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only,挑食;高王纯食双担。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栗鼠

【周叶】告白气球(二十一)

42.

叶修一愣,才意识到原来周泽楷也没睡着。

一阵后怕顿时涌上心头,好在刚刚忍住了没下手,不然……这一年来的努力就算是付诸东流了。

“小周,还没睡啊?”不过他也睡不着,索性搭起话来。

“嗯……”躺在他身边的人用鼻音哼出一个音节来,语调倦懒,“困,但……不习惯,睡不着。”

多半是不习惯旁边睡了另一个男人,所以睡不着。

叶修苦笑,又翻过身来,支起下巴观察周泽楷。周泽楷虽然醒着,倒也一直乖乖闭着眼睛,只是眉头微蹙,显得有些焦虑。

叶修很快意识到这样的同床共枕对于彼此都是折磨,便主动提出要去书房打地铺。

周泽楷却固执地摇了摇头。如果非要有一个人打地铺,当初他就让孙翔去了,现在怎么说也不会委屈叶修的。

“那就聊聊天吧。”叶修看着他,越看越清醒,忍不住想跟他多聊几句。

周泽楷没说话,叶修也没在意,就问他为什么当初会想成为职业选手。

周泽楷仍然没说话。

大概这回是真睡着了。叶修琢磨着,他自己却还是睡不着,干脆双手往脑后一枕,闭目养神起来。说是闭目养神,明明闭着眼睛,却总是看得见周泽楷的模样。

冥思苦想的、目光坚定的、笑容闪耀的、意气风发的……

每一个都是他深爱的模样。他径自沉浸在这样美妙的幻象中,倒也有几分自得其乐。

“忘了。”结果周泽楷冷不丁地开口,把他从幻象中突然拽了出来。

原来没睡啊。不过“忘了”这还真是个颇为可疑的说法呢。

明明这么热爱荣耀,为了胜利付出了那么多,结果忘了一开始前进的理由?叶修才不信:“不可能忘了,我都还记得。”

“那大概……好玩?”周泽楷不太确定地说出这个答案。

叶修闷闷地笑了,说小周那还真巧,我最开始喜欢上荣耀,也是因为好玩。可是其实好玩的游戏并不止荣耀一个,为什么后来你一直在玩这个呢?

 



这个问题叶修自己曾思考过无数次。他曾经放言“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可是说到底这只是一款游戏,十年来,他并非没有玩过更好玩的,但却莫名其妙地,独独对荣耀有着别样的眷恋与执着。就好像非它不可一般。

好玩固然是好玩,但怎么可能只是因为好玩?

你又怎么想呢?

气氛再度陷入了僵持。这一回的沉默更加漫长,漫长到叶修再次以为周泽楷睡着了。

“有感情了。”这是周泽楷最后给出的回答。



 

他们俩真是像极了。叶修立刻就领悟了这四个字所蕴含的深邃内涵。

他们都从荣耀上获得了太过丰沛和沉重的东西——巅峰与低谷,快意与低迷,挚友与宿敌,韬光养晦与一鸣惊人……自从他们选择成为职业选手,他们的苦与乐几乎全都被这场游戏的胜败所牵动。

荣耀带给他们的影响太强大,早已深入骨髓,在劫难逃。

所以听了这话,叶修终于控制不住地伸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

他说:“嗯,英雄所见略同。”

这话似乎戳中了周泽楷的笑点,他竟然低低地笑了两声。叶修见他笑,自己也不由笑了起来。

一笑之后,两个人间无形的隔膜仿佛消失了。随着聊天的渐渐深入,叶修跟他讲了自己刚离家出走那会的几桩趣事,周泽楷也在对方的执意要求下简略地分享了自己刚入行时的心路历程。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在片言只语之间,不知不觉把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情感也剖白给了对方看。

深夜果然容易让人打开心扉。

 



他们是那么骄傲的人,从来都以云淡风轻的模样示人。他们是那么强大,在赛场上横扫敌人,被聚光灯和鲜花所包围,没人知道他们也曾失落、也曾脆弱,也曾红着眼眶、也曾想过放弃。

但是在这个夜晚,这两个对外永远无孔不入、坚不可摧的人,却不约而同地放下了心防,把自己的伤疤坦荡地亮给了对方看。

这不仅仅是因为失眠造成的倦怠感,更是源于他们彼此间日渐深刻的羁绊与信任。

最后,除了暗恋的事还记着要藏着掖着之外,叶修甚至毫不在意地说出了被嘉世赶出来那会,压在双肩的抑郁与落寞。周泽楷则不无委屈地谈起了当初被讽为一人战队时独自咽下的苦恼与自责。

“小周,要是当时我在你身边就好了,我肯定不会让你难过那么久。”叶修小声地说着。

他已经困极了,完全是无意识地把手伸到了对方的被窝里,摸索着想要给这个教他心疼无比的男人一个拥抱。

“唔……”周泽楷软软地应了一声,把自己的被子往旁边踢开了。他温顺地任由叶修搂住了他,还把额头抵在叶修肩膀上,含含糊糊地说,“睡觉……”

显然是困得已经摸不着北了,否则他绝不会用这么撒娇的口吻说话。

如果叶修还有意识的话,此刻大概已经心如擂鼓,能直接把周泽楷给吵醒了。

但他现在同样困得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是全凭本能地把怀里的人圈进了自己的被窝里,然后一手搁在他脖子下,一手环着他的背,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跟着沉沉睡去。

 



43.

第二天早上叶修是被疼醒的。

这才是真的痛并快乐着啊。他苦着脸想。

胳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压在了周泽楷的脸下,酸痛无比。他试着用自由的那只手推了一下对方的脑袋,本意是想解救一下自己的胳膊,不料周泽楷睡得很轻,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当他意识到自己是以一个怎样的姿势——双手搭在叶修腰上,一条腿卡在人家腿中间,脸还枕着别人胳膊——蜷在叶修怀里的时候,那张一贯镇定自若的俊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绯红。

“对、对不起!”他咕哝着,一下子就弹坐了起来,扭过头不敢再看叶修。

见他这副模样,叶修的心瞬间放晴了。他甚至还有心思开口逗人两句:“小周,昨晚睡得舒服吗?”

周泽楷眨眨眼睛,想起昨晚他们俩的彻夜长谈,以及自己在半梦半醒间和盘托出的心里话,不由脸色更红了两分。他想,这真是丢人极了,昨晚像个小孩子一样抱怨,实在是……太幼稚了。

他垂着眼坐了一会,才慢腾腾地趿拉着拖鞋去浴室洗漱。

叶修看着他的背影,心思活络起来,问他下次还要不要一起睡。

浴室里果然传来对方气鼓鼓的回应:“不要!”

 



不过说是这么说,当真到了西安,分配房间的时候他们俩还是睡了一间。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算是一起睡了。

年轻人体力虽好,整天都在外头疯玩也吃不消。上午绕着城墙走了一圈,下午又逛了逛人头攒动的大雁塔,晚上还一块儿去了酒吧街,回到酒店时四个人都已经精疲力竭,尤其是一路上解说担当的孙翔,进了房间就跟没腿了似地栽倒在床上。

叶修皱起眉头赶他:“孙翔你走错房间了,你的在隔壁。”

孙翔在床上呈大字状躺着不挪窝,嘴皮子动得挺快:“浴室墙是磨砂玻璃的,唐昊那傻逼在洗澡不让我待在里头——切,说得好像我乐意偷看他似的。”

叶修愣了愣,跟着抬头看向自己这间的浴室。

但是除了一堵石灰墙外他什么都没看到。

一时间他竟然有点后悔,琢磨着早知道就跟唐昊孙翔二人换个房间了。倒是孙翔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呼哧呼哧喘着气,抱怨今天说了一天话嗓子都快冒烟了。

“你都快成黄少天了。”叶修习惯性地涮他一句。

“你……我比他厉害!”孙翔还是不擅长应付这类调侃。

叶修懒得逗他了,大摇大摆地往他身边一躺,吓得孙翔赶紧翻了个身离开半个身位,没好气地问他干嘛靠过来,这又不是你的床。

叶修笑嘻嘻,说:“你都躺上来了,小周更不会介意我躺一下的。”

“你自己的床不就在旁边吗?”孙翔斜他一眼,“别说得好像跟我们队长关系多好一样。”

“可不就是特别好嘛。”叶修泰然自若地信口开河,“我都跟他住一年了。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给他当陪练?”

孙翔没说话了。

叶修感觉不对劲,赶紧睁开眼往他那边看去,只见孙翔一脸惊恐,嘴巴都合不拢了。

“怎么?被吓到了?”叶修挑挑眉,“至于么?这都接受不能?”

“队长才不是……”孙翔咽了咽口水,紧张极了,“他以前说过喜欢的女生类型。”

叶修见他误会了,不由好笑,却还煞有介事地逗他:“嗯,是啊,你也说了,以前嘛。”

他见孙翔仍不说话,只是直直地看着自己,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正准备承认这是个玩笑,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句“说什么呢?”

刹那间,笑容僵硬在他脸上,他大气也不敢喘,心跳彻底失控暴走,只能在面上强撑着冷静,一点点地转过身来。

 



刚刚洗完澡的周泽楷腰间大喇喇地挂着一条浴巾,正拿毛巾擦着头发,跟他四目相接。他又揉了两把自己往下直滴水的头发,接着把毛巾往叶修手上一丢,扬起一个带点顽劣的笑来:“帮我。”

他不紧不慢地走到床边挨着叶修坐下,这才转头问孙翔:“怎么这表情?”

叶修闭上眼睛,自暴自弃地帮周泽楷擦起头发来。

一时之间,他怕极了孙翔把刚刚自己说的话告诉周泽楷。

但同时,又忍不住希望他说出来。

 



“队长,刚刚叶修说……”孙翔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犹豫了几秒,终于自暴自弃似地一股脑说出来了,“他给你当这么久陪练是因为你们其实在谈恋爱?!”

听了这话,周泽楷有点讶异地瞅了眼叶修。

叶修紧张得满手是汗,他张了张口,正准备解释。

周泽楷却转向了孙翔,嘴角微微上扬,语气轻快地反问:“你才知道呀?”

评论(50)
热度(177)
  1. 魔兮魂甜糖山 转载了此文字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