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only,挑食;高王纯食双担。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栗鼠

【周叶】粲然回首09(ABO)

清醒过来的时候周泽楷只看见了一片漆黑,他登时慌了神,下意识地伸长手,想摸索叶修的所在地。所幸叶修正坐在他身边,立刻握住了他的手,像是安抚小孩似地轻轻说了句:“别怕,我在呢。”


“看不见……”


“看不见是正常的,”叶修笑了笑,“这个洞挺暗的,我待久了所以稍微习惯些,你刚睁开眼睛,自然伸手不见五指了。”


周泽楷知道无失明之虞,刚刚揪紧的心好歹喘上了一口气。


随着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他渐渐看得清叶修的轮廓了。尽管依旧影影绰绰,显得晦涩不明,但却赋予了他沉甸甸的安全感。


他放松下来,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


 

见他刚刚柔和下来的眉眼间又渗出紧张,叶修了然地出言安抚:“我们衣服都湿透了,穿在身上容易生病,倒不如脱了。”


这番说辞周泽楷的确无法反驳,叶修总是有理有据,无懈可击。可这仍不是个好主意——alpha跟omega独处这处狭小洞穴,叶修的手还紧握着他的,皮肤相贴之处温暖又舒适,难免要撩起他几分不合时宜的情欲苗头来。


而他眼下赤身裸体,无法掩饰自己的生理反应,只能寄希望于洞内昏暗,叶修不至于有那么锐利的目光来明察秋毫。


遗憾的是,很快他就意识到瞒不住了。


Alpha寡淡的葡萄味信息素渐渐氤氲出酒香,狭小的洞穴桎梏了它的范围,因此便更显绵密浓郁。周泽楷深吸一口气,挪开了被叶修按住的手。


“你……离我远点。”


“你易感期到了?”叶修对他的要求熟视无睹,反而贴近了些许,脸凑上了他的脖颈处嗅了几下。


Alpha早就适应了洞内幽暗的环境,而出众的五感使他看得比叶修清晰许多。例如眼下,叶修脸上紧张的神情就被他尽收眼底。


被对方如此牵挂,如此关切着,如此重视着,他自然要心生一丝得意劲来。可同时他难免略感不安,说到底,让omega为自己操心可不值得alpha暗喜。


叶修察觉到了他的矛盾心情,忍不住勾起了唇。


“说起来,高二春游时,你也保护了我。”

 


春游?


某些鲜艳的画面在周泽楷脑海中一闪而过,吱吱叫的小松鼠、眉眼弯弯的少年,坎坷难行的青草深处……


刚刚滚下山坡时熟悉的感受重新钻入他的脑海。毋庸置疑,与叶修相处的点点滴滴被他尘封已久,而这段承载了太多疼痛的往事自然是重点封锁对象,被层层包裹着装入盒中,沉进意识的最深处。


可是叶修的一句话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于是回忆被擦亮,在脑海投射下清晰如昨的影像。

 


彼时叶修为了追一只伶俐的松鼠而离队,周泽楷怕他出事自然紧随其后。这松鼠初始还慢慢悠悠,似乎再稍走几步就能抓住那毛茸茸的大尾巴,但在叶修的手擦过它的尾尖后,它因此突生了警觉与恐惧,速度骤提,在繁密的枝桠与齐膝的青草中狼奔豕突。


若说一开始追这只松鼠不过是一时兴起,现下被吊起了胃口的叶修对它却是志在必得了,自然也就加快了脚步,端的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可他过于专注于这个快速移动着的小小棕灰色块,以致忽略了眼前的茂林已经渐渐稀疏。


等他意识到不对劲时,他已经收不住脚步,一头冲出了山崖。


跟在后面的周泽楷甚至没能发现这里是青草尽头,他眼中只剩下了突然栽下去的叶修。


——而无论是高尚还是爱情,都是埋藏在他灵与肉之下的本能,催动着他的双臂向前伸展,把叶修搂进了怀里。


他冲得太猛烈,坠落的高度足有三米多,又在落地时撞上了裸露在外的锋锐岩石。但他的心神早已贯注于被自己保护的对象上,根本未能察觉腿上尖利的痛感。


地上湿润的草迅速打湿了他的外套,而细细的砂砾扎进皮肤,疼痛星点蔓延。


难怪宛如昨日重现。


 

眼见着周泽楷的脸惨白起来,叶修知道他还记得那件事。


往事重演,好在这回滑落悬崖只不过是顺着山坡一路滚下,也侥幸未撞上什么拦路木石。除了轻微皮外伤外,二人只不过是淋了大雨,也算有惊无险,安然无恙。


事实上,当周泽楷再一次拥他入怀时,他真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喜悦和恼火一道泛上心头,滋味难以言表。他气周泽楷总是牺牲自己,同样是血肉之躯,alpha又能好受多少?他压根不需要周泽楷来保护,倒不如说他更乐意保护对方。


但同时,周泽楷替他承受了本该由他忍受的疼痛与伤口,他又要喜不自胜,仿佛这种付出与接受的关系在他和周泽楷之间建立了更深一层的亲密桥梁。


周泽楷的确心地善良,恐怕此处换了别人,他也同样会舍己救人,思索不假。


这是周泽楷骨子里温柔坚定的力量,也是他始终吸引着叶修的光芒。高尚的品格犹如日中之阳,为他本就英俊无暇的外表再镀三分辉光,放在叶修眼中,就是值得追逐一生的偶像——为他心驰神往,对他举手投降。

 

十年前周泽楷用稚嫩的臂膀为他挡下风浪,那时他爱叶修,而这一回……相似的场景,相同的对象,相同的选择,叶修控制不住自己的妄想蔓延滋长——或许也有着相同的感情。


不过,周泽楷怎么看他,姑且不是眼下最要紧的问题。

 


眼前人泛滥的信息素已然勾起了叶修的欲望,而赤身裸体的两人甚至毋需再脱衣裳。情欲燃至沸点,一触即发。


诚然,做叶修这行的人,往往精于布阵排行,偏爱计划周详,最恨的就是意外突发,打乱阵脚,落得行事混乱匆忙。


但是周泽楷给他带来了那么多意料之外,一次次扰乱他的步步为营,一次次不按常理出牌。他原本从未考虑过要在这种潮湿阴冷之处野合,可……


他对于周泽楷带来的意外都甘之如饴,无一例外。

 


>>> 


跌下山崖之后,骤雨依旧倾盆而下。叶修率先清醒过来,发觉四下陌生,找不到回去的方向,只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比他沉上不少的周泽楷拖拽进了最近的一处洞穴内。


秋雨寒气逼人,他不通医术,把人囫囵摸了个遍,确定没有严重外伤后,依旧放心不下。尽管omega自己都已头昏脑涨,脸颊发烫,但强撑着不敢睡着,坐在一旁紧紧看顾着他,生怕周泽楷再生不测,自己没法及时察觉。


直到周泽楷终于醒来,叶修内心惴惴不安的巨石才堪堪落地,又碰上了alpha的易感期。


其实易感期带来的麻烦,只要做丨爱就可以解决,可周泽楷偏偏不乐意,固执己见,连连推拒,明明已经面色潮红,气喘不均。


叶修知道周泽楷在担心什么,无非是怕意乱情迷之下标记了自己。既然周泽楷并无此意,自然不愿冒这等风险。


但是……到底是有多迟钝,才会现在还没发现真相?

 


高二春游,你也保护了我。


他这么说。


所以。


“这一次,就当是我保护你吧。”叶修说着,突然跨坐上他的大腿,手指勾弄起已经挺然的巨物,慢慢把自己湿漉漉的穴往上蹭。


汁水湿滑,欲火焚炎。


“放心好了,我带了药,不会标记的。”他又补充道。


周泽楷松了眉头,大抵也是终于在欲望的巨兽前倒戈了,性丨器顺势深深扎入omega体内。饶是身体早就做足了被进入的准备,叶修还是被顶得闷哼一声,他本能地把手搭上了对方的肩膀。

 


>>> 


待周泽楷再度清醒时,扬言要保护他的omega已经趴在他腰间沉沉睡下了。


餍足的alpha恢复了大半体力,终于想起迷路这茬。可惜手机早在坠崖时摔坏,他犹豫了一下,决定先去洞口等待救援。手机固然坏了,但关机之后依然可以被好友定位。


眼下虽然不知时间流逝几何,但想必不会短于三四钟头,江波涛联系不上自己,也该找过来了。


周泽楷想妥了这桩事,终于开始操心另一桩——那叶修怎么办呢?


这时他才赫然发觉睡在他身上的omega浑身发烫,呼吸急促。他试着小心推搡,又唤了几次叶修。无人应答。


“叶修。”


“叶修?”


“叶修!”

 


张皇失措滋生于强作镇定之下,使他的声音温柔中透着焦灼,平稳而内含慌张。


若是换了平时,依恋自己的omega早该对他扬起初醒时懒洋洋而暖洋洋的笑容,可是现在叶修却兀自沉于昏睡之中,头一回冷落了王子殿下的亲吻。


叶修……这是发烧了?


周泽楷不再继续徒劳的唤醒工作,他为二人穿好衣服后俯身将叶修抱紧,困难地揽着他出至洞口,又把他的头安稳地放在自己膝上。

 


此时此刻,周泽楷总算看清了自己的心——他爱叶修。若是说前面出手相救,他还能找借口粉饰真意,说服自己即使换了别人,他也会冲上去保护对方。


可是眼下这压迫着他、窒息着他的焦虑感,却只会为深爱的人显现,毋庸置疑。


遑论他光是抚着叶修滚烫的额头,就感同身受地体会到了五内俱焚的滋味。


于是时间被拉长到了极限,雨声被放大成了海啸,周泽楷被愧疚与恐惧吞噬缠绕,如同在深海底处溺亡——为何没有保护好叶修?叶修会不会再也醒不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听到了江波涛的声音,穿透了洞口外的针雨,直直地指向了希望。


“我在这!”他抬高音量,回应了对方的呼唤。

 


不多时,江波涛出现在他面前,后面还跟着两个面熟的同事。三人显然在山中找了他俩有一段时间,因此头发凌乱湿润,外套上粘着草叶枯枝,难掩狼狈之相。但他们脸上俱是如释重负的欣慰神情,想来,多半本是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


而即使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也依旧没有放弃寻找自己……


周泽楷眼眶一酸,抿紧了嘴唇,一时连谢谢都说不出口。


江波涛善于察言观色,当然觉出他的不对劲来。他本想调侃几句这么大人还迷路,末了却只拍了拍周泽楷的肩,沉声道:“回去吧。”

 


想要背着一个足有一米七八的男人下山,即使对于周泽楷这样强健的alpha而言,也是个颇有挑战的差事。


但他一心牵挂着叶修的高烧,无暇顾及自己的摇摇晃晃。


omega本就体质逊于常人,结果今天又是淋雨又是坠崖,偏偏后来还跟自己欢好一场。当时他处于易感期,就算是将人折腾散架了也不稀奇。三管齐下,若是叶修不生病才奇怪,而若是生了病,又不知道何时才能好。


可是再怎么摇晃,他也不会失足跌跤。


毕竟眼下他背着的沉重分量,正是他再一次决定交付全世界的对象。

 


“等等,小周,这件外套……”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同事突然出声,打破了他的凝思。与此同时,他的手指勾上了叶修身上披着的外套。


周泽楷停下脚步,回头困惑地看向他。


同事抓了抓脑袋,有点抱歉地解释:“不好意思,有点强迫症,这里的绿色看着怪碍眼的,我能帮你把它们弄下来吗?”


大抵是不小心在哪儿蹭上的草叶,周泽楷点点头,顺势勾起一个微笑,道:“麻烦了。”


过了几秒,同事走下台阶,笑眯眯地对着他张开了手掌。


“你看,四叶草,这可不常见呢。好像是从他兜里掉出来的,我看到里面还有几株,不过都烂了。”


平平摊开的手掌上,是几朵被碾坏了的四叶草。


 

——这是许愿草,只要用它就能实现一个愿望。


“什么愿望都行?”周泽楷盯着四叶草问。


“什么都行。”叶修笑嘻嘻地把草塞进了他手上,“比如现在我想让你帮我买门口蛋糕店的奶油小方,快去实现我的愿望。”

 


当初叶修为何突发奇想要去走小路,在拐角处他摆弄的花草是什么,他脸上期待的神情是为了什么,他说的“意想不到的好事”又双关了什么。


真相豁然开朗。


周泽楷捏紧了手指,许久,他才小心翼翼地,从同事手中接过了这些破碎不堪的四叶草。


评论(35)
热度(201)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