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周翔】孤独星球

*给 @Mocha清识 的过期羊肉串

六月初的S市正是日光凛冽的时候,但当孙翔抵达机场时太阳已然西沉。阳光失去了热辣的劲头,落在他身上便只是堪堪镀了层金芒。

眼下,嘉世正处于新闻的风口浪尖之上,作为队长的孙翔自然也不得不低调行事。

透过墨镜看到的整个世界都暗沉了两个度,倒是契合了眼下他低落的情绪,甚至于说是雪上加霜。

他打量了一番这座久违的城市,最终挥手招下了一台出租车。

 

声音钻破口罩后微微变形,年轻的司机虽然听着电竞赛事的广播,却也没能认出这位高大挺拔的乘客隶属于广播中正反复提及的嘉世战队。

处于新闻缄默期的嘉世拒绝对外界做出回应,质疑声自然甚嚣尘上。

电台主持人抛出尖锐的问题:“嘉世会解散吗?陶轩是否会将其出售?又有哪个战队有足够的实力接下嘉世这么大的盘子?”

孙翔微微勾起嘴唇,忍不住在心里嘲讽了两句。

 

当他压低声音报出酒店名时,司机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对这位大热天还戴着厚厚纯黑口罩的客人心生好奇。

孙翔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把帽檐压低,放松身体靠在了真皮椅背上。墨镜也随着这个动作压在了高挺的鼻梁上。

他摸了摸被压得不得劲的鼻梁,思索片刻,索性把墨镜摘了,又冷睨了惊讶的司机一眼,不待对方出声就抢先开口:“到了地方再签名,我先睡一觉。”

说罢这话他就把帽子翻下来盖住脸,墨镜随手往旁边一搁,也懒得理会司机小哥此刻欲言又止的表情。他嚣张惯了,即便刚刚在挑战赛中败北,即便此刻他理应落魄如丧家之犬,他也不会夹起尾巴,畏手畏脚。

事实上,挫折只会让他更渴望胜利。诚然,一路走来,他习惯了顺风顺水,因此也就张扬肆意,但就算是历经坎坷,他也同样会越挫越勇,屡败屡战。

正是这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劲,催动着他一路踽踽独行,最终走到了手握一叶之秋,甚至被封为新一代斗神的高处。

 

但随之而来的是接二连三的失败,他作为嘉世新任队长饱受非议,却始终没能拿出令战队和粉丝满意的成绩。

叶修那句“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仿佛还在耳边回荡,他苦闷地闭上眼睛,头隐隐作痛。

是的,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所以他来了,他来这里找回他踏入荣耀的初心。

正如落魄受伤的猛兽会回到温暖的洞穴舔舐伤口,他也受了太多打击,本能地想要靠近那个一直为自己源源不断提供动力的人——即使对方从来不知道自己在孙翔心中的地位。

 

>>> 

车流的移动速度渐渐迟缓下来。孙翔醒来时,夜色已经浓重,只剩星星点点的路灯照亮城市。

窗外是密集的车流,而车内流淌着安定心神的音乐。他叹了口气,问司机这里离酒店还有多远,随后在心里计较一二,决心直接走去酒店。

他向来耐心不佳,要他在车里枯坐一二钟头实在难为他,还不如步行换乘地铁来得舒服。好在他来S市本就只为散心,夏季也无需厚重衣物,因此行李不过寥寥几件,加上洗漱用具便凑成足以说走就走的行囊。

为司机小哥签过名后他斜背着包下了车,这条主干道基本处于瘫痪状态,他穿梭其间倒也自在。

S市以前打比赛也来过几次,但却没有哪一次像这样满怀失意……他胡乱地走上人行道,在路口茫然徘徊了一阵才想起万能的GPS定位系统,匆匆翻出导航功能,终于踏上正确的路。

彼时孙翔没想到的是,天底下还真有那“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事。

直到他背着包走在下班高峰期拥挤的地铁上,忽然听见一声呼唤,穿透喧闹的人声抵达他的耳畔。



孙翔是个常见的名字,可是那一把嗓音太过熟悉,他微微转身,目光与对方交错。

——同样戴着黑色口罩和墨镜,手指纤长,眼下正扬在半空,对着他微微摆动。

孙翔张了张口,险些喊出对方的名字。

周泽楷。

 

多亏他忍住了,于是两个人得以悄悄碰头。

周泽楷不敢摘眼镜,也不敢说话太大声,毕竟他在S市算得上是家喻户晓,若是在这里暴露身份怕是要引发轩然大波了。因此孙翔不得不凑近了他,把耳朵靠在对方唇边,才能听得清他说话。

周泽楷问他:“饿吗?”

孙翔转了转眼珠,谎言水到渠成:“我都饿一天了,你有什么地方推荐吗?带我去吃,我请客。”

周泽楷摇摇头,道:“跟我来。”

他旋即偏过头,躲开孙翔贴得极近的唇。

孙翔大抵能猜到对方厚厚口罩下必然是羞赧模样。他忍不住嘴角上扬,轻快挪步,跟在了周泽楷身后。

 

一米八一的男人虽然没有孙翔本人高大,在眼下汹涌人潮中也算得上是鹤立鸡群了。

他走在前面,拨开人群,宛如摩西拨开红海,在孙翔眼前铺开一条康庄大道。

这让他一时有些恍神,直到周泽楷回头看他,他才如梦初醒,赶紧一头扎入缓缓消失的羊肠小道中。

人群在他身后归拢,而他已成功逃离这片人海。

 

七拐八绕,最后来到一家餐厅门口。

霓虹灯打在简朴的门牌上,孙翔没来由地心尖一颤。烟火气息浓烈的小餐厅里,周泽楷已经挑了处隐蔽位置坐下,对着还兀自立在门口的孙翔招了招手。

孙翔健步走去,跟他一道取了口罩墨镜。

他终于再次见到这张熟悉的面容。还跟四年前一样令他心醉神迷。

周泽楷问他喜欢吃什么,得到了随意的回答后果然随意点了几个菜。

此处似乎是家专吃羊肉的店,店内客人不算少,但看年龄层似乎都不是会关注电竞领域的人,因此二人这么大大咧咧地露着脸,竟然也无人叨扰。

 

其实这儿着实喧闹,不像是餐厅,倒像是菜市场。人气是足了,但想要交谈却是难上加难。

孙翔暗自松了口气。也正因此,两人相对无言,倒也不觉得尴尬了。

还真是个适合周泽楷的地方呢。他不禁这样想。

如此安静的一个人却处于喧嚣布景之中,强烈的反差反而更容易撩拨人的心弦——否则,他怎会只是凝视着对方寂静的双眸,就能在人声鼎沸之中,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

砰、砰、砰。

“二位的羊肉串。”服务员的吆喝打断了他的思绪,孙翔总算抽回目光挪向羊肉串。

大块的羊肉油光闪亮,裹着一层诱人的孜然粉和辣椒粉,在昏黄的室内灯光下散发着令人食指大动的魅力。孙翔无意识地吞了吞口水,正欲伸手拈一串,却被周泽楷制止了。

“烫。”他屈起手指敲了敲孙翔的手背,微微一笑。

一瞬间,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声音,在空无一人的餐厅中,只有温柔微笑的周泽楷,跟自己而已。

 

“啊,谢谢。”孙翔紧紧盯着他,慢慢缩回了手。

周泽楷思考了一阵子,又问:“要酒吗?”

正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但是,“要啊,来一扎生啤。”

职业选手通常不喝酒,盖因酒精影响操作稳定度,但偶尔为之亦无不可,遑论孙翔正值失意之时,一品杜康未尝不是一条解忧之道。周泽楷显然理解他的想法,否则也不会主动提出这个问题。

但他也不打算真让孙翔来个一醉方休。

半扎啤酒很快被端上桌,冰凉的酒混着鲜香滚烫的羊肉一起下肚,转眼间就营造出足以迷惑人心的朦胧醉意。

 

“我说周泽楷,你还记得四年前S市的流星雨吗?”

孙翔显然有些疲了,他趴在桌上神情恹恹,说话时当然也未经深思熟虑。

因此话刚出口他就心生悔意——他来S市并未打算与周泽楷见面,更未打算将自己的心意宣之于口,毕竟他还未达成自己的目标。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他与周泽楷人海中偶遇,又被酒精落了三分醉意,现在满腔爱意已然堆至胸口,尽管隐而不发,却也如休眠火山,蠢蠢欲动,随时可能喷薄而出。

周泽楷把羊肉块从签子上剔下,道:“记得。”

“哈哈,那天晚上的确……很漂亮,有流星雨吧?流星雨……可以许愿,后来我没再见过。但是那天晚上——”孙翔醉了,话也说不清楚,颠三倒四。

后半句话淹没在餐厅突然炸响的歌舞声中。

周泽楷没有听清。

他叹了口气,坐到了孙翔旁边,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继续絮絮叨叨。

“但是那天晚上——你记得我也在吗?”

 

见周泽楷没反应,孙翔尽管心有委屈,却也是他意料之中。他蹭着周泽楷的脖颈,寻了个更舒服的位置合上眼睛。

四年前的记忆被拉回眼前,顺着声带一点点传出去。

 

那时S市有一场流星雨,孙翔从雅思培训班中逃了课去看。

他没想到会遇到自己班上那位沉默寡言却成绩优异的同学。孙翔甚至还不知道周泽楷的名字,只记得他这张足以令人过目不忘的脸。

他跟周泽楷一起上了一个月的封闭式培训班,在对方偶尔露出的笔记本封面上发觉原来二人都喜欢荣耀。

周泽楷容貌出众,英语水平亦在班上拔尖,每每下课后有一群女生围拢过来讨教问题,究竟是求学亦或是搭讪亦未可知。孙翔自己也常被姑娘刻意接近,央他拧个瓶盖,又或捡个橡皮,可惜多情走错了路,偏偏遇上的是不解风情,便只好郁郁而归。

于是孙翔对周泽楷心生恻隐——被这么多女孩子缠着问问题,该是很麻烦的。

但周泽楷来者不拒,温柔耐心,孙翔对他又生了另一种偏见,周泽楷其人多半是个乖乖牌的好学生,断然是学不会自己那副尖锐模样的。

好学生嘛,就该乖巧伶俐,循规蹈矩。

 

因此在孙翔发现周泽楷竟然也逃课来观星时,他的震惊可想而知。

但接踵而至的好奇甚至盖过了他这份震惊,他按捺不住地走到周泽楷身边,开始寻思搭讪的辞令。

可惜他实在不通此道,词还没琢磨出来,领头人便铺开了厚厚的海绵垫,要求大家躺下。

看星星干嘛躺下——废话,不躺下怎么看?

这样的一问一答在孙翔脑中掠过,回过神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自觉地随大流陷入了柔软的海绵垫中。

对了,还要问周泽楷怎么逃课了。

好在他刚刚站在周泽楷旁边,眼下也正躺在对方旁边。

思及此,孙翔急急转头,也顾不得领头人正拿着笔对着天际星宿指指点点,告诉他们这些分别是什么星星——他看向了周泽楷,然后什么也听不到了。

周泽楷正看着他。

为什么要看着我?这是孙翔没有问出口的话,他也没有机会问出口了。

长达数十秒的四目相对,胜过一个月来的朝夕相处,登时搅乱了孙翔原本平静的心境。

星光璀璨,而他眼前英俊温柔的少年比星光更璀璨,也比星光更迷人。

孙翔浑然忘记自己这回逃课就是要来看星星的了,他的目光被吸引了,牢牢地系在周泽楷身上,无法抽离。

而他也没有抽离的打算。

 

>>> 

“那你记不记得那个给你烤了很多羊肉串,还把自己手给烫了的小孩呀?”孙翔问周泽楷,他大抵醉得深了,断断续续问完,又自顾自傻笑起来。

周泽楷皱了皱眉,在心里困惑了一下,那个人不就是你吗?

当时他逃课去隔壁天文协会组织的观星活动,却在队伍里不期然碰见了熟面孔。

他一时半会想不起对方的名字,因此直到躺在海绵垫上还忍不住悄悄盯着人看。不料对方冷不防也回头看着他。他顿觉尴尬,恨不得钻进地底,却又不愿露了怯,只好强撑着目光与之对视。

在数十秒的目光相对中,他想起来了,这个少年坐在自己后两排,叫孙翔。

周泽楷点点头,说记得。

“那个人就是我呀——”孙翔拖长了音调,他似乎被周泽楷的肯定唤回了几丝清明,慢慢直起了身。

他伸手搭在周泽楷肩上,脸贴得极近,几乎是气息能触碰到的距离。

周泽楷微微偏过头,不太适应对方突如其来的亲昵,而孙翔捏着他的肩膀,继续沉湎于回忆:“第二天我去找你,结果你已经退班了。几周之后在电竞周刊上看到你,已经进了轮回战队。”

于是他精心准备的玫瑰花和告白辞都失去了意义,被捏在手上,被压进心底。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所以他来了,他来这里找回他踏入荣耀的初心。

 

在这里,他曾经见过最美的流星雨,曾经陷入怦然心动的初恋,曾经饱尝思念的苦楚,也曾经立下决心——终有一天,他要在荣耀的舞台上与心上人并肩而立,尔后再袒露心曲,交付迟到的爱意。

尽管他奋斗了四年,最终还是棋差一着。

但他并不介意再奋斗四年,直到他足够优秀,足够强大,可以与枪王齐名。

 

“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变得跟你一样强,”孙翔直视着他的眼睛,眼神笃定,语气坚定,“足以与你并肩。”

可是周泽楷反握住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柔声道:“那就来轮回,跟我并肩。”

孙翔眨了眨眼睛,一时没反应过来。

周泽楷耸耸肩,不再重复刚才的话。

 

与我并肩,并不一定要在另一战队跟我一较高下——你还可以加入轮回,与我并肩战斗。

片刻后,孙翔领悟了他的话中深意。

在他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好字已经脱口而出——那几乎是先于他的大脑行动的。

但下一秒他又想起了自己仍捆绑在嘉世这条沉没的巨轮上,眼神中的欣喜猛然退潮,他收敛了自己方才过于外露的情绪,低声问:“我还在嘉世,怎么来轮回?除非……”

周泽楷冲他笑了笑,轻松而带着点顽皮。

孙翔一愣,好不容易克制下来的惊喜再一次溢出眼底,他连声音都有些颤抖:“轮回准备买下我和一叶之秋?”

“嗯。”周泽楷心情颇佳地点点头。

巨大的惊喜瞬间冲晕了孙翔的大脑,狂喜之下,真心话借着醺然的空气一股脑脱口而出。

“那你知道我喜欢你吗?那天晚上,我可是一直看着你,流星一个都没见着。”

 

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有多么危险,多么不合时宜,他都懂。

如果周泽楷无意于此,恐怕连队友也不想再跟他做,加入轮回的事多半也要泡汤。

可是。

可是孙翔就是这种人,他从来学不会退缩,学不会识趣,他偏偏喜欢迎难直上,喜欢冲锋陷阵。

当初他在心底对自己做出承诺,等到能与周泽楷并肩的一天,他就要把真心剖白。

在那之前他沉默不语,也并非因为畏惧,只是想要积淀实力。毕竟感情需要平等,而孙翔绝不愿居于人后。

但一以贯之,他想要与周泽楷在一起,对手也好,队友也罢。

 

周泽楷没想到他突然抛出这个问题,本就不善言辞的轮回队长红了脸,眨巴着大眼睛,仓促间找不出回应的话语。

但是孙翔几乎贴到他脸上去,他也没有往后撤一下,明明手就搭在孙翔肩上,却没有做出推拒的动作。这一切已让他的回应不言自明。

犹豫半晌,他总算从纷繁的回忆中挑拣出最值得一提的一幕:“星星……很美。”

下一秒,孙翔吻了他。

 

四年前的夜晚,那个少年急急地烤着羊肉串,不小心把手给烫了。周泽楷站在他身后,想着这家伙可真贪吃。

没想到孙翔转头就把烤好的串塞进他手上,双眸闪烁,如有星辉流淌:“你怎么一直站在这里呀,给你吃吧。”

铁签子传导的热度不容拒绝,而那双眼中盛满的星辰令他觉得——很美。

 

在那次观星中,周泽楷见到了浩然天空、满天星宿,对着划过天际的流星许过愿,尝到了半生不熟的羊肉串……但最值得一提的,还是被一颗星星当胸一撞,温暖彻入心扉。

于是一直孤独自转的恒星找到了他的归处。

相互吸引,并肩而立,披荆斩棘。

 

 

FIN.

评论(30)
热度(101)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