着他的腰,不容置疑地回道。


不过,原来我看错叶修了。他迟钝地想到,这家伙有的时候,手脚可真够麻利的。


那是自然——徐徐图之,不正是为了一击必杀吗?

 

 

 

FIN.


评论(48)
热度(161)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