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周叶】告白气球(十五)

30.

好在没有发生让他恐惧的事,可惜也不是让他惊喜的事。

站在他眼前的不是周泽楷和他漂亮乖巧的女朋友。

但是也不是周泽楷。

“一帆?”叶修愣了愣,才唤出这个熟悉的名字。

乔一帆愉快地点点头,指了指站在一旁没什么存在感的少年,解释道:“我跟英杰偷偷跑出来玩啦,那个跨年聚会太可怕了,大家都在玩什么大冒险真心话。”

叶修这才注意到站在一边的高英杰,忙跟着打了声招呼。

“前辈怎么没去?”高英杰小声地问,可惜声音被喧闹的背景声湮没,叶修只看见他嘴巴一张一合的,不由觉得好笑。他做了个手势,示意这俩小孩跟自己一块走,便把人带到了公园外的大路上。

已经过了凌晨12点,人又多聚集在公园里,人行道上分外寂静。

高英杰重复了一遍刚才问题,并且补上一句,“队长还说您不来少了很多乐趣。”

叶修摆了摆手,说老年人玩不动年轻人的游戏,就准备打道回府。

“你们年轻人好好玩,我先回去睡了,明天、哦不今天的全明星周末我还得给这帮家伙的比赛做解说呢。”

乔一帆欲言又止,像是有什么话想说,最后却还是很有礼貌地说了再见和晚安。

叶修看起来脸色太差,他想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转念一想新年能有什么事,贸然相问未免唐突,大概只是刚才人群太吵,叶修不太习惯罢了。

“那个、”叶修走了两步突然回头看向两个人,扯出一个有点不自然的笑,说,“新年快乐啊。”

“新年快乐,前辈。”两人异口同声。

叶修没再回头,双手插在兜里,独个儿朝酒店走去。

单看背影,竟有着深深的落寞。

或许的确有什么事,乔一帆看着他的背影,不禁担心起来。

 

直到全明星赛开始,叶修才见到周泽楷——的全息投影。

他坐在嘉宾评委席上,看着舞台中央出现了24名全明星选手及其角色的全息投影。

那张脸还是那么完美,可是叶修清楚地意识到,即便它不再年轻英俊,自己也仍然无法自拔。

在新秀挑战赛上,周泽楷被两个年轻的神枪手挑战,都中规中矩地拿下了。叶修倒是想解说出点特别的东西来,可惜枪王的优势堪称摧枯拉朽,甚至没用他训练已久的老土打法或者一箭双雕的技巧,只是回归了华丽炫目的枪体术,就这样一分钟一个砍瓜切菜般地过了。

他大抵也是给新秀留点面子,若是真换上打比赛时的操作风格,以周泽楷现在的水平,这比赛就成虐菜了。

当天活动结束之后,叶修穿过选手专用的退场通道,打算跟着轮回众一块儿回酒店。他本来以为周泽楷在参加完活动后又要陪女朋友,自己也依然得一个人睡在空旷的双人间里,没承想周泽楷竟然站在队伍里,看到自己时,还招了招手。

叶修加快脚步走过去,问他:“你不陪女朋友?”

“要练习。”周泽楷正在看轮回一名牧师预备队员挑战张新杰的比赛录像,抽空简短地答了一句。倒是很符合他一贯言简意赅的风格。

可是姑娘都追到B市来了,还只肯陪一天,这未免有些过分了。叶修没忍住,多问了一句:“她不生气?”

周泽楷终于按了暂停,正眼看向叶修,他像是不满叶修过度的好奇心,口气带着些许不悦,道:“回去了。”

然而这个可以做多重解读的答案反而让叶修更加迷惑了。

到底是有急事回去了,还是生气回去了,甚至是分手了回去了?S市离B市那么远,机票也绝不便宜,如果没有突发事件,按道理不可能只呆一天就回去。

周泽楷看出叶修对这个答案不满意,无奈地叹了口气,还是决定满足对方的好奇心:“说好了,这赛季结束前……专心练习。”

他的目光突然锐利起来,直视着叶修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完最后四个字:“全力夺冠。”

叶修释然。

“会的。”他语气坚定。

 

同时,他也隐隐察觉到了那条周泽楷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横亘在他恋情之中的危险裂痕。

尽管现在它被他的女友用期待和由此衍生出的忍耐给填补上了,但是一旦周泽楷满足不了她的期待,这条裂缝势必会迅速扩大,造就一场不可挽回的分崩离析。

因为周泽楷这个人,对胜利只会越来越饥渴。

从第八赛季首次捧起冠军奖杯以来,他对冠军的渴望只增不减。可以想见的是,即便十一赛季结束,轮回完成三冠,他也绝不会因此就把注意力更多地分配给恋人,相反,他会变本加厉地投身荣耀,以冲击第四座桂冠。

而另一边,他的恋人则会越来越渴望他的关注,因而越来越无法忍耐。

这样的矛盾最终只会造成两种结果。要么他们结婚,通过婚姻这种特殊的联系给予对方足够的安全感和关注,要么就是一别两宽,各寻芳草。

 

叶修察觉到了,但他什么也没说。

说了又有什么用呢?即便周泽楷意识到这点,他也不会改变。

像是全明星赛上王杰希故意没加满技能点,让继任者以下克上;像是张佳乐放弃百花,毅然投奔霸图;像是孙哲平左手受伤却从未荒废练习,再睡一夏时隔四年仍能击败叶修;像是叶修自己,在最后6.5秒内一挑三,恨不得在那短短几秒内燃尽自己的生命。

周泽楷也一样。

一切都是为了胜利,为了荣耀。

他一往无前。

 

 

31.

常规赛轮回果然提前锁定胜局,而在最后一场在和霸图的团队战中,一枪穿云发挥尤其出彩,枪王以所向披靡的姿态横扫了整个赛场。其中,最为人称道的是他击杀石不转时的技巧。

石不转,绝对的全明星角色,其操作者张新杰,更是霸图战队副队长,同样是全明星级别的选手。而且,牧师一向都是整个团队中最受保护的对象。

但周泽楷对于神枪手的掌握可谓出神入化,他曾跟叶修谈起过将遮影步和押枪的结合可能性,尽管当时被叶修用一句“你不怕她分手?”给转了话题,但后来他们还是一同研究了这种操作。

 

一个押枪将牧师上挑浮空之后,一枪穿云熟练地游走在石不转的视角盲区,一个接一个的攻击砸在脆皮牧师上,同时有意识地逐渐把对方推离战场。大漠孤烟有心前来相救,可惜被一叶之秋缠住。等到他好不容易摆脱了一叶之秋,一枪穿云已经把石不转一顿连击打到近身职业的攻击距离之外,回天乏术。

牧师一死,轮回的胜利便是摧枯拉朽。除了贡献出对霸图的首杀之外,周泽楷在场上的表现是从始至终的强势。尽管在这场比赛中他甚至没有近身过任何一个敌人,但在远距离他成功地策应着一叶之秋,接连完成了对百花缭乱和零下九度的狙击。

这就是被誉为无解的枪王。

即使已经是公认的巅峰,他却仍然能在下一次比赛中,展现出更加强横的实力,超越自己制造的巅峰。

他决心回归神枪手最土的打法,便坚持用押枪等中远程技术,尽量避免近身使用枪体术。他决心用一次操作实现多个效果,便成功让射击在上挑浮空和攻击之外,多了一个控制移动的作用——当然,他的精准操作早就能直接利用押枪,把攻击对象一路打到自己需要的位置上,但原本被浮空的对象在空中仍有脱离控制的可能,例如第四场轮回对呼啸的比赛中,唐三打就成功逃脱了他的连续浮空押。

于是他在之后的几个月中针对性强化了押枪与遮影步的结合,进化后的押枪,即使是石不转这等全明星级别的高手,也几乎无法逃离。

他是那种说着“最好的是下一次”,还能让所有人心服口服的人。

 


轮回以逾50分的绝对优势力压第二名微草战队,拿下了常规赛冠军。

颁奖典礼上,周泽楷被聚光灯所笼罩。记者们涌上来问他冠军是什么感受,他却突然很莫名地回想起上次全明星周末,有人问自己拿了全明星票榜第一是什么感受时,票数第二的叶修抢着替自己答了:“肯定也是习惯了呗!”

那个时候周泽楷跟叶修还不熟,至多是点头之交、互相欣赏的前后辈关系。被抢白一通,虽然他惯常地保持沉默,心底难免还是有点不爽,觉得这位大神实在有些自来熟。

但眼下想起这桩事来,倒不觉得别扭了,反而认为当时的叶修挺亲切,看自己不爱说话,体贴地帮自己答了。

于是他一反往日嗯嗯啊啊三棍子打不出两个字的做派,十分难得地对记者说:“习惯了。”

这话可以说是大大地拉了一波仇恨。

第一次从谦虚谨慎的枪王口中听到这等发言,记者们无不张口结舌,一副“你肯定是假的周泽楷”的表情。

江波涛是知道真相的,他对着自家队长了然地笑笑,然后把话题扯到了别处。

 

周泽楷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滑溜溜的,他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满手是汗。

果然还是不要在这种场合学前辈那样说话了,他沮丧地想着,刚刚被几十双眼睛用那种震惊的、古怪的眼神集火,他紧张得差点改口说自己只是在开玩笑。

这样一想,总是能厚着脸皮做出各种出格发言的叶修前辈……实在是在各种意义上都非常值得佩服呢。

他终于掏出手机,给叶修发了条消息。

“第一。”

他知道叶修肯定在看直播,而且轮回早也就锁定胜局了,所以他这条短信其实很多余。不过无所谓,他发完之后,还更加多余地冲着镜头笑了一下。

笑完之后他的手机震了震,掏出来一看,却是两条消息。

一条来自叶修,依旧是先卖力吹捧了他一番,然后问今晚有没有庆功宴,有的话就今天就不用加练了。

另一条来自半年没约会过的女友,同样是先赞美了一番他的成功,然后问他今晚有没有空出来见面,有很重要的事说。

按理今晚的确该有个庆功宴,不过周泽楷却不大想组织。一方面因为季后赛紧锣密鼓地就要开始了,没什么时间放松的。另一方面是轮回上个赛季拿了常规赛冠军,最后还不是被兴欣挑下了马,这回还是低调点好,正式的庆祝等到拿下总冠军之后再说。

“江,”他戳戳身边谈吐得体的副队长,“今晚就不搞庆功宴了吧?”他凑在江波涛耳边,压低了声音说话。

江波涛挺理解他,事实上他自己也差点被第十赛季的反转搞出个心理阴影,此时自然是从善如流。

于是得了副队同意的周泽楷先给叶修回了一条:没有。

又给女友回了一条:要训练,等季后赛结束吧。

评论(38)
热度(167)
  1. 魔兮魂甜糖山 转载了此文字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