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only,挑食;高王纯食双担。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栗鼠

【周叶】告白气球(九)

18.

这家店的装饰有了宣传图效果的八成,千娇百媚的花把门厅点缀得异常妍丽,白色的墙上缀满紫藤花。

的确适合约会,可是这装修……两个大男人在这儿实在有点格格不入。叶修寻思着。

但来都来了,也不可能临阵逃脱,何况他记得在地铁上,听说要来这家店后周泽楷也没有显出什么抗拒的情绪来。

如此安慰着自己,叶修先一步走了进去,抽出椅子坐了下来,示意服务员拿来菜单。



服务员见是两个大男人,一时没藏好眼中一闪而过的诧异。

虽说她职业素质高,几乎瞬间就把外泄的惊讶藏得完美无缺,就像服务任何一对男女情侣一般笑意盈盈地递上菜单,又说起了今日主厨推介的歌剧院蛋糕和刚出炉的闪电泡芙。不过叶修自然是注意到了这点,刚想开口解释,却又发现周泽楷无动于衷的样子,索性也不管了。

被误会成一对又有什么大不了,倒不如说正合我意。

叶修搁这儿脑筋转得飞快,桌对面的周泽楷却是丁点儿没觉得不对劲,已经开始点单了。

他是真坦荡,坦荡得连别人的暧昧眼神都发现不了,说到底,只有心怀鬼胎的才怕被发现别有用心。



“这个,”周泽楷点点菜单上的抹茶芝士蛋糕,半晌,他露出了为难的表情,眼神开始在歌剧院和抹茶芝士间逡巡。

他想起女朋友对歌剧院的情有独钟,却因它的过于甜腻而犹豫不决,不大情愿以身试甜。

 

叶修注意到了这点,觉得他这副两个都想要的纠结神情异常招人疼。虽然周泽楷其实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他却认定对方在向自己撒娇了。

于是他爽快地迁就了周泽楷的犹豫不决:“我要那个歌剧院蛋糕。”

冷不防听到叶修这话,周泽楷下意识挑起眼看了他一眼,忽闪的眼睛里有错愕闪过。

此刻的叶修在周泽楷眼中简直是如江波涛般的存在。他顿觉安心,便冲这位善解人意的前辈露出一个感激的笑。

“再来两杯红茶。”叶修被他笑容甜到了骨子里,立即决定他需要一些茶来中和。

服务员很快地确认了一遍,便走去取餐。

“小周喜欢吃甜的?”没过多久,叶修就无聊地开始找话题。

 

其实周泽楷不喜欢甜食。

曾经他喜欢过,毕竟是S市土生土长的男孩子,口味自然也偏甜,以往在家是连青菜也要撒两把糖的程度,好在年轻又有健身习惯,即便这样超量摄入也依旧有着令人艳羡的身材。

但加入轮回战队后,作为广告商的宠儿、联盟第一脸,他需要十分注意自己的身材。久而久之,被S市土壤滋养起来的甜口也淡了下去。目前的情况是,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在家吃的都是极清淡简便的东西,只要营养均衡,可以维持身体正常运转就足够了。

人类总是有贪欲的,追求着世上一切美好的东西,恨不得把所爱之物统统据为己有,也不管如此饕餮是否过犹不及。自然,美食也是这些值得追求的事物之一。

但周泽楷恰好是另一个极端——他几乎没有任何追求,没有任何贪欲,除了荣耀。倒不是说他真的没有,而是他将其他杂念自觉地摒弃了、克制了。

他为了荣耀,放弃了太多普通年轻人追求的美好事物——美食、旅游、高学历,等等……因此,他的全部贪欲和渴望,都指向了荣耀的巅峰。

就连爱情,虽然他有女朋友,却也从未品尝过文学作品里常见的那种深情款款或者轰轰烈烈。爱情于他而言,更像是人活于世所必须完成的任务——结婚生子、白头偕老——的必要前提罢了。

 

但是不喜欢甜食的真相却没必要和盘托出。周泽楷话少,情商却不低。前辈怀着善意邀自己品尝甜食,若是告诉他真相,扫兴,也伤人。

所以对于叶修的询问,他点了点头表示肯定,随后把下巴撑在了右手上,静静地看向窗外,委婉地回避了接下来的问题。

他们坐在窗边,玻璃上爬满了紫藤花,花香迷人。周泽楷呼吸着这一小片清甜的空气,觉得这里的环境十分可心。

一天训练下来他早已疲惫不堪。往日这个时候,他已经回到了家中开始做家务。今天却在一家浪漫又喧闹的小店里,和并不相熟的前辈一起吃蛋糕。

“小周,你想尝尝吗?”叶修的话打断了他飘远的思绪,周泽楷偏过头来,看见一小块蛋糕被叉子小心地托在自己的唇边。

而叶修正看着自己,眼带笑,唇上挑,温柔得像此刻拂过耳畔的微风,吹皱了他心中那弯平静无波的水面。

周泽楷回过神,短促地发出一个表示同意的音节,随后咬住了那块蛋糕。

 

19.

餐桌上,两人还是惯常地沉默着。

叶修没想过与喜欢的人一起,连虚度时光也是如此美妙的感觉,即便只是共享两块蛋糕,间或地问一两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就足以让他心神摇曳。

他玩荣耀不止十年,还放出过再玩十年也不腻的话。而眼下他坐在这里,看着年轻的枪王低垂着眉眼,淡色的唇瓣上沾着一点抹茶粉,他想他可以信誓旦旦地说,他再看周泽楷一辈子也不会腻。

曾经被认为是虚度光阴的事,一旦和正确的人一起做,便也成了值得回味的记忆。

 

叶修想得出神,不知不觉就停了叉子。周泽楷注意到了这点,他以为蛋糕太甜不合叶修喜好,又想着对方是体谅自己才点的歌剧院,遂主动问他还吃不吃得下。

叶修愣了愣,尚且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周泽楷就自作主张地做出结论:“浪费不好。”

回过神来,叶修才发现周泽楷面前的盘子已经空了,自己这头的却还剩大半。

他正斟酌着措辞来解释自己没打算浪费,周泽楷却已经把他的碟子挪到了自己面前。

“我来吧。”他简洁地说。



叶修立刻把刚组织好的语言咽进了肚子里。

他情不自禁地笑了。

他所爱的人,总是冷着一张俊脸,看起来像是多不近人情似的,实际上却温柔如水,心细如发——当初叶修在酒吧喝醉,周泽楷完全可以就近开个房把他丢下,却选择了把人带回家照顾到深夜。而当时的叶修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一介交情寥寥的前辈罢了。

正如同眼下,叶修浪费食物,周泽楷讨厌浪费食物,他却不会要求叶修把盘子清空,而是替他吃完了。

这就是周泽楷不动声色的温柔。

这种渗透到毫末的温柔是如此不起眼,以致如果不睁大眼睛就压根发现不了。

好在叶修看周泽楷时,总是有着一双善于发现美好的眼睛。

 

叶修看他咽下最后一块蛋糕,没急着买单,而是问对方等下有什么安排。

“回家。”周泽楷很自然地回道。

叶修想起上次造访过的地址,不由脱口而出:“那还挺绕的。”

周泽楷敷衍地颔首,其实他回家也只是换个衣服的工夫,转眼又得去健身房。今晚吃了这么多高热量高糖分的食物,势必要比平日多练上半个钟才行。想到这一点,他又为自己贪图口腹之欲而产生了几分懊恼。

——就当是先尝尝这家店的口味吧,他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但他想到口味时才突然意识到,他根本没注意蛋糕好不好吃。

 

以前跟女朋友约会偶尔也去新店,周泽楷对食物早就是没什么要求了,自然不在意食物的口味,往往是依着她的喜好点。所以如果两个人中有谁不满,那也是他挑剔的恋人。

忘了这茬……

周泽楷下意识地拧起了眉毛,才刚蹙眉,便听得叶修问他怎么不高兴的样子,是不是觉得味道不行。

于是突然间,他又想到一个曲线救国的方法。



“前辈,觉得这家好吃吗?”他问。

“挺好的,”叶修揣测他的心思,大着胆子相邀,“下次还一块来?”

周泽楷摇了摇头。

就在叶修的心情像跳楼机似地一路坠到冰点的时候,他笑了笑,补充道:“下次换一家。”

瞬间冰雪融尽,春暖花开。

叶修放下心来,招手叫服务员买单。两个人倒是没为付款争执,叶修一看周泽楷那副说一不二的模样,就收了谦让的心思。

以后要在一起的日子还长着呢,迟早有一天不分你我,又何必在乎现在这会谁来付钱呢。



他亦步亦趋地跟在周泽楷后面,表示出要送他回家的意思来。

——像是陷入初恋的初中生,为了跟喜欢的人制造更多的相处机会而绞尽脑汁,可是最后还是老调重弹地结伴回家了。

都是成年男人,有什么好送的。周泽楷不解。

不解归不解,看叶修跃跃欲试的眼神,他也不好回绝。说到底送不送都没差,那么也没必要拒绝别人的好意。

抱着这样的想法,周泽楷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谢谢。”

评论(21)
热度(138)
  1. 魔兮魂甜糖山 转载了此文字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