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only,挑食;高王纯食双担。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栗鼠

【周叶】晴天

*标题取自周杰伦同名歌曲❤

*考虑到叶修原来的假名,对他的称呼会随着视角改变而有所不同~



 

01.


你看起来像是要哭了。


这句话含在叶修口中,却迟迟无法问出口。周泽楷正坐在他身侧,英俊的轮回队长即使在红着眼眶的时候也不会让人觉得软弱,反而会心生怜意。叶修自然先软了三分心,说出的话也字斟句酌、小心翼翼:小周,怎么回事?


影片的结尾,那件搭在椅背上的外套仿佛一个含蓄的悲剧。既不再有余温,也不会被人穿起。


叶修暗自后悔不迭,早知就不邀请周泽楷跟自己一同看这部电影。其实眼下感同身受的也不只是周泽楷,叶修同样感到被戳到了痛处。直到最后,男主角依然孑然一身。他曾有过知心好友,风光喜乐无限,良辰美景胜天,但到头来一切成空,荣华如过眼云烟,唯有孤独如影随形。


孤独,轻飘飘,又沉甸甸。


他曾带领嘉世延续三冠,缔造王朝,却渐渐人心离散,力不从心。偌大的嘉世看起来依然有着老牌豪强的面子,里子却已然摇摇欲坠。他不是不擅长配合,但配合仍需要两个人的努力,而非剃头担子一头热。纵然叶修被誉为荣耀第一人,却也无法以一己之力继续力挽狂澜了。


而坐在他身边的男人,无疑也有着和他相似的境遇。

 

 

02.


第五赛季初遇周泽楷时,叶修暗自觉得这小年轻真有意思。


台下他撞见过周泽楷一回,端着前辈的亲切口吻跟他打了声招呼,结果周泽楷很快地瞥了他一眼,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略显窘迫地忽闪着,最后点了点头就权当是回礼了。


本以为该是个腼腆害羞的后辈,叶修没想到周泽楷后来在场上的表现,却是激烈又强势,完全没有操作者那副软绵绵的影子。


许多缠绵悱恻的发源地,不外乎就是觉得“这个人很有趣”。


打完比赛后叶修存了丝逗弄的心思,在职业选手群里扒拉出了一枪穿云,发送好友申请。自此二人间虽仍无甚亲密,却至少拥有了一丝联系。轮回队长的沉默寡言在一次次无疾而终的对话中越发明显起来,而被沉默保护着的内核是叶修尚未窥见的。


他偶尔也会好奇,周泽楷究竟是对谁都这样沉默是金,又或者只是因为跟自己不熟?


叶修跟周泽楷约战,酣畅淋漓地打过一场,忍不住问他:你这么不爱说话,对队友也是这样吗?周泽楷沉默了半晌,文字泡里最终出现了一个孤零零的嗯字。


那真是糟了。


人类是习惯于用表象为他人下定义的动物,叶修自己也不能免俗。周泽楷寡言少语,看上去就是爱答不理,叶修都会讨厌他的沉默,那他的队友怎么可能毫无嫌隙地接受?

 


他的不良预感转眼就被现实证明。接踵而至的比赛中,轮回的军心不稳从初露端倪到昭然若揭,电竞周刊上对这支队伍的描述,也从一鸣惊人变为了一人战队。叶修在QQ上敲一枪穿云,诚恳建议他多说说话,队友自然会跟他亲密。


这一次周泽楷回得很快:没用的。


怎么会没用呢?叶修一开始不明白,但很快,他就明白了。


嘉世同样在走下坡路,他心知肚明是哪些人搞的鬼。他起初以为刘皓误会了自己的严格,还特意跟对方促膝谈心,对你严厉不是故意为难你,只是希望你进步。长谈过后叶修以为对方理解了自己,还期待着能在赛场上重新找回嘉世昔日雄风,但他很快尝到天真的苦果。


他确定自己已经展现了充分的善意,却依然在赛场上感到力不从心。配合不是一个人能操纵的游戏,而他分明看到嘉世的人心同样分崩离析。团队战白热化之后队友看似不经意的配合失误,放在把叶秋视为斗神的观众眼里,就是全部要归咎于叶修的领导不力。


旁人怎么看自己,叶修事实上并不在意,但他没想到自己为之奉献了数年青春的嘉世,最终却只剩下苏沐橙还能信赖和依靠。


无论做什么也无法改变这个局面的失落感,使他奇妙地达成了对周泽楷的理解与共鸣。


人类是习惯于用表象为他人下定义的动物,但是愿意跟你做朋友的人,终会透过表象看到你的心。而不愿意与你做朋友的人,即使明知你的好意,还是不改祸心。


叶修就看得见周泽楷的心——寡言少语绝非冷淡疏离。他跟周泽楷闲聊时,对方总是回复寥寥,可是从未有一次不回。偶尔叶修故意开嘲讽,笑话他跟自己胜率四六开,周泽楷也好脾气地说会继续努力。


诚然,轮回的总体水平不高,除了一枪穿云一枝独秀外,其他的战力实在称不上豪强。但每次在场上,明明可以不顾队友独自冲锋,一枪穿云却还是会为他那些不小心犯错的队友补上窟窿。叶修看在眼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周泽楷有多在乎他的队友,多在乎团队合作,可是没用的。


队员跟不上他的节奏,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从未为了跟上节奏而竭尽全力。


轮回内部不少人反感这位年纪轻轻就取代张益玮上位的队长,嘉世也反感这位明明有着无限商业价值却拒接广告的队长,再加上他们二人都是天纵英才,比起常人而言还更易遭到嫉恨。于是寡言少语被曲解成离群索居,严厉要求被解读为傲慢无礼。


失败的团队合作并非因为被误解,而是因为从一开始其他人就没想过要接受真实的你。


因此明明身处团队中心,却难免有孤军奋战之感。


第五赛季转眼宣告结束,轮回首度闯入季后赛,比起以前垫底的排名称得上是异军突起。嘉世早早退出竞争,结束训练的叶修回宿舍习惯性上网看轮回比赛回放,最后的记者会上,英俊的轮回队长被长枪短炮包围,言简意赅,风度卓然。


但他还是直觉地认定周泽楷心里并不好过,毕竟对上百花时,明明可以远程掩护一枪穿云的元素法师却有意无意地把技能放错了地方,结果对方趁机把血条快到尽头的神枪手给清零了。这样的配合失误或许旁人看不出关窍,但叶修这样的职业选手当然能轻易看穿。


除了那个叫笑歌自若的牧师之外,剩下的人都在孤立一枪穿云。


他惦记着周泽楷,关心则乱,手先于脑子做出了行动,他抓起宿舍的固定电话,头一回拨通了对方的号码。


是小周吗?我是叶秋,没打扰你吧?


啊,前辈好。


刚刚看了轮回对百花那场,你的队友……


没问题。


怎么叫没问题?这能叫没问题吗?


没问题。


你觉得凭你一个人就能打赢?


我会努力。


行,你就倔吧,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叶修登时有些恼火对方的天真,跟自己曾经的天真一样。天真是会受伤的。他天真在于以为那些跟自己作对的家伙是可以拉拢的,而周泽楷天真在于他认为一人战队也可以赢。


可是,叶修转念一想,不这样的话,又能怎样呢?


他放软了声音,道:其实嘉世也是这个情况,你看得出来吧。


嗯。对方的声音有些沉闷。


除了继续努力,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叶修自言自语着。


诚然,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孤独的强者是弱小的。可是面对四散的人心,他们除了孤军奋战,已经别无选择。


——至少现在看来如此。

 

 

03.


当叶修第三次看到同一栋小教堂的时候,他总算意识到自己迷路了。对S市人生地不熟,也亏得他敢随便乱走。只不过刚刚对阵轮回,嘉世总算拿下了自常规赛开幕以来的第一个胜利,由不得叶修不高兴。


心情舒畅之余,他跟苏沐橙简单打了个招呼,就独自往外头走了。快到门口时刘皓很是殷勤地凑过来问,队长,要不要一起吃。叶修瞥了他一眼,信口雌黄:约了人。


他这位副队长心思从来不安稳,面子上倒是装得极是恭敬,这种两面三刀的人叶修看不起,连批评两句都懒得了。技术不够,努力来凑,不懂努力又指望一步登天,哪儿有那么好的事。


被拒绝后刘皓的神情僵硬了两分,叶修看在眼里也没搭理。他寻思着在附近找家上海菜馆好了,听说这儿的黄鱼面不错。


没承想,他一路上琢磨着前面比赛跟一枪穿云对上的好几个画面,心思飘远了,走路便没了个方向,等回过头了已经找不到路。


 

嘉世队长在某些方面古板得出奇,譬如他身上并没有手机这种玩意。以前是用不着,现在倒是有点后悔了。他呆立在路口二三秒,才想起自己可以打车,胳膊还没抬起来,视线就撞上了正在过马路的周泽楷。


路口人头攒动,一米八一的个子算不上太突出——叶修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就这么刚好发现了他。


其实周泽楷并未看见叶修,他眼神平视前方,寻常地过了这条马路。


但在叶修眼里,不知为何便有些像是,他在向自己走来。


穿越密密匝匝的人群,步履坚定。每一次迈步都仿佛敲击着他的心。


叶修一时为之出了神,回过神的时候,又恰巧与那双平静的眸子对视。


周泽楷看见了他,便对他微微一笑。叶修赶紧抿住了唇,却怎么也克制不住嘴角的上扬,心脏的剧烈轰鸣更是不可抗力。原来一见钟情并非初次见面者的专利,相熟已久的朋友也能在不经意间一箭穿心。


又或者是比赛太忙,压力太重,他一直有意无意地压抑了自己的情愫,直到现在才突然察明。


最后他索性不再强忍,将所有在心中沸腾的喜悦化作一句顽皮的开场白。


小周啊,你来得真巧,我刚才发现自己迷路了,你说怎么办?


呃……要回酒店?


不,先找个地方吃饭吧,你要不要一起。


好。


叶修便像是得了糖果的小孩般,喜滋滋地勾着周泽楷的肩膀,哥俩好般低声要周泽楷带他去吃黄鱼面。要好吃的,不怕排队。


其实这个动作对他来讲有点费力,毕竟周泽楷比他高了一点,但他心情愉快,又一心想表现亲昵,有点费力也硬是变成了不费吹灰之力。周泽楷任他勾着,略带拘束地把散落的头发别到耳后。尽管在QQ、在荣耀上他跟叶修可谓相熟,但现实中除了打比赛之外并无更多交集。


而这还是他跟叶修第一回在私下场合见面,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像是多年好友般亲密。


面馆面积不大,大约十几张桌子,都满满当当坐了人。叶修不大计较环境,刚刚周泽楷带他七拐八绕好一阵子,久疏锻炼的人又饿又累,趴在桌子上不动弹了。身子是不动弹了,嘴巴却没闲着:小周,这儿有什么推荐吗?你看着点。


周泽楷沉吟片刻,问他吃不吃腰花,之后就叫了两碗黄鱼面,一碟爆炒腰花。浓油赤酱的炒腰花先上来,裹着亮闪闪的酱汁,闻起来还挺香。叶修本来在跟周泽楷聊这回的比赛,顺便义正辞严抨击轮回经理怎么还不换血,明明要捧你,结果不给好搭档,这不是白瞎吗?结果见了腰花就眼前一亮,也忘了要继续说下去,筷子灵巧地夹起了一块。


周泽楷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偶尔点点头。叶修见他不怎么吃,又叫了碟青菜,勤快地给他夹了几次。周泽楷来者不拒,不过实在晚上没什么胃口,只是象征性地动了几筷子。


其实叶修给他说的这些,他都懂,轮回也正在替他物色相合的搭档。事实上方明华已经说了好几个人选,他还在斟酌中。


这些事当然不宜跟叶修透露,但他到底是信任对方,又看叶修是真心诚意替自己考虑,便最终含糊地解释了一下:有在考虑换人。


哦?是谁?叶修立刻来了精神,眼睛都骤然亮了三分。周泽楷支支吾吾,最后说不知道。叶修立刻理解了,这是机密呢,不能跟自己直说的,周泽楷愿意这么暗示一下,已经是相当的信任了。


他为这份信任而感到喜悦,也不再追问,只说最近的确有几个战队的新人表现不错,尤其是贺武那个江波涛,冬季转会你们可以考虑一下。


说完他又夹了一筷子腰花到周泽楷碗里,对他笑了笑。多吃点啊小周,等会一起看个电影呗。


什么电影?周泽楷还兀自沉浸在对方与自己不谋而合的惊讶中,一时忘了婉拒,竟顺口接了下来。叶修挑了挑眉,其实他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好在他前阵子才跟苏沐橙一起聊过美国大片,眼下便随意挑了个名字最短的来。


独行者?


周泽楷定了定神,既然已经答应了也不好反悔,便点了点头,暗自盘算着今晚健身计划得泡汤了,明天要加训一小时补回来。


叶修窃喜,却还假装一本正经:听说挺催泪的,你可别哭啊。


周泽楷被他逗笑,眉眼弯弯地点头,说才不会。


上海男孩子特有的温柔腔调,有一点点软。叶修在杭州混了多年,也算是浸淫吴侬软语已久,可是看着周泽楷的眼睛,看他幅度很小地动着嘴唇,听他悦耳温柔的声音,却顿时有了耳目一新的感受。酥麻感从脚底冲到头顶,他差点握不动筷子。


闷吗?周泽楷见他脸红,颇为体贴地建议:吃完就出去吧。


不不不,叶修摇摇头,赶紧低头嗦面。他低微的回应淹没在面馆的嘈杂人声中:看你看得脸红了而已。

 

 


04.


都说了不会哭,结果还是红了眼眶。


小周,怎么回事?问完这话,叶修也知道自己是在明知故问了。他讷讷地伸手,差点没忍住把周泽楷搂住的冲动。可是指尖还没挨上对方的外套,就很快地缩了回来。


他怎么会不知道周泽楷为何红了眼眶。要知道,他自己也一样。这部片子戳中了他们二人共同的痛脚。他们有着满腔热血,满腹才华,本是能带领队伍在赛场上冲锋陷阵,势如破竹的将军,却沦落到孤身一人的境地。野心与才华再多,一个人也无法将梦想兑现。


即使他们都不曾退缩,更不会放弃,但难免有时会被击中软肋,暴露脆弱的情绪。


会过去的。叶修酝酿许久,只说出这四个字。


周泽楷慢慢转过头看他,眼神中有着不甘。


叶修一时冲动地握住了他的手,而一旦握住就不想分开,索性顺理成章一路牵着手出了电影院。


等到轮回引入新鲜血液,团队合作再上几个档次,轮回必将势不可挡。他安慰着周泽楷,现在的困局很快就会过去。


当然,这是他合理的预想。轮回不可能埋没周泽楷这块金子,他很快就要大放光彩,轮回也必将因他而一跃成王。而在那之后……恐怕不会有人想得到,风光无限的轮回队长,竟然也曾有过这么一段孤独无依的时光,甚至会为一部电影感同身受,红了眼眶。


而他之所以能熬过来,不止因为他有着强大的实力,更是因为他有着坚定的心。郁郁不得志的天才,有太多只是昙花一现,迅速地被人抛弃和遗忘。


但周泽楷不是,他忍得了孤独的旅程,忍得了旁人的误解,他从未放纵自己沉沦进自怨自艾、自暴自弃的深渊——因此他绝不是一簇稍纵即逝的烟火,他会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星辰。


叶修思量许久,最后还是说出了他的预言。


现在他们不都是叫我荣耀第一人嘛,我当然没打算让位,不过看你很有本领,再加把劲,看以后能不能超过我啊。


话音刚落,周泽楷就回握了他的手。职业选手的手自然漂亮有力,叶修差点被他的触碰夺取了呼吸。他无端不安起来,为自己捏了一把汗,小心翼翼地抬眼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的眼神透着志在必得,语气同样不容置疑:能。


小样,还真敢说。叶修立刻扭头去看旁边的盆景,却没能掩饰住自己脸上忽然出现的笑容。

 

 


06.


一切都如叶修的预想一般发展着,时光白驹过隙,江波涛的加入对轮回来讲无疑是如虎添翼,神枪手与魔剑士在场上横扫千军,周泽楷也真正成为了这支队伍无可争议的中心。


等到第八赛季伊始,人们提及轮回时已经开始大胆预测它的夺冠可能性。叶修对轮回的比赛向来钻研颇深,对此他也振振有词。轮回无疑是一位新的劲敌,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私下里只有苏沐橙知道,这位多年老友看录像时的表情,比起研究劲敌,更像是欣赏情人在战场上如何大放光彩,如何所向披靡。


她开玩笑问叶修,你是不是喜欢周泽楷啊。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叶修从屏幕前移开了目光,对着她眨眨眼睛:替我保密。


可惜秘密并没有在她肚子里放太久,随着冷风呼啸而来的还有新转会来的孙翔。新人来,旧人走,她没想到走的会是叶修。尽管得到对方休息一年,然后回来的许诺,但苏沐橙还是没能忍住内心翻涌的委屈和不平,给周泽楷发了消息。


叶秋退役了。她说。


周泽楷的回复难掩惊奇:怎么会?


他一直在嘉世被排挤,你是知道的吧。


周泽楷咬了咬唇,他当然知道。三年多来,他和叶秋早就成了至交知己,不仅熟悉对方的荣耀打法,也对彼此的情绪波动了如指掌。叶秋知晓他起初一鸣惊人的风光,其后孤立无援的处境,和如今再次崛起的快意,他自然也了解叶秋在嘉世的有心无力、寸步难行。


是被逼的?


对,嘉世让孙翔取代他,他已经走了。不过他进了附近一家网吧,当网管呢。


在哪儿?


周泽楷打开了订票网站,买了最近一班的高铁票。他曾多次受到叶秋指点、激励和悉心的关心,而现在看起来,是礼尚往来的正确时机。


可等到坐在了高铁上,看着窗外浓稠如墨的夜色,周泽楷又心生些许茫然——真的只是礼尚往来吗?


 

抵达兴欣网吧时夜色已经深重,周泽楷裹紧了大衣,小心调整口罩的位置。叶修见了他也不惊讶,招着手要他过来,又快手快脚地拉开转椅示意他坐。周泽楷抹了抹融在脸侧的雪水,想说些什么,一时半会却找不出一句适合的寒暄。倒是叶修和和气气地先开口:最近比赛,轮回赢得挺多啊。


周泽楷嗯了一声,话到这儿,显得难以接续。他觉得尴尬,下意识摸了摸耳朵,才小心坐在叶修身侧。


看已经有人说你是荣耀第一人了,不错嘛,你是有了我的名号,我呢,差不多也可以继承以前你们的名号了。


什么?


一人战队咯。叶修扑哧一笑,给他把厚厚的围巾解了,说室内暖和着,穿这么多得闷着了。


周泽楷不接茬,这个笑话他笑不出来,只是顺从地任由叶修脱了他的围巾和口罩,又殷勤地帮他把大衣挂在椅背上。


还回来吧?最后周泽楷这样问。


叶修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转而问他想吃什么,红烧牛肉,还是香菇炖鸡。周泽楷对他频频转移话题感到不满,索性拧着眉头不再理他。叶修站在他面前,注意到他微微皱起眉毛,又立刻心软了,什么话也可以往外说。


他俯下身,压低了声音:休息一年,等我一年。


还休息啊?周泽楷对这个回答依然不满。职业选手哪个不是精益求精,力求不断超越自己?就算叶秋真的强,那休息一年再回来,也肯定比不过迎头猛追一年的精英了。


叶修敛了笑意,总算拿出了点正经的神情来解释:所谓休息,就是养精蓄锐。


然后,卷土重来。


他吐了吐舌头,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周泽楷被他的话逗笑了,明明该灰心丧气,这人反而意气风发起来了。他很给面子地笑了足足三秒,才不客气地反驳:冠军是轮回的。


叶修不置可否,只是用手捧住了他的脸。


周泽楷这一路走过来,风雪交加,两腮被冻得通红。叶修的手则一直被室内暖气烘着,暖得很,一贴上去,周泽楷几乎觉得被炭火烫了。


他苦着脸瞪了叶修一眼,却没挣扎,乖乖任由对方捧着。连叶修一点点把脸凑过来,他也只是垂下眼帘,而并未回避。


喂,周泽楷,你干嘛来看我呢?叶修问他,又不等周泽楷回答,就自顾自做出结论:你也喜欢我吧。


周泽楷不吱声。


叶修呼呼喘着气,一时找不到词来表白。


这网吧倒像是在蒸桑拿了,他暗忖,怎么我觉得脸快烫熟了。


好一会,叶修才再次打破了沉寂:我以前一直觉得我们很像,队伍里大多数人都和我们不对付,挺孤独的。孤独嘛,总是会让人消极的,可是你并不消极,反而很坚定。我以前呢,很欣赏你孤独但坚定的这个感觉,当然后来就是喜欢你了。


周泽楷犹豫地看向他,长长的睫毛缓慢地眨动着。


我不孤独了,他说,还有,我也喜欢你。


那……在一起试试?总有一天,我会有一支比轮回更团结的队伍,然后就杀回来,我们打个痛快。


好。


好什么?


在一起,还有,打个痛快。



 

是的,他们都捱过漫长的孤独时光,用单薄的双肩一力撑起心中的理想。曾经漫漫长夜中,独行者只能凭着终点处那座意味着胜利的灯塔点亮前路,引导渴望。


好在从此以后,不管身边是否有亲密战友,至少他们已经拥有彼此——是针锋相对的劲敌,亦是相互理解的知己,更是要并肩携手、走过此生的灵魂伴侣。


终有一天,在这条曾经乌云密布的道路上,不再孤独的旅人将拨云见日,得见晴空万里。

 

 

 

 

FIN.


评论(46)
热度(336)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