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糖山

周攻杂食,挑食;高王不拆;

我希望你会作为那颗最深刻、迷人的流星,
在我生命里一锤定音❤️💜💛

封面图-Sard&头像-3s

【周叶】告白气球(六)

12.

其实在递毛巾的时候叶修有考虑过偷瞄一眼的可行性,可惜他还没来得及从雾蒙蒙的浴室里分辨出周泽楷的模样,对方就眼疾手快地关了门。

小周真害羞啊。

他思忖着,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挑。

片刻,周泽楷围着大浴巾出来了,露着半截结实的身体,上面还挂着些许顺着湿漉漉的头发流下来的水珠。他擦着头发,小声地补上刚刚匆忙之间没来得及说的谢谢。

但叶修完全没听到。周泽楷刚一出来,他就被对方身上的水珠吸引了目光,不由自主地盯了好一会,直盯得年轻的轮回队长耳朵都发红了。

他想叫叶修别这样看自己,可是又觉得这种话说出来显得自己不够大方。嘴皮子上上下下开合几次,最后不甘心地把话咽进了肚子——好在他也习惯了这种操作——假装不在意地转身走向卧室。

 

叶修站在他背后尽情地欣赏了一番他优美的身形与强健的体魄,暗地里盘算了一下对方的腰围臀围几何。直到周泽楷消失在了卧室门口,他才老神在在地去了书房等他。

所以当周泽楷慢吞吞地来到书房时,看到的是拿着书坐在地上,双眼里满是期待,直直望着自己的叶修。

他这才想起在进浴室前自己胡乱答应的陪读之事,顿生悔意。这本书他也只有一本,如果要“一起读”,也就不得不挨在一起看。

总觉得前辈的目光让人不自在,实在不想跟他离得太近。

周泽楷没理叶修拍了拍身旁空地的示意,仍旧站着,开始找借口:“头发没干。”

“那我帮你吹。”叶修立即站起来,丝毫没给慢热的后辈一点反应时间,就不容拒绝地捉住了对方的手腕,强硬地把他拖进了卧室。周泽楷对这个发展始料未及,内心对半分钟前信口开河的自己产生了强烈的不满——要你瞎说!



他不情愿地抿着唇,被一路拽着进了卧室,又被按到床边。

“前——”他鼓起勇气想阻止对方的过分热心,却被骤然响起的吹风机声音盖了过去。

与此同时,叶修放开了他的手腕,把手挪到了他的发间。

有意无意地,他轻轻挠着周泽楷的头皮。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实在舒服极了。周泽楷对此非常受用,把本来要严肃抗议的立场抛在脑后,在联盟最好看的手的抚摸之下放松了身体,乖巧地任由对方摆弄。

叶修敏锐地发觉他态度的转变,便一边不动声色地把热度和风力都调成最低档——美其名曰这样不伤头发,实则在拖延这次亲密接触的时间——一边在周泽楷看不到的角度偷笑,心里已经把高冷的枪王划入了猫科动物的行列。

被顺毛摸就会变得听话,简直要发出享受的咕噜声——这可不就是猫吗?

如果这话让周泽楷知道,非得气得瞪自己一眼不可,然后鼓着双颊生起闷气来。

叶修俨然把这幅景象放映在了脑海之中,感慨着自己喜欢的男人真是怎么样都迷人到不行,连生气也是可心的。

他出神了一阵,直到周泽楷突然挣脱了自己的手,才反应过来刚刚一直没动吹风机,把人给烫着了。

“小周,疼吗?”他顾不得再保持距离,心疼地揉着方才对着吹了好一阵的地方。

好在周泽楷的头发基本也干了,他索性放下吹风机,直接坐到了他身侧,担忧地望着他的眼睛。



那双水灵灵的眸子此刻眯了起来,甚至没力气向近在咫尺的罪魁祸首投去一个埋怨的眼神。

“抱歉,我给你揉揉。”叶修说着,细长的手指轻柔地按压着周泽楷的头皮,甚至凑近去吹了几口凉气,“这样会好点吗?”他征询着身边人的意见。

周泽楷已经有点困了,昨晚睡得很晚,早上硬撑着跑了将近一个钟,刚刚又被温暖柔和的风包裹着脑袋,这一切都让他昏昏欲睡。

再加上此刻头上力度恰好的揉弄和略带凉意的风,无疑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迷糊得忘记去想叶修现在的动作有多暧昧,而是放任自己倒在了睡意里。

“困……”他不忘礼貌,挣扎着吐出一个字解释了自己的现况,然后软软地栽倒在叶修肩上。

真是意外之喜啊。

叶修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离对方头顶很近的嘴唇停止了吹气,随即大摇大摆地缩短了最后那点距离——货真价实地亲了一口他的额头。

 

13.

当周泽楷从睡梦中勉力睁开眼睛时,他被近在咫尺的另一个人的脸吓了一跳,差点本能地把人一脚踹开。好在他立即意识到这是叶修,便放下了蓄力中的小腿,惴惴不安地问了一句:“几点?”

其实他并没有睡太久。叶修心疼他,不敢随便乱动怕打扰了他难得的睡眠,就一直端正地坐着,任由对方尖尖的下巴抵在自己肩窝上,时间久了也是腰酸背痛肩膀僵硬,但是他硬撑住了。

坐着无事,他就一直以一个别扭的角度观察着周泽楷的睡颜。

长长的睫毛安分地垂着,在眼睛下方投下一小片阴影,却比花哨眨动时更有一种纯情的吸引力。

因为没手机,所以没法偷拍一张,这让他遗憾了好一阵,并决定今天就去买个新手机。

 

眼下他的偷看行为被抓了个正着,本来还担心对方察觉什么,幸运的是周泽楷困意未散,根本没注意到叶修目光中饱含的迷恋,只在意着时间。

“还不到八点,早着呢,困的话要不要回床睡一觉?”叶修答道,边说边刻意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就算只有八分疼也做足了十分的样子。

果然,周泽楷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刚刚趴在前辈肩膀上睡着了,而显然对方为了让自己睡个好觉,一直也没挪窝。他一向脸皮薄,于是对于自己做出的这种无礼行为大感羞惭,连忙站起来真诚地道歉。

看着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叶修立即放弃了装模作样,他大喇喇地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安抚道:“我装的呢,你也就睡了两三分钟——”他眼珠子转了转,突发奇想地说,“不过如果你要补偿我的话,我也会恭敬不如从命的。”

说得客客气气,却充满期待地凝视着周泽楷,模样像是求奖赏的巨型犬。

周泽楷被这个自动进入脑海的想象给惊到了,迅速在心里把它划了个叉,唾弃着自己竟然对前辈有失敬意。这样一来,他更不好意思不补偿对方了,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方法,只好期期艾艾地看着叶修,等他开口。

“嘿嘿,”叶修早就猜到他想不出什么词,自然把算盘打得精明,“让我给你拍张照吧。”

眼瞅着对方露出了茫然的表情,他笑了笑,继续说:“我打算今天去买个手机。”

事实上周泽楷并没有理解到这两句话之间的联系,但这不妨碍他松了口气,十分大方地点了点头。他的确没料到叶修会提这么容易的要求,毕竟对方刚刚还一脸很期待的坏笑——害他差点以为叶修要让自己去帮兴欣抢boss了。

他完全没意识到联盟心脏大师在一句话里给自己挖了三个坑——再次见面,拍照,要手机号。

叶修心满意足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旧事重提:“现在可以去看书了吧?”

 

看书的场景果然和周泽楷预料的一样尴尬,也和叶修预料的一样美妙。

因为书的开本并不大,他们俩席地而坐,只能肩挨肩地凑在一处看。连翻页都费劲,好在叶修看得快,翻页的任务便由他负责了。

 

周泽楷之所以看得这么慢,是因为他根本没办法专注地看书。

一来是因为两个人距离太近,他不习惯对方时不时擦过自己脖颈的温热呼吸和细软发丝。

二来是因为他总觉得叶修看完书之后,就开始看自己,迟钝如他都能感觉到那如有实质的目光。他不确定这是不是真的,也不清楚叶修为什么要这样看着自己,但他总归不敢转过头确认到底这束目光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当然,是真实存在的。

——叶修之所以看得那么快,是因为他根本没在看书。

他就是来看周泽楷的。

假模假样看会书,就开始打量心上人的侧脸,连带着嘴唇起伏的弧度一起嵌入脑海。偶尔还故意地凑近一点,让自己的气息与对方修长白皙的脖颈亲密接触,连带着头发也被吹过去几丝。

周泽楷虽然局促不安,恨不得找个借口落跑,却顾虑着自己刚刚枕在人家肩膀上睡着了的事,不好开口拂了对方的面子,便硬是撑着看完了大半本书。女主角自杀了,男主角和他的“教父”一起入狱。

就在此时,叶修突然开口打断了他——“小周,你觉得……这个卡洛斯喜欢吕西安吗?”

评论(9)
热度(160)
  1. 魔兮魂甜糖山 转载了此文字

© 甜糖山 | Powered by LOFTER