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only,挑食;高王纯食双担。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栗鼠

【叶周】天降桃花

*送 @重归于光 的礼物

午夜街道上除了路灯外几乎没有别的光源,连车辆也稀疏。扑面而来的是夏日氤氲的热意,而甩在身后的是轻快的脚步。

的确免不了要高兴的——叶修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善解人意的女孩。从小到大,他每次与姑娘约会都免不了要出点意外,要么是堵车,要么是摔跤,甚至连一路红灯这种离奇的事都发生过。

无一例外地,等他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却发现已经人走茶凉。

也是,哪个姑娘能忍得了男生迟到一个钟甚至更久呢?

可是这回嘉世这个小姑娘却颇有耐心,足足等了叶修两个小时。偏偏叶修没手机,当时路上撞上个晕倒的老太太,他本着二十一世纪好青年的古道热肠,把人送去了医院,又是给人挂号又是帮人垫医药费,耽误了足足一个半钟才能抽身离去。

原以为姑娘该走了,就像以前无数次发生过的那样。

万万没想到,叶修气喘吁吁赶到约定的网吧,却发现姑娘正兴致颇高地打着荣耀,见了他还笑嘻嘻来招呼:“叶神你终于来啦?”

之后两人一道打荣耀,叶修对她的耐心颇怀谢意,又有几分受宠若惊的感慨,自然悉心指点,而女孩天分也高,领悟极快。两人玩到深夜,叶修才惊觉时候不早,该送姑娘回家。

 

这不,刚把人送到家门口,叶修就往嘉世走了。他也不急,反正通宵熬夜于他而言是家常便饭,现在又正值第四赛季之后的夏休期,他大可以次日在宿舍舒适补眠。

叶修怎么也想不到,三秒之后,他会成为一个见证神迹的人。

三、二、一。

他忽然听见头顶传来重物破空而来的呼啸声,身体的自保本能让他第一时间往后退开两步,旋即赶紧抬头看向天空。

一个英俊的男人正站在他眼前。

不,不是站着的。叶修吓得倒退两步,又揉了揉眼睛,掐了把自个儿的大腿,生疼。不是梦。

这人是飘着的——他的脚离地足有半米高,正垂着眼皮打量自己。

“你是……什么人?鬼吗?难道我死了?”惊骇之下,饶是淡然如叶修,难免也有些口不择言。

男人微微蹙眉,随后耸了耸肩。

随着这个耸肩的动作,一对巨大的、洁白的羽翼出现在他身后。

叶修盯着那双翅膀,嘴巴都合不拢了,说出来的话也是断断续续,像是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你是有翅膀的?天使吗?”

说完他想抽自己一巴掌,什么天使啊,赶紧背十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周泽楷。”看起来很像天使的男人微笑着点点头,道,“被你发现了。”

还真是个天使。

 

叶修算是见惯了大场面,缓过刚才差点被砸死的后怕之后倒也镇定不少。他倒退一步细细打量这个叫周泽楷的天使,发觉对方的确是凭空站在自己眼前的。

“你能别飘着吗?”叶修忍不住提要求了,“太高了,脖子疼。”

他仰头打量太久了。

周泽楷扑哧一笑,乖乖地落了地。他一落地就拽住了叶修的袖子,道:“主人。”

叶修被他这没头没脑的两个字吓了一跳,登时一把推开了他,警惕地往后撤了一步,摆出随时要跑的架势来。

“什么主人,怪恶心的。”他义正辞严地指出这点,“你都不知道我名字。”

“叶修。”周泽楷面不改色。叶修暗叫失策,这家伙是个天使,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虽然他没理解到这二者间的关系,不过看起来周泽楷好像要赖上自己了。

怎么想都感觉像是碰瓷。

但毕竟是个天使,这点似乎做不了假,叶修不敢太放肆,只好循循善诱:“你知道我的名字,你想干嘛?”

“你发现了我,”周泽楷的神色突然染上了悲伤,倒是他委屈起来了,“只能跟着你了。”

叶修挑眉,对这个答案深感不可思议:“你是说,因为我发现你不是个人,所以你就要认我当主人了?不过,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真不是故意找我麻烦?”

周泽楷沉吟片刻,指了指叶修眼前这栋高楼,解释道:“刚刚……在天台,没站稳。”

真相水落石出。得亏周泽楷是个天使,叶修心累,若是肉体凡胎,打这五十几层高的大楼顶端坠落,可不得摔得脑浆迸裂吗?那就可惜了这张脸。

“不能走远。”周泽楷继续着他简洁无比的说话风格,再一次贴上了叶修的胳膊。

这回叶修没推开他,只顾着使尽浑身解数,从他嘴里往外掏情报:“你不能离我太远,因为我是你主人?”

周泽楷眼睛亮晶晶的,像是非常满意叶修对这个身份的承认。

他轻轻叫了一声主人,抓着叶修的胳膊,给出无可辩驳的答案:“要你的气息。”

说着,他扇动着自己的翅膀,却只是离地半米高,之后无论再怎么扇动,都飞不上去了。他苦着脸,又冲着叶修耸肩,脸上明明白白写着:我也是迫不得已的。

叶修恍然大悟:“你需要我的气息来恢复?现在你飞不起来了?”周泽楷点点头,又露出一个有点羞赧的笑容。

“能实现一个愿望。”他冷不丁补充了一句。

叶修眼珠骨碌骨碌转,原来饲养一只天使还是有好处的,虽然只有一个愿望,实在有点少,不过……

“你就让我桃花运旺点吧。”叶修迅速做出了决定,“长这么大了,连次手都没牵过呢。”

周泽楷愣愣看着他,许久才点点头,他的声音莫名含了些失落的意味:“可以。”

叶修利落地拍拍手,毫不害臊:“多亏你碰上了我,我可是新世纪雷锋,既然如此,我就姑且帮帮你吧——不过你能不能把这对翅膀收了?小心被人看到。”

 

正说着呢,旁边突然传来汽车的引擎声,叶修下意识伸手试图捂住周泽楷的翅膀。

周泽楷冷不丁被他抱了个正着,漂亮的脸红成了四月樱花,他攀着叶修的肩膀,俯身在他耳边小声说:“别人看不到。”

果然是看不到的,车子一溜烟开走了,连点停顿都无。

叶修依依不舍地放了手,忍不住在那对手感不错的翅膀上多摸了一把。

“行,那你跟着我回家吧。”他落落大方地发出邀请。

周泽楷垂着眼睛不吭声,但叶修刚一迈步,他也就忙不迭地跟在了后头。

倒是挺听话的。叶修心情愈发轻快,甚至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小曲。

而走在他身后的周泽楷终于松了口气——刚刚那一出戏,简直掏空了他作为天使数百年来的全部演技。要是叶修仍不肯收留他,他还真的束手无策了。

 

叶修不知道的是,他从小到大其实意外的是个桃花运很旺的人。自打小学起,因为各种各样原因心悦他的女孩就没断过。而他之所以看起来人气惨淡,形单影只,无非是因为周泽楷从中作梗。

他从叶修出生起就守护在他身边,原本只是想守护这个可爱的小孩平安长大。可是在叶修十四岁那年,他忍不住制造了一次大规模的红绿灯混乱,导致道路严重堵塞,把叶修跟他本可能达成的初恋隔开之后,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意绝非是守护那么简单。

他想要叶修,他想跟叶修在一起,他……喜欢叶修。

可是在天使界,即便是天使也不被允许跟二十五岁以下的天使恋爱,类推至人界恐怕更是如此。周泽楷只好不甘心地忍耐着自己的心意,躲在云层之上,远远观察着自己心爱的男人。

每当有女孩想接近他,投出情书,或者约他见面,周泽楷就略施小计加以阻挠,因而从小到大,叶修愣是连一次约会都没成功过。

眼看着叶修一天天长大,离了家,又进了职业联盟,混得渐渐风生水起,被誉为斗神,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周泽楷暗自欢喜,暗自骄傲。

那些只敢投情书的女孩配不上叶修,那些连一个小时也等不下去的同样。他固执地认为,只有守护了叶修整整二十二年的自己有资格站在他身边,陪他一起度过此生。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回的小姑娘,竟然坚持了整整两个钟。

等来了叶修,还与他的心上人相谈甚欢。

周泽楷看得抓心挠肝,恨不得直接跳进他们中间,把叶修给拽走。他占有欲骤然暴涨,根本忍受不了心上人与别人眉目传情——至少在周泽楷眼里这两个人正是在做这种事。

因此他立刻把天使界的法规抛在脑后,张开翅膀,降落在了叶修回嘉世必经之路的一栋高楼顶端。

掐着时间,在他经过的那一刹那,从天而降。

 

所谓的气息自然是他瞎编的,天使怎么可能会需要凡人的恩赐,但他总归得找个借口留在叶修身边。好在他对叶修观察已久,对他的性格特点了如指掌,其中最大的优点,亦是弱点,就是善良。

果不其然,一听周泽楷必须借助自己的气息才能重回天界,叶修立刻同意了周泽楷的请求,把他带回了自个儿宿舍。

只不过……

那个愿望,周泽楷丝毫不歉疚地想着,是永远实现不了的。

他此番提前下凡,就是为了要破坏他跟那个姑娘间的缘分,哪儿还有倒送桃花的理?

 

在叶修宿舍陪他混迹了好几天,周泽楷也学会了打荣耀。叶修不吝赞美,说不愧是天使,打游戏上手这么快,才几天就职业水平了。

然而周泽楷并不满意,他在地毯上打了个滚,咕哝着:“输了。”

叶修笑嘻嘻地揉了一把他的头发,道:“那肯定得输,要是我被你个才学几天的新手给赢了,那我就白混了。”

周泽楷很委屈,他可是天使。但是他爱上的人那么好,他最终选择甘拜下风。

“你厉害。”他不大情愿地说。

叶修朗声大笑,搂着他的头问他是不是不服气。周泽楷被他搂在怀里,转瞬就心跳加速,面红耳赤,一时本能地想推开他。可手都挨上了叶修的胳膊,却没能推开,反而还欲拒还迎似地摸了一把。

正在此时,电脑的QQ提示音响了。

叶修突然松开了胳膊,周泽楷始料未及,脑袋砰的撞上了地板。他苦着脸瞪了叶修一眼,叶修抱歉地冲他眨眼,又开玩笑:“天使不怕疼的吧?没摔傻吧?”

“不会。”周泽楷没好气。不疼是一回事,那也不能拿自己的头当无机物吧。

他从地上一骨碌坐起来,见叶修敲键盘如飞,嘴角还挂着缕笑意,忍不住问他那是谁。

“哦,训练营里一姑娘,约我去唱K。”叶修嘴皮动得勤快,一眨眼把前因后果全倒了出来,一点不带保留的,“上回我给她了不少荣耀上的技术指导,说是答谢我。”

他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头却转向了周泽楷。

“小周,你要一起来吗?”

叶修话音刚落,周泽楷就猛地捂住头颤抖起来。冷汗大滴大滴顺着他的脸滚落,眉毛揪在一起,嘴巴被牙齿咬出了白印。

他转眼缩成了一团,张开翅膀把自己包裹了起来。

叶修被他的模样吓了一跳,也顾不得给那头的姑娘发消息了,忙跑过来问周泽楷这是怎么了。

周泽楷疼得在地上打滚,呜呜咽咽地说:“病了……”

又说:“你不能走。”

叶修这才想起气息的事来。自打周泽楷搬进来自个宿舍,倒也没有过特别的举动,叶修差点以为这天使是自动汲取气息的,可眼下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他伸手抚过天使柔软温暖的羽毛,放柔了语气问:“需要我靠近些吗?”

其实已经靠得很近了,他正蹲在离周泽楷不到半米的地方,手还搭在人家翅膀上。

周泽楷挣扎着把头钻了出来。他面色如雪,比羽毛更苍白,却黯淡无光,像是笼了层挥之不去的阴影般。

泪水在他眼眶中打转,他一边吸着气一边结结巴巴地说:“这样、这样就好。”

 

他在装病,他不想让叶修去跟那个女孩一起唱歌,他在赌叶修会不会留下来陪自己。

事实上,他感到迷茫。就算叶修真的留下来了,也不代表他对自己有什么多余的情感,无非是见豢养的宠物生了病,只好陪在一旁罢了。

叶修心善,他懂。正是因为他懂,他就无法分清叶修对自己的温柔,究竟是专属于自己的,还是一视同仁的。

也许他分得清,他只是不想去承认自己对叶修而言并不特别。

他蜷着身子,听到键盘敲击声再度响起。这一回,很快就停了。

然后是叶修匆匆的脚步声,似乎是拿什么东西,随后一块软和的毯子被轻轻盖在自己身上。

“你好好休息,别担心,我不会走。”叶修小声征询他的意见,“我抱着你的话,会更快好起来吗?你知道的,零距离接触。要不,我抱着你?”

周泽楷的好字已经到了唇边,却又硬生生吞了下去。他怎么可能不想?那是他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对象。

可是他不愿意叶修在这种情况下抱自己,即使是肌肤相亲也只能带来虚假的欢喜,过后只会更加怅然。如果得不到他的心,那么别说是拥抱,就算是最亲密的接触,周泽楷也要忍耐欲望,退避三舍。

“不用……”他拿捏着虚弱颤抖的语调,力求达到最惹人心疼的演出效果,“这样就好。”

说完,他有些忐忑地掀起眼皮看了眼叶修。

他扰了叶修的约会,叶修会生气吗?

——如他所料。

叶修正冷淡地凝视着他,神色沉郁,像是酝酿着风暴的平静天空。

“对不起。”周泽楷怕他发火,赶紧道歉。

“没事,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当然不会……有什么不满。”叶修闷闷地说,扭过头去不再看他,倒是点了根烟。

周泽楷咬紧了唇,他敏锐地觉出叶修失落的情绪,自己内心也跟着汹涌起无比狂烈的失落感。

他开始不太确定自己这般棒打鸳鸯究竟是不是对的了。叶修,似乎很在乎那个女孩子。而如果那个女孩能坚持等他两小时,毫无怨言,或许也正是适合叶修的。

说到底,自己这二十二年来一直在一厢情愿地阻碍对方的桃花运,自认为自己是叶修的最佳伴侣,却从未征求过他本人的意见。

这样真的对吗?这样不顾他人意愿的行为真的是爱吗?

周泽楷头一回质疑自己的选择,他心乱如麻,再次逃避地缩回了翅膀里。本来并不难受,现在也开始真的难受了,他的心口像是被掏空了,只有叶修能填补那个缺口,但是叶修本人……到底愿不愿意呢?

他不再去想,而是放任自己沉沉睡去。

 

此后叶修很久未和那姑娘联系,渐渐地周泽楷也把那回装病抛在了脑后。他沉浸在与叶修朝夕相处的快乐之中,恨不得能天天跟在他身旁,陪他一起打荣耀、吃饭、喂猫,以及睡觉。

叶修的宿舍没有第二张床,于是可怜巴巴的、被饲养的天使宠物在头几天只好趴地毯上睡。

周泽楷自己倒觉得没什么,毕竟他一开始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宠物,不然他也不会一口一个主人叫得那么熟练。但叶修作为一个正常人,自然感觉让天使屈尊睡在地上不太好。没过几天,他就掀开了自个儿的被子,要周泽楷也上床。

对此周泽楷当然不会有异议。

窄窄的单人床要容下两个人略微有些吃力,不过习惯之后倒也别有一种亲密的舒适感。周泽楷比叶修稍高一些,一开始两个人都各居一端装模作样,井水不犯河水,过不了几个钟,叶修睡熟之后就落到周泽楷怀里。

天使并不需要真正的睡眠,周泽楷得以一遍遍描摹他心爱之人的眉眼,心脏充盈着幸福,像是一汪沸水,咕嘟咕嘟冒出了泡。

 

连叶修也看出他心情好,一日带他出门下馆子,在车上便开口便邀他一起去S市来个短途旅游。

周泽楷正欲点头,却听得他语气随意地补充信息:“和两个姑娘一起,其中一个你也听过,就是上回找我唱K那个。”

周泽楷上一秒还飘飘然浮在云端的心被现实的重力牵绊了,重重砸回地表,摔了个结结实实。

他在一瞬间认清了现实,这些天跟叶修相处太融洽,他几乎都忘了那个女孩的存在——还真是锲而不舍呢。他几乎想哭,临到头却挤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来。

此等笑容本就怪瘆人的,出现在这样端正俊俏的脸上,惊悚效果便翻了倍。叶修斜睨了他一眼,忍不住调侃道:“你什么表情,这么不愿意跟我一起出去玩?”

周泽楷摇头,说不想去,嘴角也一点点耷拉下来。

他大概知道人类社会里流行这种四人约会,显然叶修还准备介绍个陌生姑娘给自己。正因如此,叶修才邀请自己出去旅游,说到底无非就是为了有个更好的借口约那姑娘出去罢了。

他鼓起勇气,侧过脸偷偷瞄叶修。果然,在自己否定了他的计划后,叶修的脸色异常难看,阴沉得快要滴出冷冰冰的水来。

周泽楷无措地转回了头,撑着下巴看向窗外。

他心头恍惚起来,更加无法说服自己坚持下去。那姑娘心仪叶修,而叶修也想着办法约她出去玩,显然是两情相悦。

若是以前他还能用叶修并不喜欢她的借口来欺骗自己,行破坏之事,这回他却彻底无法说服自己了。

是时候放手了。他在心头百般劝自己,不要像那些童话故事中的反派,为了自己的欲望拆散一对王子公主。

 

“开门,我要下车。”周泽楷终于开口打破了寂静。

“这么讨厌我?”叶修苦笑着,靠边停了车,“抱歉,是我太唐突,吓着你了?”

周泽楷心里说了一万遍,没有人没有天使也没有恶魔会比我更爱你了。

可是你不爱我啊,那我有什么办法。

他差点要在叶修面前掉眼泪。

但他把持住了天使应有的风度,只是哽咽着说了句再见,就打开车门跳了出去。

H市已然入冬,冬日寒风凛冽,瞬间把还未滚落的泪水蒸发在眼眶之中。

周泽楷杵在路旁,彷徨无措,如同一株失了凭依的藤蔓,在地表上随意蜿蜒,留下无数痕迹,却终究找不到落脚之处。

他胡乱走了几个小时,最后发现自己走回了嘉世大楼。

该回去了。

该走了。

他想,等回去,跟叶修告别之后,就该回天界了。此后,只要继续守护他就好,若能护他一生平安喜乐,也不枉自己一腔深情。

毕竟,下凡与他相处这些暮暮朝朝,还是值得的,他不后悔。

几个月的时间之于天使上千年的寿命而言,自然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可若是掰碎了放慢了,再反反复复倒带,似乎也足以温暖余生。

 

他打定了主意,索性张开翅膀,直接飞到了叶修宿舍的阳台。

隔着一扇玻璃门,他看见叶修正坐在餐桌前,面前摆着一碗堆得满满的面条。他垂着眸子,视线似乎落在面条上,可是分明眼中空洞,什么也没有。

周泽楷敲敲门,走了进去。

一见到他,叶修就开了口,声音还是沙哑的:“舍得回来了?”

周泽楷心虚,自觉点头,带着几分认错的诚意,说:“准备回去。”

“回天上?”叶修失笑,“可是我的愿望,你根本没帮我完成吧?我说想要桃花运旺些,你却一点没给我带来好运呢。”

周泽楷几乎是被他这话捅了一刀,直接扎在心尖上,连翅膀都不由自主耷拉下来。他垂头丧气,自责的情绪泛滥如潮汐,瞬间将他逼至退无可退之地。

他闭上眼睛,终于说出了真相:“因为我在阻碍你。”

 

叶修苦涩的表情终于被撬开一条裂缝,他略带惊讶地挑眉,问:“你怎么就阻碍了我?”

“你迟到,都是我害的。”周泽楷死死闭着眼睛,不敢看叶修现在该是怎样的勃然大怒。

既然自己已经选择退出,还是该把真相说清楚,不能让叶修再错过这次的真爱。

“不想让你见她,所以……”他说不下去了,肩膀止不住地颤抖着。

突如其来的悲恸袭击了他,拦截了他的语言。他胸口发闷,几乎喘不过气。他隐藏了二十二年的爱恋终于要被掀开铠甲,赤裸裸暴露在心上人的审视之下。

而他犯过的一切错误,让他无法指望叶修会原谅自己。

都要走了,最后免不了还得被扫地出门。

 

“所以你那次是装病不去唱K?”叶修果然惊诧不已,“你不肯跟我去S市也是因为不想让我见她?”

周泽楷点点头,吸了吸鼻子,断断续续地说:“我知道你喜欢她,我只是……”

“谁说我喜欢她了?”叶修突然笑出了声。

周泽楷立刻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瞪圆了,像是夜间忽闪的两颗星星。这双眼睛把叶修微笑的模样刻印下来,烙在了脑海里。

为什么你在笑?

像是看出了他的不解,叶修站起来,慢腾腾走到他身边,手一勾就把周泽楷的腰给搂住了。他刚才满脸的愁苦之色已经荡然无存,留在脸上的只有泰然自若的微笑。

这个发展大大超乎了周泽楷的预料,他瑟缩了一下,随后乖巧地用翅膀蹭叶修的背。他小声问:“那你为何生气?”

语气委屈都能拧出水来,又绵软得叶修心旌摇曳。

他笑眯眯地摸上了那对阔别已久——其实也就几小时——的翅膀,道:“你真笨啊,就会胡思乱想,也不来问问我。我生气不是因为不能去唱K,说实话那种地方我本来也没兴趣,都怪你,明明是装病,明明也很想要我碰你吧,还不让我抱着。我可是很失落。”

闻言,周泽楷那颗被封在冻土之下的心忽然又蠢蠢欲动起来,强行压下去的欲望再度破土,转眼便遮天蔽日。

他焦虑地张了张口,激动之下,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

好在叶修完全理解自家天使的不善言辞,因而十分善解人意地主动解答了他没说出口的疑问:“正如你所想,我约你出去旅游不是想约那姑娘,而是想约你。谁知道你拒绝得那么快,还跳车就跑,我以为你看穿了我的心思……就在十分钟前,你跟我说你要走了,我还以为你讨厌我了,要逃跑呢。”

“我……我不跑。”周泽楷勉强找到了自己的话头,“我爱你。”

他哭丧着脸,语无伦次,只晓得一遍遍重复着我爱你,间或夹杂着几句我好笨。

叶修温柔地揽住了他,轻轻吻上他的嘴唇。

几乎在同一刻,周泽楷的翅膀消失了。他愣了一下,随后笨拙地回亲了一口叶修。

 

“你的翅膀怎么不见了?”叶修本来攒了满肚子情话想跟他好好絮叨,结果被这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张口就问了出来。

周泽楷有点紧张,缩了缩肩膀,道:“跟人相爱,会变成人。”

“也就是说,你不再是天使了?”叶修顿时搂紧了他,歉疚道,“抱歉,我不知道……不过你应该知道吧?你愿意?”

周泽楷窝在他怀里,听到他的有力心跳,只觉得这是自降生以来最幸福的一刻——哪儿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若是他不变成人,叶修就会慢慢老去、死亡,自己却会一直以年轻的面貌活下去。

忍受接下来上千年没有叶修相伴的孤独,他倒是认为与心上人携手共度几十载光阴,是更有价值、更值得期待的人生。

“你这家伙,这么喜欢我吗?”听完他的解释,叶修摆出一副伤脑筋的样子,拨弄着他的领口,调笑道,“说,喜欢我多久了?”

“从你出生开始。”周泽楷咽了咽口水,有点担心叶修看不起自己的痴情。

他完全是在多虑。

无论是叶修是否喜欢自己,还是叶修有多喜欢自己——他总是太过谨慎,把自己的地位估计太低。

叶修咬了一口他的耳朵,含笑道:“看来一开始见面那些气息的说辞,也是在骗我咯?天使原来这么有心机啊。”他边说,边舔着那枚柔软发烫的耳垂,像是在舔糖果似的,啧啧作响,津津有味。

周泽楷被他弄得喘气不稳,面色绯红,他抓着叶修的胳膊,求助似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像是在求他别再捉弄自己了。

叶修放开了他,转而在他的额上落了一个吻。

“不过我们彼此彼此。”他狡黠一笑,“其实第一次见面我就看上你了,许愿让你把我的桃花运变旺,就是想让你也喜欢上我——谁知道你那么笨,一直会错意。”

叶修的话总是能轻易调动起他的情绪,无论好坏,无论悲喜。而这句话就像是一大朵棉花糖云,把周泽楷甜蜜地包裹起来。

他下意识舔了舔叶修的下巴,也不在意人家刚说了自己笨,反而自鸣得意起来:“我好看。”

叶修被这家伙的自大逗乐了,不过的确也有这个原因,他无法反驳。

他开始情不自禁地笑,现在周泽楷的每句话、每个举动在他眼里都是世界第一的可爱。他恨不得把恋人变成一颗糖,含在嘴里再也不放出来。

 

当初周泽楷下凡,原只是想阻断叶修的桃花运,不料弄巧成拙,最后给叶修送去了他此生最好的一次桃花。

不过,皆大欢喜。

 

 

FIN.

评论(27)
热度(258)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