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周叶】告白气球(二十二)

44.

孙翔瞪大了眼睛,一骨碌从床上挣扎了起来,目光狐疑地在叶修跟周泽楷之间逡巡。许是周泽楷脸上的微笑太具有迷惑性,使人难以判断是在开玩笑还是在秀恩爱,所以好一会他才开口:“这是真的?”

看他那副惊愕中透着点沮丧的模样,周泽楷终于破了功,摇着头,在柔软的毛巾下闷闷地笑了两声。

叶修心口一松,手劲一时没掌握好,周泽楷笑声未尽就转成一声哎哟,旋即埋怨道:“疼。”

你就疼这一下,你知道你让我疼了多少次吗?

叶修笑了笑,反正周泽楷坐在他身前也看不到自己,他便任由这个笑慢慢凋谢成比哭还难看的模样。

“抱歉。”他说着,轻柔地最后擦了两把,然后拿起了旁边的吹风机。

孙翔目瞪口呆:“叶修你不是吧,出个门还带吹风机?”

我出门哪儿会带这种东西,叶修默默地在心里回答,还不是怕酒店吹风机不好用,把周泽楷的头发吹毛躁了。对自己的事他可以随意得很,但落在周泽楷头上可不是得小心翼翼、战战兢兢么?

但他嘴上却顶了回去:“就是因为你从来不在意这种生活细节,头发才乱得跟稻草窝似的。”

这话自然是尖酸了些,毕竟孙翔还颇为自傲自己那一头漂染的金发,这下被说成是稻草窝,登时恼羞成怒地怼回去:“我的才不像稻草,何况你这种大烟枪谈什么生活细节。”

“早就戒了好嘛。”叶修低笑一声,懒得再搭理他,垂下头全神贯注地替心上人吹干头发。

自打一年前他第一次为他吹头发时走了神,不小心把人给烫疼了之后,他再也没犯过二遍错。

对周泽楷,他的耐心与温柔就像没有尽头。

也正是因为投入实在太多,渴望实在太盛,他不能容忍半途而废。

 



在孙翔回自个儿房间之后,叶修终于向周泽楷说出了他在心中打了无数遍腹稿的话。

“小周,我有个不情之请……”他难得在周泽楷面前如此紧张,实在露怯。

可是他自觉将要提出一个极为无理的要求,自然底气就虚了几分。

周泽楷正躺在自己床上看手机,叶修隐约能看见他的屏幕,似乎是在查明天要去的几个地方。听了这话,他头也没抬,只是嗯了一声,示意叶修继续说下去。

叶修见他心不在焉,心里反而轻松了两分。他的手藏进被子里悄悄地绞在一起,脸上则挂着恰如其分的微笑:“家里最近出了点事,欠了一大笔钱……”

“多少?”周泽楷打断了他。

见叶修愣着没开口,他难得地补充了一下:“要借多少?”

叶修差点没忍住笑,重新酝酿了一下情感才慢慢开了口:“我已经还完了,但是为了还债我把房子和其他值钱的东西都卖掉了,所以现在……”

他话还没说完,就发现周泽楷跳下了床,走到他面前。

 



“我……”他神情有些难过,睫毛扑闪得很慢,“不懂安慰人。”

说着,他伸手搂过了叶修的肩膀,低声说,“住我家吧。”

叶修沉默了一阵子,有些犹豫地说了谢谢。

周泽楷搂住他的一瞬间,强压下的负罪感霍然倾泻而下,几乎要压垮了他。

可是他不得不说谎,这是他孤注一掷的赌博。他已经答应周泽楷不再做他的陪练,而下个赛季对方只会更加忙碌,不可能抽得出时间见已经无关紧要的自己。然而他不能离开他。

一旦在物理上渐行渐远,好不容易凝聚起的感情也会跟着烟消云散。

他必须留下来。

所以纵然他百般不情愿,也只能罗织谎言。

不料周泽楷比他想象中更加积极,这几乎让他克制不住地心生希望。

——如果他能这般患难不离,也许他比我想象中更加在乎我。

 



叶修慢慢回抱住他。

这是一个温柔又温暖的怀抱,却教人心酸又心碎。

叶修轻声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周泽楷摸着他的头发,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理由,他只知道自己的心里正无端泛起阵阵疼痛,存在感极其强烈地撕开了他的心墙。

他不太习惯这种难过的感觉,为什么知道叶修境况不佳,自己会这么难过呢?

——都说患难见真情,此刻自己会这样感同身受,大概是因为真的很在乎这个朋友吧。

 




现在回想起一年前的光景,叶修的没话找话和自己的惜字如金仿佛还历历在目。整整一年过去了,他们俩的关系似乎还是没什么变化。

——但其实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至少如果叶修现在问他S市有什么推荐的住处,他绝不会搬出轮回副队长来搪塞,而是会邀请对方先来自己家凑合一段时间,然后陪他一起找房子。

沉默寡言看似还是那个沉默寡言,心里却早就将叶修视为值得信赖和依靠的人了。

 

当初在欢乐谷时偶尔想象到的情景,没想到这么快就变成了现实呢。周泽楷有点感慨,不过也没想到是以这样一种糟糕的方式。





“因为……”他柔声说,“你是重要的朋友。”

非常重要。他在心里重新强调了一遍。

 



45.

朋友么?

朋友就好,现在这样就好。叶修把头靠在他的腰上,心满意足地想。

我很有耐心,我可以等。

——因为想和你一起携手共度的余生,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晚。

 



回了S市后叶修说要先回家整理东西,周泽楷没放在心上,自个儿在家呆了好几天,倒也自得其乐。

不过眼看着这一周都过去了,叶修还没来,他免不了有点担心,便发了短信问。

“还没收拾好?”

“嘿嘿,想我了?”

他收到的却是这样一条没正形的回信。

叶修原来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这倒是难得一见的。周泽楷觉得稀奇又有趣,索性顺着对方的话说下去:“嗯,想。”

叶修立刻打了电话过来。

周泽楷被吓了一跳,本能地按下了拒接。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有点心虚,多半是刚刚顺水推舟说出了心里话。可这心里话又不是两个男人间应有的正常对话。因而他格外地不好意思起来。

然而他马上意识到挂掉朋友的电话是一件十分无礼的事。

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回拨的时候,叶修回了他短信:“行,我今晚过来,前阵子有点事耽搁了一下。”

周泽楷想起他说的欠钱一事,不由担心他起来,问他是不是真的还完债了。

当然,叶修信誓旦旦地说还完了。只不过是前阵子烤饼干的时候没注意,又给烫伤了。

疤痕有点吓人,所以想再等几天过来——“省得吓着你。”

“不会。”周泽楷坚持让他今天来。



 

于是下午五点的时候,家门口准时地传来敲门声,有节奏地响了三次。

开了门,是扛着大包小包、汗流浃背的叶修。周泽楷无奈地叹口气,埋怨他:“怎么不说?”

说的话,我肯定就帮你了呀。前辈还真是个逞能的家伙。

帮着叶修卸下背上的包时,周泽楷注意到他的手上戴了手套。

“不用戴。”他有点不耐烦地再次强调道,为了表示自己真的不介意,伸手就想摘了那两只颇为刺眼的手套。

 



其实知道叶修又给烤盘烫了的那一刻,一些不大美妙的往事瞬间钻入了他的脑海。

以前也有一次,叶修不知道怎么回事忘了戴隔热手套就端起了烤盘,结果手被烫得惨烈。当时他似乎在烤蛋糕,温度恐怕能过200度,因而手掌烫出了一片燎泡,看得都觉得疼。

他还记得当时叶修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该是痛成什么样了才会忍不住地掉眼泪?

这一回叶修烫伤的时候,自己没陪在他身边,他是不是已经哭过了呢?

一个人哭感觉一定不太好受吧。

周泽楷心生怜意,又因他的过分贴心而略感困惑——

上次我都不介意,为什么这回你会怕我介意呢?

 



可他没想到,自己的手还没得及碰到手套,叶修就突然缩回了手。

周泽楷怔住。他不习惯叶修这样躲他,他觉得自己被疏远了。他抿了抿嘴,手仍呆呆地停留在原处,像是被施了个定身术。

看出他的错愕,叶修把包迅速塞到他手上,有点生硬地转移着话题:“小周,帮我把这个拿进去吧,箱子楼下还有俩,等会跟我一起搬?”

“手套……”周泽楷仍在意那副手套。它们越看越碍眼,简直就像两颗恶劣的砂砾横亘在眼中,刺得他双眼闷痛。

“这个真没事。”叶修扯出一个笑来,“我自己也不想看那个伤口,怪瘆人的。”

“你以前不会。”

“这不是人都会变嘛。”

周泽楷无话可说了。他本来就不善言辞,对上伶牙俐齿的战术大师更是毫无办法。

尽管他觉得这话不对头,他觉得这事大有蹊跷,可是叶修已经明确表示了反对,他骨子里的礼貌让他无法再固执己见。

他只得不甘心地鸣金收兵,乖乖地跟在叶修身后,帮他提箱子。

不过当叶修也想提一个的时候,他就不再退让了。

 “你的手。”他抬抬下巴示意叶修注意着点。

叶修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连忙把手缩起来,堆起一脸假笑:“嗯,小周,瞧我这记性,谢谢你啦。”

周泽楷摇了摇头,纳闷,刚刚这人到底是怎么把前面两个箱子提上来,还能对着自己面不改色的?

他原来是这么耐痛的吗?

 

刚刚叶修那句“人都会变嘛”突然窜入了他的脑海。

他何尝不知道人都会变?

但他总以为,像是叶修,像是自己,像是他们之间某种心照不宣的信任,是不会变的。

如果相信我,为什么不愿意摘下手套呢?

评论(54)
热度(152)
  1. 魔兮魂甜糖山 转载了此文字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