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only,挑食;高王纯食双担。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栗鼠

【周黄】强人所难

事情有些蹊跷。


洗澡时被突然闯入的男人吓了一跳,下意识把对方给制服后发现原来是总裁先生——周泽楷苦恼地皱起眉毛,一时不知是该先抓起大浴巾把重点部位遮掩一下,还是先松手放了这位嗷嗷喊疼的非法入侵者。


最后他折中了一下,单手按着黄少天交叠的两只手,另一只手快速拽下浴巾挡在身前。


力气大了不起啊,黄少天脸贴着墙,愤愤不平地抱怨:“谁知道你在里面洗澡啊,走错路不行吗?怎么这么凶,都是大男人……”


周泽楷松开了手,黄少天立刻站直了身体,不忘整理自己被弄皱的西装外套,虽然这也不顶用,毕竟那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他嘴上还不停:“都是大男人还怕我对你做什么不成?”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指了指门口,等对方一跨出门槛就关上了门。


太大意了,他自我反思,都怪以前出差一直是一个人住,这回洗澡也忘了锁门。当然,他也没想到黄少天这么大胆,明知道自己在洗澡,还敢闯进来。


周泽楷关了水,胡乱把自己捯饬干净,这才出了浴室。

 


外头有些凉,黄少天正坐在床头看明天演讲时要用的PPT,嘴唇快速地翕动着念个不停。总裁大人一向能说会道,跟他惜字如金的助理有着天渊之别,当然也谈不上谁优谁劣。滔滔不绝可以把对方唬住,而寡言少语同样颇具说服力。


若说话少较之话多有什么明显的优越性,周泽楷窝在被子里看杂志,不无惬意地想,大概就在于他不用费神去准备什么会议演讲了。


显然,黄少天并不满意周泽楷眼下这副怡然自得的模样。他搁了电脑,掀开被子挪到周泽楷身边。


“周泽楷,怎么看你这么闲呢?是不是得给你找点事做呀。”他挑了挑眉,语气略带威胁。


周泽楷无奈地放下时尚周刊,瞥见了火辣的封面女郎,大致猜到了黄少天这么生气的原因。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是他没想到黄少天连纸片人的醋也吃。


他叹了口气,毕竟是顶头上司,就是刻意刁难自己也只好认命:“做什么?”


黄少天一时语塞,他倒是没想好要周泽楷做什么。毕竟周泽楷早就准备停当,他在大脑中飞快搜索了一圈,也没能想到什么不妥之处亟待改进。


他难得地沉默了几秒,随后赌气般挨着周泽楷坐着,头顺势靠在他肩膀上。他比周泽楷矮上几公分,往常这是他对周泽楷心生不满的缘由之一,眼下却便利了他靠在人家身上的姿势。


“那你就当靠枕吧,”黄少天不客气地提要求,“感觉比枕头舒服。”


周泽楷抿了抿唇,冷不丁跳下了床。


倚靠之处突然消失,黄少天一时没保持住平衡,整个人砸到了床上。所幸被子软和,这一摔也没多疼,不过还是成功激起了他的怒目而视。


周泽楷视而不见,拿起杂志走到沙发上去看。


鉴于黄少天没跟自己表白,他也不好把话说开,但是这不代表他会接受黄少天得寸进尺的行为。周泽楷气鼓鼓地想着,杂志花哨的版面也没看进去,满脑子都是黄少天嚣张的嘴脸,手指关节被他按得噼啪直响。

 


他跟黄少天一起出差的次数数也数不清,但今天还是他第一回跟黄少天同处一室。时值旅游旺季,酒店房源紧张,加上秘书失职,忘了要提前订房,结果来到这里,被告知只剩下最后一间行政套房。


周泽楷想想也觉无妨,在电梯上还跟黄少天说自己可以睡沙发,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一进门就把咖啡洒在了上头。


周泽楷抄起电话打算叫服务员上来处理,却被黄少天制止了。


“我说这大晚上的都快十二点了,没必要为这事特意吵醒人家吧。”


一开始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眼睛骨碌骨碌转,得出一个大胆猜测:“你来洗?”


“不不不,开什么玩笑呢。”黄少天笑着指了指床,道,“你看,这不是有一张吗?”


周泽楷目瞪口呆。


他愣了足有半分钟,才指着那张床,不敢置信地又问了一遍:“我们睡一张?”


黄少天大咧咧地点头,把电脑丢床上了。他麻利地坐下,对着PPT开始念念有词,显然已经进入了状态。


周泽楷站在原地,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公司秘书一向恪尽职守,共事五年从未出过这等差池,为何偏偏赶在今天?黄少天尽管看起来聒噪不靠谱,可是能坐上总裁这个位子,当然也是沉稳干练,雷厉风行之辈,怎么会把咖啡泼到沙发上?


但他又怕自己想太多,一切不过是巧合。欲言又止了几次,最后还是沉默的天性占了上风,他转身进了浴室。


“那我去洗澡。”他没忘记跟黄少天打个招呼。


“嗯嗯。”黄少天随口应了几声,也没在意对方到底说了些啥,全身心都投入进了明天的工作里。


 

又是同卧一榻,又是误闯浴室,还想借故枕在自己肩上?


这可是强人所难了。就算是顶头上司也不可以。周泽楷下定了决心要跟黄少天好好谈谈,告诉他自己不喜欢男人。


他放下杂志走向靠在枕头上的总裁先生,走到跟前才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


也是,周泽楷扫了眼手表,指针已经指向了一点半。


即使是困到睡过去,黄少天依然抱着电脑,嘴唇微张,像是随时都准备要跟人唇枪舌剑似的。


周泽楷莫名心尖一颤。他眨了眨眼睛,伸手托住对方的脖颈。


“周泽楷你干嘛呢……”黄少天迷迷糊糊地问,眼皮掀开一条缝,困倦的眼神落在周泽楷身上。他一贯响亮的嗓门也弱了下来,听起来不那么吵闹,反而有几分脆弱的味道。


“睡吧。”周泽楷不禁放柔了语气。他见惯了黄少天意气风发、运筹帷幄的样子,他欣赏那样的黄少天——如果对方不对自己有非分之想的话,那就更好了。


他扶着黄少天的肩膀,小心翼翼地把人放进了被窝里。


到底该不该跟他睡同一张床呢?周泽楷一时陷入踌躇。


黄少天翻了个身面对着他,嘴里嘟哝着“周泽楷你怎么还不来睡,都这么晚了。”


周泽楷的心像是被羽毛轻轻抚过,身体先于意识而动,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黄少天身旁。


如果不去考虑对方突然攀上来的手臂,不去在意对方渐渐凑上来的身躯,不去听清对方嘴里嘟哝的“周泽楷你长得真好看”,那么今夜就像任何一个普通夜晚一般平静。


 

“别说了。”周泽楷红着脸,终于忍不住开口制止他的自言自语。


黄少天搂着他的腰,并没有搭理他,兀自小声地说:“嗯,好看是好看……要是再温柔点就好了。”


周泽楷放弃了跟他沟通的打算,闷闷地闭上眼睛不再搭理胡言乱语的人。


他果然讨厌黄少天这种聒噪的性子。要他跟这么个人睡在一起,实在强人所难。

 


>>> 


黄少天起床的时候懊恼了半分钟。


他睡相一向很糟,在家里的床都是king size才能容得了他肆意的动作。今天起来果然也不例外,他的四肢正牢牢攀在周泽楷身上,而被紧紧抱住的男人没好气地捏住他的鼻子,硬生生把他弄醒了。


甫一睁开眼就对上周泽楷冷淡的双眸,黄少天不禁开始后悔自己昨晚的好心。对周泽楷那么客气干嘛,早知道就让他睡沙发。


他找借口说怕麻烦酒店工作人员,其实黄少天哪里怕麻烦人家,他只不过是不忍心让周泽楷睡沙发,才故意把咖啡泼上去,创造一个完美台阶让对方走下来。


结果呢?


周泽楷根本不领情,只不过是不小心撞见他的洗澡现场——雾气弥漫的,他又没看清——就被按在瓷砖上摩擦。


更别提现在,不就是抱了一下吗,非得用这么粗暴的方式吵醒自己。


还不是他宅心仁厚,宰相肚里能撑船,才不跟周泽楷计较,换了个暴脾气,可不得给他小鞋穿?


 

黄少天压下起床气,一团和气地跟周泽楷打招呼:“早上好。”


周泽楷戳了戳他的手臂,道:“放开。”


黄少天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跟个八爪鱼似地挂在人家身上,一时恼羞成怒,立刻把手脚挪开不说,还小声抱怨道:“谁要抱着你呀,只是以前没跟别人睡过一张床,不习惯。”


他喉头滚动了一下,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他本想说你抱起来一点也不舒服,可是真相阻止了谎言的脱口而出。向来耿直的总裁先生第一次犯了难,怎么样才能不违心地说出这句话呢?


违心的话,黄少天说不出口。


周泽楷劲瘦的腰适合被他搂住,修长的腿也适合被他勾着,温暖的皮肤让他想紧贴,结实的肌肉令他心生艳羡,靠着自己极近的俊俏眉眼更是足以将他的起床气灰飞烟灭。


——真心话呢,好像也说不出口。


听起来像是他喜欢周泽楷似的,可他才不喜欢这个沉默寡言的助理。要不是对方的确能力超群,他甚至不想让周泽楷待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岗位上。


明明我在为他好,可他却不领情。


黄少天的确热情,却也不会去捂一块热不了的寒冰,更不会闲着没事去钻荆棘丛林。


那实在是强人所难,他不满地翻了个白眼,自己这位助理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讨喜。

 


是的,后来他们在同一张床上聊过无数天,做过无数爱,睡过无数觉,拥有过无数美梦。黄少天习惯了和另一个人分享被子,周泽楷也习惯了对方依赖的姿态。


可是此时此刻,他们还如同这世上最不可能契合的两枚碎片般,一个冷淡似冰,一个如火热情,互相看不顺眼,谁也不想当谁的另一半。

 

 

>>> 


“喂,周泽楷,给你这个。”


才出差回来安静了几天,总裁先生又耐不住寂寞了么?周泽楷忍不住摇摇头,无情地拒绝了对方的殷勤:“不用。”


“哎,你就别强撑着了,”黄少天挑挑眉,有点不高兴,“感冒才好,多吃点水果吧,可别再犯,传染给我了。”


真在意传染的话,就该让我离你远点吧。周泽楷无奈,但是话语中的关心还是令他选择接过这个颇大的玻璃碗:“谢谢。”


玻璃碗里装的是洗净的草莓,切好的香梨。


他不小心碰到黄少天的手,眼神也自然而然地擦过攀在碗上的、被冻得通红的手指。


 

寒冬腊月,洗这些水果不会太简单。


周泽楷几乎立刻在脑海中勾勒出了对方费劲清洗着草莓的模样。纤长白皙的手指被冷水一遍遍冲洗,最终泛出一层不正常的红。


“你……”他欲言又止——行动却并未停止,他伸手抓住了黄少天抽离的手。


“你干嘛,松开松开。”黄少天想抽回手,周泽楷立刻下了更大力气捉住。


他想瞪周泽楷一眼,却忽然意识到自己脸上不容忽视的热度。


怎么会这样?黄少天恨不得把头埋进地里。


怎么手被周泽楷的手碰了,脸却像是被炭火烧了似的滚烫?


他只好继续低着头,祈祷着身高差的缘故周泽楷看不清自己的脸。


周泽楷的确没看清,倒不如说他压根没看。他的全副精力都投注在了黄少天冰凉的手指上。


他轻轻抚摸着对方被冻红了的指尖,埋怨似地说了一个字:“笨。”


这根本不是他会做的事——话音刚落,他的心脏就开始不安地鼓噪。


他早就习惯了被追求,被仰慕,被心怀不轨地接近,可是他向来对那些人冷若冰霜。沉默是他无解的保护网,隔绝了所有爱恋的目光。


时至今日,他的壳终于被撬开了,属于黄少天的温柔见缝插针,淌进心底。


 

黄少天没想到等来这么个笨字,登时有些跳脚,嘴巴噼里啪啦地开战:“你还有没有良心啊,我可是给你洗了这么久,还差点把手给切了。拜托,我自己吃都不会搞这么麻烦,你竟然还不识好歹?”


他说着说着就委屈上了:“哎,早知道不给你了。”


周泽楷瞥了他一眼,松开手。


“下次记得开热水。”他不动声色地提议。


黄少天脸更红了。


“真是的……你以为我真的那么笨连这个都不知道吗,还不是担心你才忘了……”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低,周泽楷听不清了。


其实这也不打紧,毕竟那只不过是废话连篇。


但他一贯反感的滔滔不绝,在此刻却变得温暖熨帖,仿佛听到天荒地老也不会嫌太多。言语的力量,周泽楷原先从未有过如此清醒的体会。


大抵是配合上行动,便势不可挡,突破了他生人勿近的冷硬气场,钻进了最柔软的地方。


玻璃碗明明是冷的,暖意却顺着指尖流淌到身体的每个角落,连呼吸都炽热了几分。

 

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别说话。”


聒噪的声音顿时被按了暂停。黄少天抬起头,色厉内荏地瞪着他。


周泽楷勉强把时下流行的后半截话咽了回去。


怎么搞的。他心慌意乱,为何刚刚突然想不管不顾地,把吻我两个字说出口。


“午休到了,”他干巴巴地说,“告辞。”


他机械地扭头就走,黄少天似乎在他身后仍不停地说着什么。但他无法冷静下来倾听,只好越走越快,越走越快。


进了电梯,他才敢从碗里拿出一个草莓。


牙齿破坏了柔嫩的表皮,清爽的汁水溢出,香甜灌满口腔,直达心扉。

 

 

为什么刚刚还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手指,转脸又退避三舍了?


黄少天不解,他紧紧盯着周泽楷的背影,恨不得能透过俊美的皮囊和冷淡的表象,看穿他的心。


——他当然看不穿,毕竟,他连自己的心都看不穿。


黄少天下意识含住了自己的指尖。刚刚被周泽楷抚摸过的地方,热意仍然残存其上。他感受到了指尖跳动的脉搏,整个人像是陷入了高烧。


为什么啊?


他明明反感周泽楷的沉默寡言,像一柄尖锐的剑,像一块不化的冰,像一丛锋利的荆棘——明明身负英才,却又不易亲近。


可是,他为何要反感周泽楷不易亲近?


黄少天望着周泽楷走进电梯,门徐徐合上,遮住最后一丝背影。他的心猛地震颤起来,连绵不绝的憧憬从心尖泛起。他想要否认,却发现他已经无法违心。


爱意一旦被察明,便不再有掩耳盗铃的可能性。


——因为他想要靠近玫瑰,自然要恼恨它那遍体荆棘。


 

可是,原来荆棘并不如看上去那样锋利,若是大胆亲近,便会发现那其实是故弄玄虚。


指尖的温度可以证明。周泽楷沉默寡言,却并不难以靠近。


黄少天忍不住勾起嘴角。


既然如此,他当然要顺应本心,穿越荆棘采撷他为之心折的玫瑰。

 


>>> 


总裁追人的行为越来越露骨了。


周泽楷垂眸看着桌上娇艳的玫瑰花。


三分钟前,黄少天在他的办公桌上放下了这个。他还来不及拒绝,对方就竖起食指对他微微一笑:“情人节快乐,看你这么惨,桌子上连块巧克力也没有,我刚好看到有人卖花,就给你买了一束。”


这逻辑漏洞太明显了,说谎也得有点技术含量吧。周泽楷心知这才不是黄少天的真实水平,故意前后矛盾大概只是为了含蓄地表达我就是特意买给你的意思。


毕竟一来,黄少天一进办公室就给了他这束玫瑰,哪儿来的先看到没有巧克力,再去买花这一说?


二来,公司才刚开门,哪儿来的巧克力?等等人多了,自然就堆满了。


三来……


周泽楷忍不住笑了起来。


公司附近根本没有卖花的地方,你哪儿来的刚好?


可是,这又是多么黄少天风格的行为。他喜欢为自己的行为做出长篇大论的解释,好像想要证明自己对周泽楷好是多么合情合理,理所当然。尽管那些解释大多牛头不对马嘴,与其说是解释,不如说,只是想跟自己多说几句话。


曾经周泽楷反感对方的聒噪多语,可是日出月落,斗转星移,明烈的温柔能化开沉默的坚冰。


不过,玫瑰还真是头一回。


他拿起玫瑰,犹豫了几秒,把它插进了花瓶里。

 

几乎是他完成这个动作的下一秒,黄少天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周泽楷,你接受了?”他扶着门,眼角眉梢上都挂着灿烂的笑。


周泽楷点了点头。


“好看。”


“啊?那个,你知道玫瑰花什么意思吗?”黄少天见他点头爽快,反而紧张起来。


他刚刚纯属随口一问,连退路都为自己想好——如果周泽楷拒绝,他就要找借口说你别想太多这只是友情玫瑰——他没想到,对方竟给出了他期待已久却又不敢索求的答案。


“嗯,”周泽楷沉吟片刻,觉得自己有必要给出回应,“我也喜欢你。”


黄少天无意识地瞪大了眼睛,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话。


“我还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呢,你竟然一口就答应了?说真的,今天可不是愚人节。”


他走到了周泽楷身边,手搭在恋人肩上,口吻略带苦恼。


你难道没打持久战吗?


周泽楷含笑看着他,并不接话。他没告诉黄少天,他也准备了玫瑰花。

 


锲而不舍的晚安,热心分享的三餐,天冷了要添衣,工作太多就让我来——他的总裁先生一点点地、不容抗拒地走进了他的生活中。


在商场上,能言善辩是他无往不利的兵器,但在生活中,那是只针对周泽楷的、无微不至的关心。


诚然,周泽楷偏爱安静,却不反感对方过度入侵自己世界的声音。


水火不容跟天作之合间有时只有一步之遥,无论是沉默寡言,还是滔滔不绝,归根结底都是专属对方的温柔甜蜜。


黄少天知道玫瑰的荆棘只是故弄玄虚,伪装的锋利之下是温柔的回应。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爱的玫瑰只对他撤下荆棘,露出柔软的心。

 

 

你说,要我这个话痨跟你这个话废天天待在一起,是不是强人所难?


分情况。


啊?还分情况?分什么情况?


我爱你,或者……


或者什么?你难道能不爱我吗?


或者,两情相悦。

 

 

 

 

FIN.


评论(36)
热度(281)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