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only,挑食;高王纯食双担。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栗鼠

【周叶】粲然回首10(ABO)

*完结章

叶修再一次在草丛中偶遇四叶草,已经是一年之后的事了。

他正铺着一张塑料桌布,其中一角恰巧压在了一朵四叶草上。他略略扫了一眼,神色不变地将布展平,压扁了那株细弱的草叶。

一年前他还会惊喜地将它摘下,视若珍宝地揣进外套口袋,且立时在脑海中勾画出一个完美的告白计划。

可惜天不遂人意,偏偏在他正欲告白前,变故突生。直到后来他被高烧剥夺了神智,他也没能找到适宜的时机吐露心曲,将十年前那场两败俱伤拨正为两情相悦。

而等他终于醒转过来,映入眼帘的却是心上人憔悴的脸庞。

 



周泽楷握着他的手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眉头蹙起,浓长的睫羽疲倦地栖息在眼皮上,投下一小片阴影。他的嘴唇跟他的脸色一般苍白,微微皱着些白皮,看起来是很久未饮水。一时间叶修心如刀绞,下意识就想抚平他紧蹙的眉头,却紧接着发现自己的手连着一管吊瓶。

原来他正躺在病床上,难怪周泽楷如此疲惫,守着他也不知道有多久,连一向光泽的皮肤都显得暗淡。

见周泽楷这副模样,叶修心疼之余,难掩心动。

他这几个月来不懈投入柔情与坚定,而今成果终于浮出水面,到底未沦为沉没成本。因此他也不再有理由继续忍耐九年内日复一日沉淀下的深情——毕竟,之前他怕追逼太紧,过犹不及,已将感情压抑太久。

而海面下庞然的冰山一夕融化,心间便骤然涌起前所未有的强烈潮汐,将他推离了冷静自持的边界,使他无法继续循序渐进、步步为营。

叶修收紧了五指,冲动之下回握了周泽楷的手。

 



周泽楷立刻睁开了眼睛,初醒时还蒙着一层倦意的双眸在与叶修视线相交的那一刻,立即变得清醒。但比起清醒,更昭然的是柔情。他动了动干涩的嘴唇,哑声问叶修感觉如何。

叶修试图说话,这才发觉自己也喉咙干痛,口不能言。

见他咳嗽了几下,周泽楷急急地冲去给他倒水,又小心翼翼地扶着他的背,把水一点点喂下去。举止之间,关切满溢。

叶修心登时一沉。

“你知道了?”他问。

周泽楷略有为难地偏过头,眼中的自责却一览无余,这无疑是欲盖弥彰的肯定。叶修抿了抿唇,恍惚了半晌,才解释道:“我不告诉你标记的事,并不是想让你现在自责。”

他措辞良久,几乎觉得自己已经词穷语尽,才终于说出了当初隐瞒的初衷:“我只是想体验一下十年前你的感受。”


 

>>> 

一个月前那次酒后乱性,alpha已经在omega身上刻下了永久的印记。但周泽楷并无记忆,叶修又不曾提起,他最终也就没有多虑——说到底,哪儿有omega被标记后还能不露声色,佯装无事?

可叶修做事向来手腕强硬,不仅仅是对别人,对自己也一样。明明隐瞒此事无异于自我折磨,他却从未动摇分毫。

被标记后的omega若无法与alpha进行足够的亲密接触,就易染各种疾病。叶修因此患上了信息素依赖症,一定时间内感受不到周泽楷的信息素,会变得像被抽掉骨头的脊椎动物般虚软无力。同理,若是能与对方亲昵,他就能迅速恢复体力和精神。

显然,以当时他与周泽楷的相处模式,他几乎是日日都深陷于疲惫不堪的深渊之中。

但他从未把此病告诉周泽楷。

 


这并非因为叶修想在真相大白后,借此埋怨对方的冷淡疏远。事实上,叶修理解周泽楷对自己的所有抗拒,他亦坦然受之。既然这是彩虹之前必经的阴雨,那么只要他仍爱着周泽楷,他就无惧于在暴风雨中孑然一身,踽踽独行。

他保持沉默,独自忍受,只是想体会周泽楷曾有过的感受。

十年间周泽楷惊醒过多少淬毒的噩梦,他无法猜测其中一二,唯一得见的是结果:曾经深爱他的少年重逢后与他划清界限,甚至一度连直视他的眼睛都无能为力。

叶修无法从周泽楷惜字如金的口中套出他过往的心碎,也不欲逼他重新回首那段时光。

可是他仍想了解周泽楷的全部。

不仅是他英俊的外表,不仅是他深邃的灵魂,不仅是他高尚的品格——他还想了解周泽楷的脆弱,了解周泽楷的痛苦,了解周泽楷的无助。

周泽楷值得他爱的部分。叶修早已熟稔在心。而周泽楷剩下的部分,换而言之,那些不为他所知的部分,他需要了解,他想要了解。

因为他爱周泽楷的一切,无论是已经知道的,还是正在知道的。

 


“果然,被你疏远……很难受。”叶修微笑着,将自己这些天的感受娓娓道来,“其实从我跟你重逢的第一天起,我就对你势在必得了,因此本来就算你爱答不理,我也不会产生你当初的心情。可是,无法完全了解你,我总还是有点不甘心。

“既然心理上不可能产生共鸣了,那在生理上难受些也是个替代的法子。所以你不必自责,这个病是我故意的。

“的确挺难受,尤其是当我意识到我这么痛苦都是因为你,而你却没有帮我的时候——说实话,很多次我都想告诉你了,想让你抱着我,这样我就不那么累了。但是我忍住了,在你重新接受我前,我不打算放弃这种共情的体验。

“后来我习惯了,甚至觉得亲切,毕竟,我在跟十年前的你同甘共苦嘛。后来我发现,无论是以前那个会轻易为了别人心碎的你,还是现在这个已经能正确处理情感的你,都有一点是不变的。

“总是让我着迷。”

说到这里,饶是一贯镇定自若的叶修也害羞起来,他突然有几分不知所措,下意识地摸外套口袋,却发现自己没穿那件外套。

那……四叶草呢?

“你在找它吗?”周泽楷了然地把四叶草递给他。

“是的,谢谢。你知道的,这是许愿草,你应该满足我一个愿望。”叶修紧紧盯着他,又把四叶草递回去,一点不停顿地说完这段话。

“不要。”周泽楷立刻否决了他。

“啊?”叶修愣住了。


 

>>> 

“昨天才叫你去买奶油小方,怎么没带,是忘了吗?”叶修铺完桌布,又把野餐的食物一一摆放妥当,这才发觉少了一样。他戳着周泽楷的肩膀,有点不满地批评他的健忘。

周泽楷四平八稳地拿起小篮子里的三明治咬了一口,冲自家omega眨眼睛:“好吃。”

“别转移话题。”叶修嗔他一句,却也没真的生气,手指顺着脖子摸到周泽楷略长的发尖,勾起几缕头发把玩起来。

“不喜欢。”

“啧,以前你明明很听我话……算了算了,拿你没办法。”

叶修故作苦恼地摇着头,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周泽楷懒洋洋地靠在他肩上,小声说:“少吃点甜的。”

“那……作为替代,你亲我一下?”

 


 

早在一年前,他其实就知道了,四叶草不是许愿草,无法让周泽楷满足他的愿望。

“那好,别管这破玩意了。”叶修随手把破破烂烂的草叶往旁边一甩,双眼深深定在了周泽楷眼中,郑重其事道,“那我就直接问你了,周泽楷先生,既然你知道了一切,那你愿不愿意治好我的信息素依赖症呢?”




曾经,是爱让他对叶修百依百顺,而如今,同样是出于爱,他再一次满足了叶修的愿望。


 

周泽楷的确变了,叶修在接吻的间隙中迷迷糊糊地想。

他粲然一笑的模样,曾经是水、阳光和叶修追寻的方向——现在,则是久旱后的甘霖,乌云下的金阳,迷途者的信仰。

而叶修终未辜负这错过的十年时光,兑现了自己的承诺,重新走到了最爱的人心上。

还好,他们的余生还很长,足以相互深爱,彼此敬仰。

 

 

 

FIN.



结语:

赶在中秋节完结了此文,心满意足。这对周叶一路走来的确多有不易,但他们的相处模式也是我最喜爱的一种——势均力敌,争锋相对,相互深爱,彼此敬仰。虽然笔力欠佳,未能将这种美好表达出万分之一,但也算是一偿夙愿了。

毕竟,无论错过了多少次,相契合的灵魂总会再一次重逢、交融,永不分散。

评论(46)
热度(271)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