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only,挑食;高王纯食双担。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栗鼠

【周叶】先撩者胜

一回见面

“今天新生入学典礼,你不去围观?”魏琛笑嘻嘻地推了叶修一把,邀请道,“肯定得有很多鲜嫩可爱的学妹!”

叶修翻了老大个白眼,心里吐槽着就算有也不会看上你这种宅男啊。

老魏似是看出了他的心声,故意激他:“不会是觉得自己太差劲肯定追不到吧?”

“我得打荣耀。”叶修不想去,但也不想认怂落老魏个话柄,遂摆出他常用的借口来,又快手快脚地开了电脑。

“切——”老魏很失望地叹了口气。他嘴上油腔滑调,实际上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叶修不去,他一个人也只敢站在远处看风景,搭讪什么的想都不要想。

计划泡汤,他自然不爽,便也跟着打开了电脑,挑衅着:“不去就不去,咱PK两盘。”

叶修笑了笑,他对魏琛这老毛病早就习惯了,也不跟人客气,抬手一分钟内就把迎风布阵干了个片甲不留,然后在老魏的哀嚎声中乐悠悠地叼起一根pocky,当烟似地含在嘴里。

他瞥一眼老魏,目光里尽是戏谑,像是在问对方服不服似的。

“你个心脏!”老魏瞪他一眼,恨得牙痒痒。

“哟,不是说两局么,还要来不?”叶修不动声色,含着pocky模糊地问。

是的,老魏的确有个老毛病,在心里有气的时候总来找叶修PK。换而言之找虐,跟个受虐狂似的。但他一般也就能忍个一局,然后就甩手不干了。

让他坚持两局,上一次还是在不巧发现交往三个月的同班女友脚踏两条船的时候。

这不,一瞅叶修那嘲讽脸,他就怒了,一把合上电脑说:“瞧把你能的,今中午自个儿出门买饭吧。”罢了也不给叶修个抓住他的机会,抱起笔电一溜烟就跑了。

“咔哒”一声,叶修咬断了嘴里的pocky。

这老魏,翻脸比翻书还快。他暗自翻了个白眼,对自己的恶劣之处倒是毫无自觉。他伸了个懒腰,感觉清醒了几分,又低头看表。

时钟刚指向十一,这个点估计新生典礼马上要结束了,再不去食堂,等会就要排好长队了。

 

说起来这老魏,外号里带了个老字,实际年龄却并不大,不然也就不会跟叶修这般打闹了。事实上作为大三学长,他比叶修高一级,却还小了几个月,大概是读书早的缘故。

可惜这人平日里不修边幅,又常通宵打游戏,出去见人的时候总是衣着邋遢,神情恹恹,看起来活脱脱个三十岁处男。

故而他的损友们也就称他一声老魏了。

一开始叶修这样叫他,魏琛还辩上几句明明你个老东西比我大,后来PK被压着打了几次,也就认了。

这就是叶修常挂在嘴上的话了:不服你打趴我啊?

 

平素跟老魏说话随便得很,宅在宿舍里也经常随便套着白T大短裤,但如果真要出门,叶修还是会好好拾掇自己的。倒不是抱着什么能来场艳遇之类的旖旎想法,只是单纯觉得穿着得体是一种对他人的尊重。

不过,这观点曾被老魏毫不留情地指出了其中的逻辑漏洞——合着我不是人了?你在宿舍咋就那样呢?虚伪!

叶修压根没搭话,一个眼神就让老魏气得过来挠他了。

 

等他终于收拾齐整出了门,好巧不巧,就赶上了饭点。食堂里人潮涌动,九月份炎热还未褪尽,几乎一进去就要被逼出一身汗来。叶修素来不喜人多,眼下更是烦躁得直想干脆外出下馆子。

可还没等他考虑好到底要不要去,就在推挤中被人泼了一身菜汤。

颜色浓重的糖醋汁把他新换上的白衬衫染成一幅泼墨山水画,翠色的青汁还顺便在重峦叠嶂上铺开了郁葱苍柏。

他呆了一两秒,才迟钝地抬起头看向罪魁祸首。

眼前是一张极其标致的脸,无可挑剔的五官安放在最适宜的位置上,刘海略长,微微汗湿着黏在额前。一双星眸尤其漂亮。

对方显然也被这出意料之外的惨剧吓了一跳,直直盯着叶修脏兮兮的衬衫下摆,嘴唇嗫嚅着,半天才跳出来三个字:“对不起。”

声音小如蚊呐。

叶修本就因为人多而憋着一股子无名火,被泼了一身菜汤更是火上加油,而眼前人这一点也不真诚的道歉态度,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冷笑一声,立即开启了垃圾话模式,刻薄地问:“你不仅没长眼睛,还没长舌头吗?这么小声谁听得见啊?”

男生明明比叶修高,却被他凶巴巴的语气吓得下意识退了一步。

围观群众一见男孩成了弱势一方,纷纷吐槽起叶修来。

不就是被泼了一身菜吗,那个帅哥又不是故意的,而且也道歉了,这不是得理不饶人嘛。

是啊是啊,这种小气鬼肯定没女朋友。心疼那个男孩子,他长得真好看啊……

他是新生吧,否则这么帅我不可能不认识。

估计是的,你看他脾气这么好,唉,学弟好可怜,想抱抱。

等会过去找他要个电话号码呗。

 

围观群众琐碎的交谈被叶修分毫不少地收入耳中,听着他们的重点从这场闹剧转移到始作俑者的外貌上,他怒气更盛,甚至想吼一句找女朋友也不会找你们这种无脑颜控的。

可在注意到对方脸上的歉意和无措后,叶修竟然渐渐冷静下来了。

真是看不惯……一个大男人,摆出这副委屈的模样给谁看?

指望着这样就能被原谅?

可是,还真挺楚楚可怜的。

“对不起。”男生突然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提高了音量。

 

叶修愣住了。对方再次说出的这简单的三个字,像是一块柔软的毯子,把他炸了毛的心脏软乎地裹了起来。

他几乎在刹那间就收回了一身尖刺。

“没关系。”他说,视线却没从对方那张英俊的脸上挪开。

的确帅。他暗自把眼前的人跟本校另几位校草对比了一番,立刻得出这个新生夺得桂冠的结论。

这样的脸,如果露出委屈的神情,大概的确会被原谅的。无论做了什么。

就像此刻的自己,明明被泼了一身污浊狼狈,却像个被戳破的气球,一肚子气瞬间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自认倒霉咯。叶修苦笑,正准备回宿舍换衣服,却在转身的时候被戳了一下。

 

他扭头一看,是男孩拿着校园卡戳了一下自己。他期期艾艾,嘴唇一张一合,像是想说什么,最后却又放弃了,只是固执地伸着手,示意叶修拿走自己的卡。

“请我?”叶修不大确定地问了一句。

男孩立即点了点头,双眸登时明亮起来,在正午的食堂里硬生生闪出了夺目的光芒。叶修忽然有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逃避般地低下头,顺势看到了那张卡上的名字——周泽楷。

他无声地默念着这个名字,还发现这小孩跟自己一个专业,随后他抬起脸冲周泽楷露出了亲切笑容。

此刻他全然忘记了自己一分钟前的气急败坏,换上一副非常温柔的面孔说:“那就谢谢你了。”

 

吃饭的时候,周泽楷毫无疑问成了这个拥挤而混乱的食堂中最吸睛的风景。叶修试图让自己专心于进食,却还是不免被周围人投向周泽楷的钦慕视线扰乱了心神。

于是他索性也不克制自己了,跟着周围那群肆无忌惮的路人一起打量眼前的男孩。

所幸周泽楷正专注地一口口吃着午餐,根本没注意叶修过度的凝视。

他微微低头,浓密的羽睫垂着,像是两把小扇子,又或是振翅欲飞的蝴蝶。即便如此,那双迷人的双眸仍然在睫帘下若隐若现,像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古典美人,勾魂摄魄。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人形自走发光体啊。

他腹诽着,忍不住问:“你不烦这些人吗?”

周泽楷停下筷子,抬起眼看他,露出了困惑的眼神,像是没理解叶修的意思。

幸而叶修在刚刚吃饭的过程中对他的迟钝和寡言已然有所了解,此刻心领神会了对方没说出口的问题,遂随手指了指旁边一对正盯着周泽楷讨论着什么的男女,进一步解释道,就那种。

周泽楷弯了弯眼睛,小幅度地摇了摇头。

他不觉得烦。

 

他可能是习惯了受人瞩目的地位,被太多不同的人凝视过,所以即便是暧昧甚至狎昵的目光也能处之泰然,视若无睹。

不过,他也可能是天生就这么温柔又坦然,就像是在温室里用最高规格培育出来的莲花一般,一尘不染,对世间的恶意一无所知,所以能报之以最大的善意。

叶修想不通是哪个原因,他又是个耐不住好奇心的,索性直接问了:“总是被人盯着,不觉得他们没礼貌吗?”

他这话是推己及人了,以他的性子,就顶讨厌陌生人不加收敛的目光——我又不是动物园里给他们指指点点的动物。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回他,却先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叫。他刚刚没拿稳筷子,掉了一根在地上。

他一瞬间破功的表情惹出叶修一声轻笑。

 

明明是个正经又严肃的人,偶尔露出这样状况外的表情,倒是十分引人遐想。

这就是网上说的“反差萌”吗?叶修想起十几分钟前,周泽楷不慎把菜泼到自己身上时一脸的惊慌和愧疚,不由觉得有趣。

周泽楷这稍纵即逝的不知所措可是比他坐在自己面前,规规矩矩拿着筷子,以一种贵族的优雅气度吃着大锅菜的模样要讨人喜欢得多。

叶修迅速俯身帮他拾起了筷子,递了过去。

周泽楷有点紧张地接过去,手指无意间碰了一下叶修的。

 

而叶修已经听过“对不起“了,现在想再听一次”谢谢你“。

当然,他如愿以偿。

周泽楷……这三个字在他的脑海中被一笔一划地刻了上去。

 

南美洲亚马孙河边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就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很久以后,叶修会用开玩笑的口吻对周泽楷讲述这段“命运的相遇”。他总是绘声绘色,肢体动作夸张,说着还好那天老魏不肯帮他买饭,他才能在那个时刻、那个地点,被周泽楷砸了一盘菜。

在那个瞬间,两个人各自孤独许久的命运线第一次交集在一起,找到了命中注定要重合的另一条。

 

而周泽楷则会平静而坚决地否认这个观点。他坚持,如果叶修那天没有来食堂,他们也会在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点,以另一种——或许更温和、友善一些的——方式遇见彼此。

 

但他们在一件事上达成了一致。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该吻你的。

 

 

 

两个笑话

三拍心跳

四颗硬糖

五块零钱





FIN.

评论(35)
热度(248)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